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14章 嫁衣

女王蜂(娱乐圈)第14章 嫁衣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当杨学东的号码出现在苏润为家人准备的手机上时,苏润愣了一下,杨学东当然知道这个号码,但是为了表示对她的尊重,从来没往这个号码里打过电话,她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半夜十一多了。

    “喂?”

    “我住在四季酒店总统套房,过来吧。”

    杨学东的声音里有几分疲惫,苏润心头一紧,喉头有些微酸,“好。”

    明明长子、妻子、幼子都住在帝都,杨学东回到出生长大的帝都住得却是酒店,苏润看见他的时候,看见了他鬓边的几丝白发,杨学东不年轻了,今年已经五十六岁了,只是一直很重视保养,在外人面前轻易不会露出老态。

    “陪我吃点宵夜,我让他们送了北京小吃,豆汁儿或茶?”

    “茶就行了。”

    “澄心做得菜好吃吧?”

    “还好。”杨澄心虽然生在大陆,但是长在香港、英国,瞧不起英国菜也不会做什么中国菜,前菜是蔬菜沙拉,主餐是黑椒牛排,汤是印度酸辣汤,甜点是法国甜点,苏润吃得不饱不饿之余也惊叹自己家厨房的厨具竟然那么全,连烤箱都有。

    “他也就这点本事了,我去香港看他,他亲手煮的意大利面好吃极了。”杨学东说到这里有些恍神,苏润总觉得这次看见的杨学东心事重重,“苏润呐,你也年龄不小了,应该考虑一下个人问题了,我年轻的时候不觉得家庭有什么重要的,就知道到了结婚的年龄就找个差不多的人结婚,该生孩子了就生个孩子,一个男人不用管什么家庭,知道拿钱回家就是对家庭负责了,老了才发现一个人不管事业再怎么成功,没有教育好后代一切都是零。”

    “杨澄心挺好的。”

    杨学东笑了笑,对苏润的评价不置可否,过了一会儿酒店的客服送来了几样无论是样式还是味道都极地道的北京小吃,又从银壶里倒出味道有点怪的豆汁,拿了小费目不斜神地退了出去。

    “坐下吃吧。”

    苏润坐了下来,杨学东夹了一块豌豆黄到她面前的碟子里,“尝一尝,五星级酒店就是这一点好,会随时满足客人的各种需求。”

    “是啊。”苏润尝了一口,味道不错,但是——

    “不怎么地道是吧?他们说是改良款,这人啊,越有钱越想要回归本心,可是小时候吃的那些东西再也找不着了。”

    “慢慢找总能找着。”

    “我哪有时间慢慢找了。”杨学东说道,“苏润啊,你跟了我差不多有十年了吧?”

    “我大专毕业就到您公司实习,有十年了。”苏润对外说的是本科毕业,实际上是五年制大专毕业,她现在的本事都是自己摸索出来的,可以说是社会大学博士毕业。

    “十年……”杨学东沉吟了一下,“十年来我对你不错吧?”

    “您对我有知遇之恩。”苏润正色道。

    “那这十年值不值得你给我一个机会?”杨学东与苏润对视,“告诉我银河给你开出了什么条件,让我有机会提出我的条件。”

    苏润认真考虑过银河给她的合同,条件可以说非常诱人,让她犹豫的是叶之峰这个人,叶之峰个人很有能力也因此刚愎自用,凡事喜欢亲力亲为,他说要彻底放权……苏润觉得不可能,因此在杨澄心和梁美如□□之前,银河开出什么样的条件苏润都不会考虑,可是现在……

    尽管心里转了几十个念头,看向杨学东的眼睛时,苏润还是从心底里叹了一口气,从公文包里拿出合同,她曾经以为自己是这个世界上最孤独的人,父母给了她衣食无忧的物质条件和宠爱,但他们从来都不懂她,在遇到杨学东之前她以为自己会在父母安排的平顺生活中无聊的度过一生,是杨学东把她领到了娱乐圈这条路,把她从一个普通的女孩训练成现在的商界精英。

    她可以对全世界无情无义只讲利益,但对杨学东不可以。

    杨学东翻看着合同,看完之后道,“这份合同很不错,如果我是你会接受。”

    苏润有些惊讶地看着他,杨学东又道,“但是做为你的老板,你的长辈,我还是希望你留在巨星。”

    “巨星……”

    “我这次回来打算长驻,我的目标是巨星上市。”

    “上市?”杨学东之前提过上市的事,但因为种种原因没有成功,这次……苏润看着他的眼睛知道他是认真的。

    “我老了……”

    “您正是黄金年龄。”对于商人来讲,五十六岁的确是黄金年龄。

    “你让我继续说,澄心现在看来是要痛改前非,可是他本来就不是什么经商的材料,美如……”杨学东忽然扯动嘴角冷笑了一下,他这样的千年狐狸又怎么会不懂梁美如玩得那些小花招,不想和她计较罢了,“她如果继承了公司澄心不会有好日子过,所以我希望你一直留在公司,平衡这两个人之间的利益,当然我也不会让你白受委屈,我现在手里有六成公司的股份,澄心妈妈手里有两成,我打算留给澄心两成,这样澄心手里至少有四成的股份,剩下的六成我给你一成,给老二澄明两成,梁美如一成,这个分配方案我会写在遗嘱里,给你的一成我明天就转给你。”

    一成巨星的股份……不要说巨星有上市的打算,就算是现在巨星没有上市,价值都极为可观,就算是苏润这样的老江湖,心跳也不由得有些加快。

    “至于他们两个□□……经纪分公司你依旧是总经理,澄心任副总主管新人开发,我打算新组建一个公关分公司,由你兼任总经理,梁美如任副总,这样一来他们各司其职互不干扰,你也可以对他们分别辖制不要让他们惹出乱子,我则专心公司的其它业务和上市,你看这个方案怎么样?”杨学东一句话都没提薪水的事,到他们这个地步,钱……真只是数字,再说有了巨星一成的股份,薪水又算什么?

    “君以国士待我我必国士报之!”

    “很晚了,我回去睡了,你也不必回去了,客房你喜欢哪间就在哪间睡吧。”

    给你饭吃的男人和给你合同的男人你信哪个?当然是信给你饭吃又给你合同的男人,更何况这个男人还对你有栽培之恩。

    清晨六点钟,梁美如和杨澄心几乎同时到达四季酒店的总统套房,敲开门时,看见的却是穿着酒店浴袍开门的苏润,梁美如的脸色变了不知多少次,最后还是回归了“平静”。“你来得倒早。”

    “杨太早。”苏润挑了挑眉,这一声杨太像一把钢刀一样只□□梁美如的胸臆,她脸上的妆再浓也遮不住怒意,她咬了咬嘴唇,刚想要伸手打苏润耳光,就被杨澄心握住了手。

    “梁姨一大早火气别这么大。”看见梁美如吃憋杨澄心不知道有多痛快,连看见苏润穿着酒店的浴袍开门时的怔然和涩意都忘了。

    “美如,澄心,快点过来吃早餐。”坐在餐厅吃饭的杨学东大声说道。

    梁美如恨恨地收回手,扭了扭屁股,“别以为讨好了苏润老爷子就会给你什么好处,我才是杨太。”

    “杨太请。”苏润笑道。

    “梁姨请。”杨澄心继续道。

    梁美如甩了甩头发,踩着恨天高往里面走,到了餐厅搂着杨学东的脖子道,“亲爱的,怎么回来不住家里,人家等你到十二点多……”

    “我回来的太晚了,怕打忧你跟儿子,所以在酒店住下了。”杨学东拍了拍她的手,指了指女主人位,“孩子们还在呢,你坐那里吧。”

    女主人面对门离门最远的位置离与杨学东男主人的位置遥遥相对,梁美如颇有些不情愿地坐了下来,杨澄心替苏润拉开第一主宾位的椅子,苏润重新坐了下来,杨澄心坐到了杨学东的旁边。

    总统套房的管家送上早餐,梁美如刚想要说什么,杨学东挑了挑眉,“吃饭。”

    食不言寝不语,这是杨家数十年的规矩,尽管桌上的几个人各有心思,还是安安静静地吃完了饭,餐具撤下之后,杨学东带着他们三个到了小会议室,杨学东的私人律师苗律师已经带着两个助理拿着合同在那里等他们了。

    “亲爱的,这是……”

    “我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了,公司也经不起折腾了,你们俩个还非要跑到公司去斗,我原来想不痴不聋不做家翁,现在看来还是先小人后君子的好,苗律师,把我的遗嘱和股份转让书给他们看。”

    苗律师把四本厚厚的合同书和股份转让书递给了四个人,梁美如一开始看遗嘱的时候表情尚好,看到一半脸色忽然大变,“凭什么给苏润这个臭□□一成的股份?而且现在就要赠与?我们却要等你死……”

    “呵呵呵……”杨学东冷笑,梁美如又软了下来。

    “亲爱的,我可是你的合法妻子,澄明的母亲……”

    “如果没有澄明,你觉得我会给你这么优厚的条件吗?我早说过了,两个儿子我不偏不倚,你在家做太太我都不会少给你一份,你非要去公司显你的本事你的能耐……”

    这两个人在为了遗嘱和股权的事缠夹不清,苏润却注意到杨澄心在台面上暗暗攥紧了拳头,是啊……杨学东觉得分配公平合理,杨澄心却觉得本来全都是他这个独生子的却要和别人分享……梁美如觉得一切都应该是澄明和她的……这份遗嘱可以说是兼顾到了方方面面,又让杨澄心和梁美如都不满意。

    “好了,这是我的最终决定,你们要是不满意大可以在我死之后去法院打官司,我活着的时候谁都不要来烦我!苏润你把这份股权转让书签了!”

    “苏润,你个臭不要脸的,你敢签!”梁美如一拍桌子!

    有什么不敢的,苏润这辈子怕天怕地就不怕别人威胁!她看都不看梁美如就在股权转让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你!”梁美如跳起来伸手想要抢合同,被杨学东用眼神制止了。

    “再闹下去,我连你的一成股份都给苏润!”

    梁美如恨恨地跺了跺脚,气呼呼地坐了下来。

    她如此气愤,连杨学东后来宣布公司将要上市和成立公关分公司都没有听清楚,在听到让她任副总的时候才慢慢集中起了注意力,“凭什么我是副总她是总经理?”她又指着苏润,她斗来斗去原来竟然忽略了最大的威胁苏润!苏润现在明显更得老爷子的宠,要是怀上老爷子的孩子,自己母子两个岂非要靠边站?就连现在的条件都未必会有!她原来最恨老爷子的独生子杨澄心,现在她最恨的是苏润!

    “凭她在公司十年的努力!梁美如你总说你自己有本事,就把本事施展出来,到时候别说公关公司就是整个公司都给你我都不会皱下眉头,还有你,澄心!想要继承我的江山,就拿出本事来!”

    杨学东表面上是平衡了妻子和儿子之间的关系,稳住了到股肱之臣苏润,实际上更像是在三个人之间添了一把火,苏润抚摸着还存留着自己体温的股权转让书,瞧着这“一家三口”,耳边忽然响起不知是谁的声音:替别人打工再怎么努力也是为打人做嫁衣。

    现在这嫁衣有她的一成……可还是不够呢……

    杨澄心看着父亲跟年轻漂亮的小妻子争执不休,眼角的余光却瞥见客房里明显被人住过的寝具,苏润并没有跟父亲住在一起,那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