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22章 杨吉儿一

女王蜂(娱乐圈)第22章 杨吉儿一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午夜,万籁俱寂,手机铃声显得尤为刺耳。

    “喂?”苏润接起电话,看了一眼时间,凌晨1:30,她说完话觉得嗓子哑得厉害,伸手拿过水杯喝了一口水。

    “苏润,我好像又做错事了。”

    “什么?”做错事对陆璋来讲是日常,做对事才是怪事,苏润已经对这种事习以为常了,只不过……“我困了。”

    “我和梁美如上床了。”

    我擦……这特么……“你缺女人吗?缺女人你叫鸡啊!叫鸡都不能碰她你明白吗?那是老板娘!”

    “自从她和我在h台碰面,我们就一直有联络,她一直说她过得很不开心,我……”很想听她讲那些不开心……

    “陆璋你什么时候能成熟一点?”

    “我录了像。”

    “什么?”****!!!!!

    “我已经传到你的邮箱了,将来如果她对你有威胁,你可以拿出来对付她。”

    “我苏润还没沦落到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更何况以杨学东的性格,有儿子傍身的梁美如未必倒,他却绝不会饶过陆璋,不会饶过曝料揭他短,明显和陆璋一党的苏润,“今天就算你没打过电话,我也没接过这通电话。”

    “梁美如还说了一件事。”

    “我不想听。”

    “杨吉儿不怀好意。”

    “杨吉儿怎么样不关她的事,让她管好自己。”

    “她知道杨吉儿的身份了。”

    “知道又怎么样?”苏润恨不得时光倒流自己睡前把手机关机了,没听见这些破烂事,“你快滚回去搂着梁美如睡吧!我也要睡了,晚安!”她直接关掉了手机,扔到了一旁。

    真特么的真特么的真特么的……她拽过床边的哈姆太郎玩偶狠狠地揍了几拳。

    杨澄心蹬着自行车自由自在地在早高峰的车流中穿行,陪了他多年的墨绿色风衣被风吹得鼓起,深棕色斜挎包从他上大学时一直跟他到现在,能装又结实,尽显萨维尔街手工制包匠的手艺。

    他还有十几分钟就要到公司时,一辆车堵在路上的宝马车忽然按起了喇叭,他扭头一看……笑了……“苏总。”

    “上车。”苏润说道。

    “呃?”

    “我们去机场。”

    “怎么了?”

    “x工厂的人提前到了,两个小时之后飞机落地。”

    杨澄心看了一眼手表又看了一眼交通状况,就现在堵成这样子的现状,两个小时能到公司就不错,去机场那是不可能的。

    “我回去换件衣服。”

    苏润看了他一眼,“我来之前已经从公司服装部替你借出来一套全新的西装了。”她目光里透出不容反驳的坚决。

    杨澄心耸了耸,“我自行车怎么办?”

    “小许。”小许是苏润的司机。

    “呃?”

    “你把杨总的车骑到公司锁好。”

    “是。”小许毫不犹豫的答应,下车去推杨澄心的车子,杨澄心只好把车子交给了他。

    “jojo,今天你做司机。”

    “是。”jojo坐到了驾驶的位置。

    好吧,女王大人下令无人不从,杨澄心莫名地为这个场景雀跃,就算是被命令也带着几分喜意。

    苏润可没有什么心情,昨晚接完那通讨厌的电话之后她就没有睡着,天亮时给自己煮了杯咖啡,还没喝就接到jojo的电话,公关公司那边凌晨接到美国那边的消息没找到梁美如,耽误到天亮才通知jojo。

    现在公司里明眼人都看出了梁美如和杨澄心争权,各个都想选边站,连新成立的公关公司那边的人都想要“忠心主子”,差点耽误大事,不整顿不行了!

    她按揉了一下眼睛,年龄不饶人,过去她熬通宵都无所谓,现在只是失眠而已就累得不行,眼睛发沉意识又清醒得很,根本睡不着。

    “困了就睡会儿吧。”杨澄心说道。

    “没时间了。”她摇了摇头,车流总算动了起来,却不是往机场的方向去,而是钻进了一个小胡同,七拐八拐的到了一个停车场。

    “下车吧。”苏润起身下了车,杨澄心没说话跟着她走,一直到了这间共四层停车场的天台,一架直升机停在那里,在这个时间段也只有直升机能把他们按时送到机场了。

    杨澄心的身材其实很好,也很适合西装,灰黑白条纹紧身羊毛西装衬得他英俊潇洒贵气逼人,他低头扣紧了袖扣,皱了皱眉头,“不太合身。”

    “我目测的,你应该是穿185的。”苏润扯了扯他的袖子和肩,确实有点不太服贴,但是不细看是看不出来的,“成衣也就是这样了。”她随手抚掉杨澄心衣服上的线头,因为“一粥之恩”苏润和杨澄心亲近了很多。

    “嗯。”他穿惯了定制款,确实不太习惯这种千篇一律的成衣。

    “下次你备一套西装放在公司。”

    “鞋还可以。”

    “还好。”杨澄心低头看了看脚上的意大利手工牛皮牛津鞋,“没想到你估我的足码估得这么准。”

    “jojo提供的。”苏润说完看着jojo笑了,jojo的能力之一就是人体打码器,不管什么人在她面前走过衣服的品牌、尺码、价格一目了然。

    两个人正说着,只见vip通道一阵骚动,“怎么了?”

    “今天杨吉儿从上海飞回来,她粉丝接机。”jojo看着手机说道。

    帝都机场每天明星来来往往的,也只有杨吉儿的粉丝这么有心热爱接机了。

    “要不要让杨吉儿过来见一面?”jojo问。

    “让她来。”

    jojo又输入了些什么,“杨吉儿一会儿到咖啡厅找我们。”

    苏润看了一眼手表,洛杉矶飞帝都的航班还有半个多小时降落,她还有时间。

    杨澄心对杨吉儿一直是只闻其名未见其人,见到她时吓了一跳,杨吉儿照片很漂亮,本人也确实很好看,但是——也太不会穿衣服了,牛仔连衣裙搭中长款薄呢上衣把她个矮腿短的劣势显露无遗,再加上根本隐藏不了身份的镶钻棒球帽,大墨镜,连他这个直男都觉得不妥。

    向来对自己手下的艺人爱管东管西的苏润却对她的形象视而不见,起身拥抱她。

    “吉儿……上海怎么样?又瘦了呢。”

    “上海还是老样子,苏姐姐越来越漂亮了。”杨吉儿演电视剧一般都是用配音,现实中说话又些中气不足的样子,微微有些烟嗓。

    “吉儿,这是杨总。”

    “杨总好。”杨吉儿摘下墨镜与杨澄心握手。

    “你好。”杨澄心看见她戴着黑色美瞳的眼睛,略有些发寒,他实在受不了国内女演员这种热爱用黑色美瞳扮小的风气,太吓人了。

    “苏总今天怎么有空来接我的机啊?”杨吉儿猫一样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显得鬼马又可爱,她被奉为宅男女神不是没有原因的。

    “别臭美了,我是有生意要谈,你怎么今天回来了?上海那边的真人秀拍完了吗?”杨吉儿去上海是做真人秀的。

    “苏姐姐都不关心人家,人家昨天就杀青了,粉丝都知道我今天回来,苏姐姐却不知道……”杨吉儿扁了扁嘴,眼睛水汪汪的好像真含着一包眼泪。

    “好啦好啦,疼你哦。”苏润搂着她捏了捏她的鼻子,明明是女人却让杨澄心想到了刚从网上看到的霸道总裁梗。

    “不能光嘴上疼,我要礼物。”

    “什么礼物?”

    “人家听说韩诚哥哥有美式休旅车,好羡慕啊……”

    “你又没有外景要出,要休旅车干什么?”

    “你都不疼我!”杨吉儿嘟着嘴扭着身子跺脚。

    “好啦,还有一辆休旅车,借你玩三天怎么样?你可以带你的助理家人去烧烤。”

    “你要放我假?”杨吉儿立刻转嗔为喜。

    “是啊,你最近太辛苦了,放假三天如何?”

    “好啊好啊好啊!”杨吉儿搂着苏润啵了一下。

    “吉儿啊,你是不是在谈电影?”

    “啊?公司要安排我演电影吗?”杨吉儿眨了眨眼。

    “你没有和费雪说你没有档期演太平公主吗?”

    杨吉儿低下了头,“是这件事啊,我主要是不想和她合作啦。”

    “费雪什么时候得罪你了吗?”

    “没有啊。”杨吉儿眨眨眼睛,嘴上说着没有看表情明明就是有。

    jojo指了指手表,苏润搂了搂杨吉儿,“我知道你乖啦,这次安排你演太平公主是我的主意,你还是考虑一下吧,费雪那边我会说她的。”杨吉儿和费雪不合也不是一两天了,虽说明面上一个是成熟御姐一个是清纯可爱,两个人的路线并不重合,但实际上两人的公主病都不轻,私下里较劲争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嗯,我听你的……”

    “我还有事,你快点回家休息吧,乖。”

    “好哒啦。”杨吉儿搂了搂苏润,又将目光转向杨澄心,微微眨了一下眼,眼波流转之间清纯竟然化成了媚惑,“杨总要不要留个联络方式啊?”

    杨澄心轻咳了一声,“好。”随手把自己的名片递了过去。

    杨吉儿用手机在名片上拍了一下照,又拿笔写了一个号码,在名片上吻了一下送了回去,“这是我的联络方式哦,直接就能找到我,不是助理哦。”她说完拨弄了一下长发,媚笑道。

    刚刚还是清纯少女,转眼间就化身成魅惑女神了,别人都说费雪妖娆,杨吉儿清纯,费雪还真没对杨澄心表现出什么特别的兴趣,杨吉儿却是——

    杨澄心看了一眼苏润,苏润正在和jojo拿着文件说些什么,对这边发生的事并不感兴趣,他接过了名片,“有时间再联络。”

    “拜拜啦!”杨吉儿搂着杨澄心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轻吻了一下,还没等杨澄心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就去搂苏润,也在她的脸上吻了一下这才带着一堆的随行人员浩浩荡荡的离开。

    “她只是爱玩罢了。”苏润笑道,拍了拍杨澄心的肩膀。

    “嗯。”

    “走吧,我们去接人。”

    jojo扭头颇有深意地看了一眼杨澄心,虽然她跟了苏润多年但也不太清楚苏润在这场皇后与太子之间的争位之战中到底站在哪边,现在看来苏润是偏向杨澄心这边多一些,但眼睁睁地看着杨澄心走向杨吉儿的陷井又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