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29章 红毯一

女王蜂(娱乐圈)第29章 红毯一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今天董事会的气氛很轻松,大家彼此谈笑风声说得都是去哪里买房啊,要不要换车啊,元旦和春节在哪里过啊……

    苏润来得比较晚了,她一进来气氛略有些尴尬,她敏感地察觉到了这点,但也累得懒得理会,打完招呼坐到自己的位置坐下就拿了纯净水喝。

    杨学东看见她来了,轻咳了一声,“人都来齐了,咱们开会啊,开会……”

    大家都纷纷落坐,之后他又说道,“今天只有一项议题就是分红,分红书已经交到大家手上了,但我听说有人有点意见……”他看了一眼巨星地产的老总姚总。

    “我没什么别的意见,苏润,我不是针对你个人啊。”他对着苏润的方向说道,“只是苏润今年十月之后才拿到股份,才工作两个月就拿跟我们一样比例的分红,有点不妥吧,苏润自己也会觉得受之有愧,不妨先像去年一样分,来年再……”

    “不要再提了,我之前说过,我是从我个人的股份出10%给苏润,就算是损失分红也是我个人损失,我愿意承担这一部分损失……”

    苏润头再怎么晕也听出来了,姚总是杨学东的心腹,向来都是杨学东说什么是什么,他当众提出这一点,杨学东当众反驳并且说愿意承担损失……是一唱一合在卖大人情给自己,无非是让自己对杨学东更感激,对公司更效忠。

    苏润本来晕沉沉的脑子越动越清醒,很快想到了对应之策,“我在这里谢谢杨董事长,也谢谢姚总对我的爱护,我觉得姚总说得对,我只加入董事会两个月而已,正在学习阶段和大家一样拿分红我觉得受之有愧。”苏润看看分红书,她分红五百六十万含税……比去年差了些,比前年差多了,主要是今年地产方面表现不佳,不但没赚钱反而赔进去了不少,影视投资方面虽然投资的电影有五部进了亿元票房俱乐部,其中有一部创下了票房记录,但是都是大投资,帐面上好看实际上没赚那么多,经纪公司最赚钱的是苏润旗下的四个艺人,占到了纯利润的百分之六十以上,公关公司刚刚成立并没有赚什么钱,号称二十亿资产的巨星,今年经营状况一般般。

    “这样吧,我只拿一百万。”加上她的年薪和经纪人分红,她赚多少都是数字了。

    “苏润,我说了损失我个人承担,这部分钱是你应该拿的,不要跟我争。”杨学东正色道。

    “是啊,杨董事长说让你拿着你就拿着吧。”坐在苏润旁边的老尤说道,他是一开始创始的投资人之一,“你虽然没有加入董事会,但谁又敢说你对公司没有贡献?”

    “是啊,拿着吧。”几个人起了哄,他们针对的都是姚总,房地产头几年捡钱一样赚,去年开始滑坡,今年不行了,商业地产尤其糟糕,有些商铺甚至要减租留客。

    姚总脸色明显不怎么好看,但还是强颜欢笑,“苏润啊,我也就是说句闲话,这么多年你虽然没有股份,也是列席董事会的一员嘛……杨董事长说给你,你就拿着吧。”

    杨学东笑着出来打圆场,“这样吧,苏润啊,你拿出一百万做活动基金,请你这些老哥哥带着你的嫂子们玩一年怎么样?”

    “既然如此,我听杨董事长的。”不知什么时候,苏润感冒症状好多了,对她来讲果然是动脑工作才是最好的治愈良药。

    陆璋今天穿的是tomford的西装礼服,收腰的设计显得他腰身纤细挺拨,尽管他不同意还是被苏润硬塞上飞机去了趟日本做了点微调,眼袋消失不见了,鼻子更挺拨了,又被助理押着健身美容美手美足,按期按量打肉毒杆菌去皱,容貌恢复到了五年前的水准又有了成熟的魅力,粉丝整天在网上喊着他逆生长。

    估计今天的照片一出炉,又会掀起花痴热潮。

    “苏总今天真不陪我走红毯?”他坐在化妆椅上跟站在一旁看他化妆的苏润撒娇。

    “你跟张菲菲走或自己走。”苏润的原则一向是这种场合,艺人是主角,她越不被人注意越好,所以她今天只穿了件国内新锐设计师做的中国风肉粉短礼服,搭配她自己的一套珍珠首饰。

    “我自己走好了。”陆璋皱了皱鼻子,“不要扑太多粉,呛得慌……”

    “他脸上爱出油,t字区多扑粉。”苏润瞪了他一眼,“我去看看别人。”

    苏润脚一踏出陆璋的化妆室就听见安吉在不知跟谁大声嚷嚷,“这套衣服是山寨的,不能用!我怎么和你们说的?宁可让艺人光着身子走秀也不能穿山寨的……”

    巨星的造型师是不会准备山寨版的衣服的,安吉这么大声斥责应该是指桑骂槐骂艺人自带的衣服。

    果然听见有人说,“这套衣服是我自己带的……是只有法国本土才有的,不是山寨的……”

    “拿过来我看看……”安吉拿了过来,只听见哗哗的扯布声和女艺人的尖叫,“什么法国版,我隔着十米都能闻到山寨味儿,喜欢穿大牌要么红得像费雪一样有大牌捧着衣服赞助,要么傍个大款随便穿!”

    “你……你……不要欺人太甚!我去找苏总!”

    “找我也是一样。”苏润略提高了声音问道,“安吉的意思就是我的意思,别说是今天这样的大场面,就是平日你们穿私服,谁要是穿山寨被拍到丢公司的脸,趁早给我滚蛋!”

    安吉所在的化妆间是四个合用的,一般给公司二线的艺人用,有些资历的都知道公司的规定,也知道苏润的脾气,没有在这种时候带山寨私服来惹事的,会这样闹的肯定是新人,新人能混进第一批化妆的二线堆里的,只有王玫丽了,苏润听出来是她的声音了,但并没有指名道姓,给她留了一点脸。

    “行了,快化妆,还有人在等。”安吉拍了拍手,“快快快!”

    这次巨星可以说是倾巢而出替双星会站台,替陆璋撑场面,化妆间里面忙成一团,化妆间外面还有人在等。

    苏润巡视了一圈之后到了韩诚的化妆间,韩诚已经化好妆了,正在做最后的整理,“不错啊。”他今天穿的是d&g15年秋冬款黑色印花西装,头发没有梳成油头,而是自然的散着,眼睛淡淡的画了眼线,皮肤因为底子好,只淡淡的涂了层cc霜白嫩透亮。

    “还行吧。”韩诚摸了摸自己的脸,他参加真人秀风吹日晒的,觉得自己皮肤状态不好,“脸都被风吹皱了。”

    “我看看。”苏润踮着脚尖,韩诚配合的略弯腰,她伸手捏了捏,“哪有啊,比我的皮肤还好。”

    “这是涂了cc霜啊……”

    “韩老师的皮肤不涂也很好。”化妆师说道,“只是怕打光时看着肤色不匀才涂了薄薄一层。”

    “我也觉得他皮肤好。”苏润拍了拍韩诚的脸,“化完妆找地方玩去,把化妆间让出来,外面还有师弟师妹在等。”

    “人家不想让嘛。”韩诚嘟起了嘴。

    “让一让嘛,你乖啦!累的话上楼去我的休息室躺一躺怎么样?外面还有点心,你自己喜欢吃什么拿什么。”首映是在晚上八点,现在是五点钟,七点集合分别坐车去会场,八点开始红毯,现在晚上很冷,艺人穿得都少,其实很遭罪。

    “吃了点心肚子会突出来难看死,我有奶就行了。”他说完拿起化妆镜旁边的盒装光明牛奶一边喝一边往外走,他的助理拿着东西在他身后跟着。

    说是能去休息室躺着也没人敢躺,生怕把衣服压出褶子,化完妆的都在外面站着。

    苏润和韩诚刚出去,杨澄心从电梯里走了出来,他今天已经穿好自己的衣服了,萨维尔街出品的手工高定男装格子呢三件套,服贴地显出他高佻的身形,苏润看见了他小声跟韩诚说了几句话,拍了拍韩诚的肩让他自己走。

    “怎么才来?”苏润问道。

    “跟我爸说了几句话。”杨澄心轻描淡写地说道,“老爷子吩咐了,让路遥和韩诚一起走红毯。”

    “路遥?”不是巨星的人啊,但名字听着耳熟。

    “路遥是中戏应届毕业生,原来签在天后工作室,老爷子已经沟通过了,巨星花两百万替她解约。”

    玛丽隔壁的……她说这个名字怎么这么耳熟,是王玫丽介绍参加名流高尔夫俱乐部晚宴的,显然这是搭上杨学东了,居然要花两百万替她一个新人解约,真拿公司的钱不当钱啊。

    苏润刚想说些什么就咳嗽了起来,一咳就咳得停不下来,连话都说不出了,杨澄心本来也是窝着火来的,看见她咳嗽了,赶紧过来搂住她拍拍她的背,“水!”

    跟前的人递上来一瓶水,杨澄心喂苏润喝了下去,刚才站得远没发现,搂着她只觉得像是搂着一块着火的炭一样,“你发烧了?”

    苏润喝下一口水感觉好些了,“小声点。”她哑着嗓子说道,“我去跟韩诚说带着她。”

    “你不生气?”

    “习惯了。”杨学东玩小明星成瘾,他喜欢鲜货、尖货最好是新入圈的甚至是没入圈的,看上了,拿公司的钱捧着哄着惯着,玩个一年半载就丢开了,还是要公司给补偿,封口,所以说梁美如能混到被杨学东娶回家真是天赋异凛。

    “他说还要给路遥角色,让你考虑。”

    “明白。”苏润简直都已经是这方面的熟练工了,“路遥呢?”

    “半个小时之后到,衣服首饰都已经准备好了,让造型师帮忙造型就可以。”

    “嗯。”苏润点了点头。

    “你还是吃点药吧。”

    “下午已经打过吊瓶了,没事。”

    杨澄心皱了皱眉,得多严重才需要打吊瓶啊……

    “没关系,我是希望好得快一点。”苏润打起了精神,“你跟我一起去看新人化妆造型吧,等会儿梁美如来了还有得闹呢。”

    杨澄心只得跟着苏润一起巡视,一一看过新人的造型,王玫丽显然心情不怎么好,眼睛红红的有些肿,化妆师看着她直叹气,“大小姐,你哭什么啊,现在眼妆不服贴……”

    “明明是你手艺不好。”王玫丽嘟囔着,她心情实在是不好,本来是路遥求着她参加晚宴,结果路遥跟杨董事长勾搭上了,她成了壁花,带着从网上海淘来的晚礼服参加双星会首映,结果被安吉说成是山寨,当场给剪了,丢了大人,现在她谁都不恨,最恨的是路遥跟绵绵,她们俩个明明没有她漂亮,却一个勾上了小杨一个勾上了老杨,无论是资源还是待遇都比她不知道好了多少,她这个中戏校花现在就是个笑话。

    “咳。”苏润在门口轻咳了一声,“快点准备。”说完她就走了,王玫丽的心情苏润太理解了,但是理解归理解,是怨天尤人还是发愤努力就看她的资质了,这个圈子一将功成万骨枯,站在最顶尖的天王天后脚下踩着的是无数失败者的枯骨,不够坚韧,不够努力甚至只是运气差都会成为别人的垫脚石,长得漂亮故然是优势,娱乐圈从来不缺只能跑龙套的俊男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