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38章 □□一

女王蜂(娱乐圈)第38章 □□一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外人看这两人男俊女美开着豪车穿着名牌,瞧通气的气派也不是普通人,这两人互视一眼彼此却没有什么寒暄的力气,开车的杨澄心脸色很不好,苏润的脸色也有点灰败,这两个人虽然烦得不是同一件事,脸色倒是一致的。

    时间倒退回一天前……

    再怎么避着绵绵,绵绵发了手写帖子的生日邀请函杨澄心也没办法无视,毕竟这个小姑娘除了缠人了点,狐假虎威了点,也是他在国内仅有的几个熟人。

    去银楼买了不会引起任何误会的金饰做礼物,杨澄心出发前告诉自己如果人很多的话自己把礼物送给绵绵就借口有事先走了,没想到到了邀请函上说的地点,除了绵绵只有杨吉儿在。

    杨吉儿看见他很惊讶的样子,“咦……杨总真来了。”

    “你好。”杨吉儿是公司力捧的艺人,杨澄心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和绵绵这样的新人关系不差的样子。

    “我就说他一定会来的。”绵绵蹦蹦跳跳的站起来拉着杨澄心坐下,因为是过生日的原因,绵绵今天的衣服走的是公主风,头发烫染成栗色波浪卷,戴着闪钻小王冠,穿着白色蕾丝裙搭白丝袜和白色镶钻长靴,看起来像是洋娃娃一样清纯可爱。

    杨吉儿也是走清纯路线的,白色荷叶边衬衫搭亮粉色硬绸短裤裙,靴子是白色的高靴。

    说起来这两人是有年龄差的,绵绵也一向显小,杨吉儿跟她坐在一起竟然看起来像是同龄一样,尤其绵绵化着娃娃妆,杨吉儿素面朝天,看起来绵绵像大明星杨吉儿像普通新人。

    杨澄心四下看了看,“只有我们三个吗?”

    “我没请别人,公历生日是属于朋友的,农历生日是属于家人的,今天是我的公历生日。”绵绵一如既往的坦白,本来大家就是同学同事甚至是竞争关系,何必装得很熟祝福对方呢。

    杨澄心工作忙去他家里堵都看不到人影,拍完武则天里面自己的戏份之后绵绵除了一两个广告之外基本没有什么工作,整天不是练舞就是看书、闲得快要长草,那些新人不是有工作就是在出门玩,绵绵跟他们玩不到一起去,每次都说有事,他们也就不找她了,绵绵闲着无聊在微信上聊天,没想到在剧组混得很熟的杨吉儿也在线,两个人聊着聊着杨吉儿说你出来吧,我请你吃饭逛街,绵绵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圈内人都说杨吉儿脑子不正常,演戏唱歌参加活动的时候非常专业配合度很高,私下里疯得厉害,高兴劲儿上来了的时候呢,跟谁都哥哥姐姐亲亲热热的,不高兴的时候就是窝在一旁不说话,你要是过去撩她,不管是谁都是一通的抢白,火大的能把你头发燎焦,最要命的是她两种情绪转换还带无缝链接的,上一秒搂着你叫哥哥,下一秒就可能扇你一耳光。

    面对镜头的时候她又马上变身甜美单纯美少女,好像之前那个女疯/子不是她一样,会跟记者客气也会跟记者打太极,眼波灵动的像个精灵,一离开镜头她又马上退化回女疯/子状态,女演员都爱美,冬天演戏也都带着羽绒服什么的,很少像十年前的演员一样穿军大衣,杨吉儿却是军大衣爱好者,天刚冷就把军大衣拿出来了,不是坐着当坐垫就是披在身上走来走去,完全不顾形象,私下里出门妆都不化,t恤牛仔裤混一天,而且还会显摆牛仔裤是一百块钱三条从淘宝淘的,t恤二十块一件从批发市场买的。

    这些绵绵都是看过现场的,觉得杨吉儿脑回路不正常的可爱,两个人也算是臭味相投,在一起逛街专挑地摊逛,吃饭找小饭店吃麻辣烫,有人认出杨吉儿她们俩个就笑,装自己是高中生。

    时间久了,渐渐的就成了闺蜜一样的存在,杨吉儿跟绵绵说了好多话,比如她是单亲家庭出身,妈妈整天不是在忙事业就是在忙男人,不是把她丢给保姆就是拿她撒气,她十四岁的时候还被妈妈扒光衣服打,她气急了抢过妈妈打她的竹尺打回去,打得妈妈半边脸都肿了,三天没敢出门,从那以后妈妈再也不敢打她了,但也不给她钱花了。

    她就出去扮成年人卖/唱赚钱,如果不是参加歌唱比赛遇见巨星的星探签了巨星可能会变成援/交少女。

    她还说自己整了鼻子整了眼睛整了嘴巴,其实她原来挺好看的,就是长得太像妈妈了,她整容的目的就是为了不像妈妈。

    因为巨星花钱替她整容,她签了非常苛刻的合约,有人要出钱替她“赎”身,她不肯。

    “除了苏姐姐没人会保护我,你以为那些赞助商、投资人不想占我便宜吗?我嘻笑怒骂他们不生气吗?他们不敢动我是因为苏姐姐护着我,我也不花什么钱,赚了钱就存着,等苏姐姐不要我了,我就拿钱去环游世界。”

    相比于杨吉儿的黑暗过去绵绵简直没有什么可说的,普通的家境普通的家庭普通的烦恼,她赚钱做明星的动力是因为爸爸脑梗,妈妈一个人又要赚钱又要照顾爸爸,一家三口挤在使用面积不足三十平米的小房里……

    “真羡慕你,有个正常的家庭。”杨吉儿搂着绵绵说道,还没等绵绵安慰她,杨吉儿就恢复了笑容,“走,咱们去嘉年华!我有通票!”

    她们俩个这样好,绵绵也没有告诉她杨澄心和自己是普通关系的秘密,因为她本能的觉得杨吉儿跟她表面上坦白,实际上真正重要的事情没有说,她身上背着一个很黑暗的过去。

    这次过生日,她很怕杨澄心不来,她就要跟杨吉儿坦白自己跟杨澄心之间的普通关系了,没想到杨澄心来了。

    如果是有一堆的朋友,杨澄心可以送了礼物看绵绵吹了蜡烛就借口有事先走,现在只有两个姑娘在一间高档ktv里,守着一个蛋糕一箱酒五六个果盘,他绅士病又发作了,开不了口说要走,陪着切了蛋糕玩游戏唱歌,说起来绵绵很直白可爱,杨吉儿也是会玩的,杨澄心在英国的时候就是个玩家,渐渐的也端不住架子了……

    他们三个都是年轻人,杨澄心放下架子还是很会玩的,杨吉儿配合度也很高,三个人很快在ktv很嗨地飙起了歌,杨吉儿不喜欢唱自己的歌,是凤凰传奇的铁杆粉丝,绵绵唱男声她唱女声,唱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居然别有一番风味,杨澄心除了英文歌之外只会粤语老歌和——□□(爷爷教的),三个人最后抱着酒瓶子合唱闪闪的红星唱着唱着全躺地上了。

    天亮的时候ktv小弟来收拾包厢,才发现这三个人东倒西歪的抱着酒瓶子的尊容,幸好杨澄心、绵绵没名气,杨吉儿卸了妆跟化妆是两张脸,小弟没认出来,否则拍张照片这三个人就红了,杨澄心给了小弟很丰厚的小费,带着两个还在迷糊的女孩离开。

    他们戴着墨镜仓惶逃离ktv,坐在车上绵绵不停地傻乐,杨吉儿靠着车窗打盹,杨澄心先把绵绵送回了家,想到不知道杨吉儿住在哪里,刚想推醒她,她就忽地一下坐了起来,很清醒地看着杨澄心。

    “我们被拍到了。”

    “什么?”

    “我们出ktv的时候被跟我的狗仔拍到了。”

    *……杨澄心伸手摸脸……

    “你爸会很生气。”

    “嗯。”不会生气,顶多是调侃几句,别说是两个小明星,一夜睡十个老爸都不会生气,他烦的是怎么跟苏润解释。

    “他真的会生气。”杨吉儿很认真的说道,“自己的一双儿女和一个小明星3~p。”

    “啊?”杨澄心一踩刹车,差点撞上前面的车。

    杨吉儿默默的递给杨澄心一杯咖啡,杨澄心喝了一口咖啡……“hot!hot!!!”不停地吐舌头喊烫。

    杨吉儿捧着脸笑了起来,看起来像个可爱的小姑娘,杨澄心却一点都不觉得她可爱,他本来就不喜欢女孩子戴黑美瞳,杨吉儿带了一夜美瞳眼睛有些肿,动过刀的眼睛远看挺美的,近看诡异恐怖,莫名的让杨澄心想起孤儿怨里的小女孩,如果不是停了车到星巴克这样的公共场所而是在车里这样的私密场所他会吓得报警。

    “你什么意思啊?”

    “我是你妹妹,哥。”

    “你别乱开玩笑。”说真的,以杨学东的乱/搞频率他是做了会有人跑出来乱认兄弟姐妹的心理准备的,但是没想过会是这种劲暴的方式。

    “如果我不是杨董的女儿,巨星会签一个只过了歌唱比赛初选的小女孩吗?还送我去日本培训、整容,回国就重镑力捧?”杨吉儿的笑依旧甜美,眼角却没有一丝笑纹。

    “你妈妈是谁?”

    “我妈妈是爱新觉罗.毓秀。”

    这个名字在二十多年以前可以说是红遍大江南北,当然了,一开始她就叫毓秀,随着清宫剧的热播,她开始叫自己爱新觉罗.毓秀。

    她是演x瑶戏出身的,唱的歌不多,只有两三首,但说起来都朗朗上口,很多人现在还会唱,是当年巨星创业时的台柱之一,现在她也是挺有名气的演员,经常在各种电视剧里演妈妈、太后之类的人物,大约十年前结婚,一个八岁的儿子和五岁的女儿。

    但是各种消息渠道都没有听说过她和杨吉儿有关系……更没听说她和杨学东有过一个女儿。

    但是杨澄心却想起了一件事,父母亲从他有记忆开始就经常人前恩爱背后吵架,妈妈经常堵气带着他回香港一住就是一两个月,回到帝都住不了几个月又吵,再带他回香港,彻底决裂之前爸爸曾经带他参加过一个小婴儿的周岁宴……那天回家父母吵得前所未有的激烈,甚至还动了手,妈妈带自己回香港住了差不多有一年……那个时候他还很小,时间久了那次周岁宴的事以为是他在作梦……

    “我妈以为她借着肚子能上位,最不济也能混上个二房,谁知道你妈段数更高靠山更硬,都已经两地分居了还是扳不倒,老爸又是个花心大萝卜,跟她好了几年就把她甩了,我就成了鸡肋,先是姥姥和保姆带,后来姥姥生病了就是保姆带着我,她呢不是不露面就是拿我撒气,我十四岁那年她找了个自称是香港大律师的软饭男,我讽刺了她几句差点被她打死,当然了我也不是省油的灯,夺过她打我的衣架差点把她一只眼睛打瞎,她不敢打我了,可也不敢要我了,我想了想还是找老爸吧!于是就去找老爸了,老爸早知道我的存在,也知道我妈要再婚,问我想干什么,我说想当明星,想整容变美女,他就送我去日本参加培训了。”杨吉儿流水帐似的讲述着自己这些年的经历,“对了,记者是我安排的……话说哥哥你睡觉也睡得太死了,我出去打电话你不知道,拿自拍杆自拍你也不知道。”

    “你想怎么样?”

    “不怎么样,想看老爸气疯罢了……”杨吉儿说完就嘻嘻笑了,“他早知道我是天生的坏/种,要不是苏姐姐护着他早不知道打死我多少回了……”

    “苏润知道你的身份?”

    “她当然知道了。”杨吉儿揉揉眼睛,“美瞳戴得我眼睛好难受,哥你不介意我摘下来吧?”

    杨澄心喝了口咖啡压惊,杨吉儿戴美瞳惊悚,摘美瞳的时候也……挺可怖的,摘完之后她又喝了一口水继续讲,“他肯定觉得我□□无知的你,舍不得打你这个儿子肯定不会放过我这个女儿,呵呵……死老头……姓梁的生个儿子他就捧上天,我妈生的是女儿他逗猫似的玩两天就当我是死人。”

    “你不会只有气老头子这一个目的吧?”

    “不是,我的目的很简单——媒体偷拍咱们俩个在ktv过夜,我当然会声泪俱下的说咱们只是朋友啦,然后会有人曝料我是谁谁谁和谁谁谁的女儿,我会闹自杀,就有人曝料说杨学东的儿子和私生女睡一起啦!精彩吧!够在娱乐圈引爆原/子/弹的了吧?”

    这是原/子/弹吗?这特么的是自/杀/式袭/击好吗?恐/怖/分子啊她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