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43章 谈判

女王蜂(娱乐圈)第43章 谈判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苏润在离医院很近的一家高档酒店摆了一桌,考虑到老人小孩多,酒水没怎么上,上的都是鲜榨果汁、玉米汁之类的,菜也多是软烂香甜的,马玲和苏明宇照顾着老人孩子倒也“一团和气”,苏润吃了几口菜喝了一杯服务员按照她的叮嘱上的加了半杯伏特加的“果汁”就借口换妈妈来吃饭离开了。

    医院vip病房里爸爸已经睡了,妈妈在他的身旁握着他的手若有所思。

    “妈。”苏润小声叫她,“你去吃饭吧。”

    “润润,你看见妈的下场了吧?别人的孩子就是别人的孩子,你对曼曼再好,最后她是向着她亲生的父母,你现在事业发展的越来越好,以后真打算让曼曼全部继承?润润,不管你再怎么厉害,后代不好,一切都会归零。”

    苏润第一次没有反驳母亲的话,这次的事对她触动最大的也是这一点,她笑了,“以后我找人代孕,科技发达的时候□□十个我自己。”

    “你啊,又说疯话。”苏妈妈摇头笑,“咦……你是……”她指着出现在门口拎着果篮的年轻人……

    杨澄心今天是翻领羊绒衫搭休闲裤搭和格子呢驼绒大衣搭牛津鞋的打扮,头发是刚刚剪短的,显得很精神,浑身上下干干净净的一尘不染,他好像换了香水,一股冬日的暖香味,闻起来很舒服。

    整个人感觉很暖很平易近人很适合看病人,手里的果篮一看就是从水果店买了水果装进果篮的,而不是医院商店买的那种只有几个水果大部分都是包装的样子货。

    “伯母您好。”发现苏爸爸在睡觉,他轻声说道。

    “你好。”杨澄心的打扮向来让人看不出牌子,却能看出质感,苏妈妈这个年龄的人耳濡目染也见过不少国际大牌和穿大牌衣服的男女,却很少见像杨澄心这样低调温和又透着贵气的,“你是上次帮曼曼办生日聚会的,肖恩是吧?”

    “是。”

    苏润走了过去接过果篮,“你怎么知道我爸病了?”

    杨澄心笑笑,“等会儿你就会发现大家都知道了。”这种事自有消息渠道传播。

    “公司没事吧?”

    “已经放假了,没什么事,有事的人都是不用坐班的。”杨澄心说道,今年提前放假是公司的福利之一,“我明天飞香港。”

    “你不在帝都过年?”

    “我已经几年不在帝都过年了,不差我一个。”

    两个人在一旁小声说着话,苏妈妈听不太懂他们在说什么,杨澄心说不在帝都过年她听懂了,“我插一句嘴,年轻人,能在老人身边过年尽量在老人身边过,老人过年最希望儿女在身边了。”

    本来她这一句挺突兀不礼貌的,却让苏润心中一动,是啊……杨澄心正在争产的关键时刻,杨学东的态度很重要,杨家人的态度也很重要,他新年不露面,实际上是给自己减分的,然而她并没有提醒他的义务。

    “嗯。”杨澄心点了点头,“伯母说得对。”但是看神情苏润就知道他不准备参加杨家的家族聚会。

    “也是我多嘴了。”苏妈说完低头掖了掖老伴的被子,女儿的世界她不懂,女儿身边的人她一样不懂。

    “不,伯母提醒的是,是我自己对我爸这边的亲戚有点心结,都是小时候的事,按理不应该计较,但是今年我继父要在美国那边处理生意不能陪我妈,我妈一个人在香港很寂寞。”

    “嗯,陪妈妈是应该的。”苏妈还是知道他们杨家的一点事的,这孩子说起来也可怜,单亲家庭长大,顺了郎情失了姐意,顾得了爸顾不了妈,说起来他爸有年轻的新媳妇和新儿子,过年也不会孤单。

    苏润没想到杨澄心会柔声细语的跟自己的妈解释杨家的那点事,她刚想再说点什么,忽然另一个不速之客来了,阿玛尼的三件式西装搭巴宝莉的大衣,向后梳的油头再配上身后一个捧着巨大的把脸挡住的果篮男助理和另一个捧着一大束鲜花的女秘书,霸道总裁就是霸道总裁,来探病都是这么霸气十足,往病房里一走就是整层楼都被他承包了的气势。

    “啊,原来是叶总,怎么这么有时间拨冗来探病啊,家父只是小毛病,真用不上这样兴师动众。”

    “心脏病怎么会是小毛病呢,再说长辈病了小辈来探病是应该的。”叶之峰笑道,“杨总不也来了吗?”

    “叶总好久不见。”杨澄心伸手和他握在一起。

    “好久不见。”

    叶之峰几次跟杨澄心在一起都吃了不大不小的闷亏,这次刻意安排了这样隆重的出场没想到头香还是被杨澄心抢了,他看了一眼杨澄心带来的果篮,又上下打量着杨澄心……这小子又是一副很低调的样子,实际上怎么回事大家心里清楚。

    连叶之峰都知道自己父亲病了的事,杨澄心说得对,她现在身份不同,就算是不声张一样有无数的人会为了这样那样的理由贴过来,vip病房是有固定的探病时间的,她看了眼手表,还有两个小时探病时间才会结束,不知道这里会热闹成什么样。

    心里虽然转了各种念头,她还是很淡定地招呼病房里的四个人,连叶之峰的助理和秘书都没有落下,“大过年的跑医院真是辛苦了……”

    “是啊,辛苦了。”苏妈妈本来是在愁女儿身边没有优质男,叶之峰的出现让她眼前一亮,杨澄心条件好归好,但总归比女儿小,叶之峰无论年龄、外貌还是气质都和女儿搭得很,她瞧着叶之峰对女儿还有几分的讨好,看叶之峰的眼神多了几分的丈母娘看女婿的意思,“苏润啊,这位是谁啊?在哪里高就啊?也是你们公司的吗?我怎么没见过啊?”

    还没等苏润回答,叶之峰已经答了,“伯母,我叫叶之峰,是银河的副总裁,跟苏总是生意场上的朋友,我这次来除了看望伯父也是为了看望伯母,伯母好年轻啊,如果不是知道您和苏总的关系,我还以为你们是姐妹呢。”

    “哈哈哈哈,我哪有那么年轻啊,你可真会说话。”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叶之峰的几句话让苏妈妈对他的印象更好了。

    知母莫若女,苏润看老妈的表情就知道她又开始联想了,老妈就是这样,自从她过了二十八岁,她身边每出现一个优秀的雄性生物老妈就会多想。

    他们说话的声音不大,但是也不小,苏爸爸醒了过来,看见病房里多了这么多人和东西也觉得惊讶,起身和他们说了几句话,杨澄心先告辞了,“伯父您好好养病,伯母您注意身体。”他又对苏润说,“我已经叫我家的工人收拾东西过来了,就是那个叫梅姐的,她原来照顾过我外公,有香港的护士执照,对照顾病人有经验,过年护工不好请,梅姐是自己人你用多久都可以,没什么事我告辞了。”

    “那就谢谢了。”过年护工确实不好请,苏润联系了几家中介都说没有人可派,无论出再高的价格得到的也是否的答案。

    叶之峰见杨澄心又得了个好采头,赶紧上前一步说道,“这家医院的院长和我有些交情,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说给伯父治病的主治医生是业界权威,这是他的私人电话,院长已经打过招呼了,不会因为过年这样特殊的时间耽误伯父的治疗的。”他说罢递上一张写好的条子。

    “真是谢谢了。”

    “好了,伯父,伯母,我也告辞了。”

    杨澄心先于叶澄心出去大概有两三分钟的样子,两个人却在电梯里不期而遇。

    “你的助理和秘书呢?”

    “我让他们搭了下一班电梯。”

    “你对苏润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是什么意思,杨大少爷清楚得很,倒是杨大少爷是什么意思我有些看不懂。”

    “她是巨星的人,不会被你挖角的。”

    “杨大少爷把我想得也太狭隘了,我怎么会随便挖角呢,我只不过觉得她是个难得的朋友、敌人甚至知己。”

    “没想到叶三少这么有诗意。”

    “我岂止是有诗意啊。”叶之峰瞧着杨澄心似笑非笑,“好好过年吧,春节快乐。”他说罢率先走出电梯,吹着口哨离开。

    叶之峰好像知道些什么他不知道的事,说到春节快乐时带着无限的恶意。

    王玫丽百无聊赖地坐在车里发呆,看见叶之峰来了刚想开车门去接他,就看见了他身后不远处的杨澄心,吓得赶紧缩到了车里。

    叶之峰坐进车里瞧见的就是她鬼鬼祟祟的样子,“怕什么,他现在也不能把你怎么样。”

    “我是不想让他看见我,对我有防备。”

    “他有防备又怎么样?一切都晚了。”叶之峰笑道,“走吧,我带你去见一个朋友。”

    “谁?”

    “你知道张菲菲是怎么红的吧?全靠了这位伯乐,你好好表现,如果得到了他的赏识,十个张菲菲也不及你。”

    张菲菲的伯乐?王玫丽也不是傻的,自然听说过张干爹的事,她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她是在一次慈善晚宴搭上叶之峰的,两个人有过一夜情,本来她以为叶之峰对她是真心的,也答应了他的所有计划,没有想到他竟然要把自己介绍给别人……

    “我不能直接签你,你一个女孩子需要别人照顾,你放心,只要你乖,他是不会亏待你的。”他又不是什么样的女人都要的,王玫丽美归美,却没有什么灵气,脑子更笨得像猪,这种类型的他不止玩腻了,看都看腻了,更何况他和张干爹之间有一笔生意要谈,正需要王玫丽这个见面礼。

    已经上了贼船,下贼船就难了,再说——她真的不愿意再被绵绵、路遥这些远不及自己却比自己运气好,傍上了大粗腿的贱人踩在脚下了,成名要趁早,不就是陪老头睡吗?有什么大不了的……总比某个一线女星从灯光师睡起□□要高,等你功成名就了,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又算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