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45章 摊牌

女王蜂(娱乐圈)第45章 摊牌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杨澄心长得七分似母三分似父,加上自幼在母亲身边长大,受母亲的教养,举手投足都更像母亲,平时不太看得到杨学东的影子,但是今天他穿着丝绸白色中式家居服坐在东厢书房的红木榻上盘着腿表情凝重的喝茶的样子,却和杨学东一模一样。

    苏润心微微一沉,脸上反而挂上了轻松的笑,“大过年您这是要穿越吗?”

    “穿越这种小事,怎么敢请苏总来?”杨澄心也笑了,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相处,他已经知道苏润紧张时的小动作,比如会笑得很轻松,左边嘴角会出现一个弯月似的笑纹,眼睛会微微眯眼神会很专注,难道她已经知道了些什么?

    “那是什么大事吗?”苏润落落大方地坐到他的对面,will送来一杯香茗,苏润闻了闻是茉莉花茶。

    “是两件事。”

    “哦?”

    “第一件事是王玫丽寄了律师信过来要求解约,我让宿管去看过了,她的房间已经搬空了。”平时艺人无故搬家离开宿管会通知公司,但是因为过年很多平时高大上文艺小清新的艺人都大包小包的回到xx省xx市xx镇了,王玫丽向外搬东西并没有引起宿管的注意。

    “人各有志,她只要交足了违约金巨星也不会强留。”可惜了,她对王玫丽是有计划的,毕竟她年轻漂亮不用费多大的力气就能捧到至少三线,三年五载捧到二线也不是不可能的,当然了,一线看命了。

    不过她也能感觉到王玫丽的不甘,路遥已经签了着名畅销小说作家改编的电影,铁打的女一号,绵绵要出演一部古装剧已经定好了女二号,王玫丽的约却多数是广告约,杨澄心和苏润替她打造的计划是后用颜混个脸熟,然后下半年主演公司重镑推出的一部爱情片,没想到……

    但是这种事打个电话就说清楚了,年后再讨论谁接替王玫丽也不迟,法律问题有律师解决,只要交足了违约金巨星是不会强留人的,王玫丽虽然资质不差,但好好找一找还是能找到替代品的,毕竟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美女。

    “第二件事是什么?”

    杨澄心慢条思理的从座位的里侧拿出来一个文件袋递给苏润,苏润一看里面的照片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照片的主角是陆璋和梁美如,看背景应该是欧洲的某城市,如果非要苏润猜的话像是卢森堡之类的地方,他们俩个人的动作也说不上多亲密,因为是偷拍角度也说不上有多好,但是那种蜜月一般的甜蜜感还是跃然与照片之上,不要说知道他俩之前的关系,就是不知道……

    苏润笑了,“这套照片是陆璋和梁美如的旧照吧。”

    杨澄心指了指照片底部的日期,是最近的照片……“梁美如说要去欧洲买衣服打个招呼就走了,差不多一周左右才回来,我爸正跟路遥粘乎着呢,根本没在意她的行踪,顶多是以为她吃醋不愿意在国内呆,跑到国外买东西发泄,我的一个朋友却在卢森堡认出了她。”

    朋友?私家侦探吧,杨澄心再怎么交友满天下也不会“碰巧”在卢森堡遇见梁美如,“碰巧”知道他们的关系,“碰巧”跟拍了这一整套差不多有一百多张的照片。

    苏润表面上平静依旧,心里却恨不得把陆璋抓出来活刮了,她早就提醒过他不要跟梁美如搅和在一起,他却总是不听!嘴上说什么要报复梁美如抓到她的把柄让她身败名裂,做得却是让自己身败名裂的事!

    杨澄心这只狐狸终于露出了尾巴,他这么迫不及待的抛出这些东西,想来是别有目的,他要是想搞梁美如和陆璋,早就直接把照片拿给杨学东了,杨学东他自己三妻四妾身边美女不绝,却不会忍自己的老婆给自己戴绿帽,梁美如分分钟被扫地出门,陆璋九死一生。

    “这件事你跟杨董说了吗?”

    “没有。”杨澄心摇了摇头,“本来我是想要找人跟着梁美如看她在做什么,没想到她一出境就跟从英国转机到卢森堡的陆璋会合了,我拿到这套照片的时候也想过要交给父亲,但是……陆璋总归是你的人,父亲也会牵怒于你……”

    “没关系,你父亲再生气也知道陆璋这么做绝不是出于我的授意,我顶多是被骂识人不清罢了。”看他慢慢露出底牌,苏润淡定的喝了口茶,陆璋这个把柄……太弱了些,她和陆璋关系是不错,但没有好到为他什么都肯做的地步。

    “没想到你这么看得开。”杨澄心把照片收了回去,“我本来想看在我弟弟和你的份上放梁美如和陆璋一马,看来是不必了。”

    “哦?你不想替你父亲出气?”

    “我父亲配不上任何一个女人的忠诚。”杨澄心冷冷地说道。

    “既然这样,我倒觉得你可以利用照片让梁美如退出竞争,退回香港专心相夫教子。”

    “我倒不那么认为。”杨澄心又道,“梁美如在帝都对我父亲的作用很大,她自有她自己的一套,比如她能够找到安吉签到几个重量级的明星,替公关公司打好基础,可以说是识人善任,再比如说她长袖善舞替公司上市的事打下了非常好的人际基础……再比如……”

    苏润笑出了声,“没想到杨公子对继母印象这么好。”

    “我是说她在帝都自有价值。”

    “好吧,既然如此你就当这些照片不存在吧。”她看了看表,做起身离开状,杨澄心伸手抓住她的手腕……

    他本来想用照片取得苏润的初步信任,没想到苏润滑不溜手见招拆招,根本不按套路出牌,反而把他逼到了死角,现在看来……“我当然可以当这些照片不存在,问题是苏总能用这些照片做些什么文章。”

    “文章?”苏润没有挣开他的手,让他握着吧,手感不错,“大过年的,想让我写文章只有茶是不行的。”她反握住杨澄心的手,果然皮肤很好雪白莹透,没有很多男人手上都有的黑毛,白净可爱,手指细长,手指指甲剪得短且圆润……男人手如柴,无材也有财,果然是双好手。

    “will,威士忌。”

    “双份不加冰。”苏润说道,“再炒两盘下酒菜。”

    “有酒有菜,有什么文章?”

    “我想要知道你的文章是什么。”苏润抚摸着他的手慢慢画圈,眼皮低垂,慢慢透出一股似醉非醉的韵味。

    “还没喝酒苏总就醉了,我哪有什么文章,至于我的目的,你不是早就知道了吗?我要公司。”

    “呵。”苏润笑了一声,“你外公在英国给了你十几处房产,一千万英镑的信托基金,还有帝都的这一套藏宝屋,你父亲就算是和你不说话的那几年每年也会给你三十万英镑的生活费,你母亲不喜欢巨星,巨星的分红也是给你的,你在英国逍遥了这么多年,忽然就有责任心想要公司了?”说是要报复梁美如,拿到了梁美如的把柄却找自己来欣赏,他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原来你查过我的底了。”

    “英国私家侦探是合法的。”是的,她找人查过了,越查越觉得这位杨大少好像别有目的。

    “好吧,我的目的只有一个——”杨澄心笑了,“而且应该和苏总目的一致。”

    “什么目的?”

    “我想要继承巨星,然后拆分,卖掉,让巨星消失。”

    “什么?”这个目的实在出乎苏润的意料。

    “我从小就不喜欢巨星,尤其是巨星娱乐,巨星娱乐越壮大,我越不开心,它是我父亲荒唐外遇的证据,不是什么家族事业。”

    好吧,有钱人就是大气,巨星这么大的企业下钻石蛋的母鸡被他嫌弃成这样,拆分?卖掉?直接杀鸡吃肉拿钱走人的节奏啊。

    原来她看不透杨澄心的部分竟然是这里……她底层出身的高度决定了她就是想破头也想不通杨澄心会想要把巨星拆分卖掉,回英国继续过他贵族公子的生活。

    “巨星被拆分卖掉,我怕是要失业了,杨公子怎么会认为我们的目的是一致的?”

    “难道你对巨星娱乐不感兴趣?”

    “感兴趣……我也买不起啊。”

    “你现在有巨星一成的股份,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还有杨吉儿手里的一成……”

    苏润脸上的笑僵了一下,过了一会儿又笑了,杨吉儿的事她可以说做得万无一失,如果出漏洞……啊……她想通了,她做得太好了,就像考试替考,杨吉儿是能考七十五分的学生,她却考了个一百分,难免让人生疑,杨澄心查了一下又猜了一下,猜到了她……

    杨澄心果然是极聪明的,他一直在扮猪吃老虎……杨吉儿的事让他看清了她的目的,与其互相制肘不如摊牌看她是不是能合作的对象。

    will这个时候出现在门口,“先生,苏小姐,酒菜已经备好了,是要在这里用,还是在饭厅用。”

    “在这里用就可以。”杨澄心略点了一下头,will闪过身让工人把榻上小几子上的茶盘撤下,上了威士忌和四样简单的小炒菜,中西结合倒也别有一番风味。

    “早知道有这样的小炒,应该要茅台才对。”

    “我这里正巧有我爷爷藏的茅台我看生产日期都比我老,一直没敢喝,你要是喜欢拿出来喝吧。”

    “比你老的酒才好喝,来人,换茅台。”不管杨澄心的目的有多匪夷所思,知道他的目的就比之前看不透他强,苏润还以为这个春节会无聊,没想到竟然这么有趣。

    will撤下装在水晶威士忌瓶里的威士忌和冰块、威士忌杯等,换上了一整套青花瓷的中式白酒酒具,甚至还有温酒器。

    “关于姚总的事,你准备怎么做?”杨澄心替她倒上一小盅茅台。

    苏润闻了闻,拿起酒瓶看了看,果然是好酒,看生产日期竟然是79年的,比在场所有人都要大,真正的陈酿。

    “这事要看你父亲会不会再找我。”她把涂了桃红唇膏的嘴唇放到酒盅边,轻轻抿了一口,眼睛像是猫一样的眯了起来,杨澄心呼吸一窒,跟着抿了一口酒,掩饰自己的表情。

    “他肯定是要找你的。”

    “既然*oss有命,我当然恭敬不如从命。”

    “你打算用他侵吞公款,虚假招标,指使亲戚和情妇开公司高价导卖建筑材料以次充好,卖给公司,致使公司蒙受巨大损失的料?”

    “你都知道。”

    “不难查。”

    “我真用这个料,*oss非得把姚总致于死地不可,姚总罪不致死。”

    “你是可惜姚总是巨星的开国元老,还是可惜他手里的股份?”

    苏润挑了挑眉,“你说呢?”

    杨澄心再也掩饰不住对苏润的欣赏,他太喜欢强势聪明的女人了,“我也比较喜欢他的股份,可惜他的股份他带不走。”

    “但可以转让。”

    “我爸是不会承认的。”

    “你觉得姚总做得这些事是跟谁学的?他敢这么做而且做得这么明目张胆,稍微一查就能查出来,难道没有倚仗?”说起来上行下效,姚总学得是杨学东。

    “你是说——”

    “姚总,我总是要先见一面,谈一谈的。”

    “我觉得……还是我谈比较好。”

    “哦?”

    “狗急跳墙,姚总不会知道是我爸厌烦了他的贪得无厌想要搞他,他只会觉得是你苏润想要□□,他最后找我父亲告你一状,虽然暂时不会有什么事,却会在我父亲心里埋下对你的怀疑,你做得再万无一失,也有泄露的风险,如果是我去找他,让他把股份给我,我爸只会认为我要和梁美如斗,多拿公司的股份要控制权。”儿子和下属终究是不同的,儿子与继母□□是有上进心,下属想要□□是要篡位。

    苏润点了点头,又喝下第二杯酒,她的手机闪个不停,她却已经顾不上了,今天的谈话太重要了,比所谓的团年饭重要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