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57章 发疯

女王蜂(娱乐圈)第57章 发疯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阳光透过落地窗洒进这间位于帝都望京一隅的普通公寓,浅水粉的墙纸上满满的印着玫瑰,床头挂着两个年轻人的巨幅婚纱照片,浅木色的宜家木床上铺着精心挑选过的巴宝莉格床单。

    床上的两个人谁都没想过自己会重新回到这间房子里,重新像新婚夫妻一样的睡在一起。

    女人从后面紧紧搂着男人,好像这几年的分开从来没有发生过。

    “咯咯……”男人忽然笑出声来了。

    “什么事?”还在回忆过往的女人用力捶了他一下。

    “我想起来这套房子的房贷还没还完呢。”

    “真的?”

    “我昨天还收到了银行的扣款短信。”

    “你有几年没来住了吧。”女人闻了闻被子,“都有味儿了。”

    “我们分手之后我就再没踏进过这间房子。”男人拍了拍女人的肩,“你放心,我刚找人重新打扫过,你原来买的那些东西我全烧了,这些是我凭记忆买的同款。”

    “他们没认出我们吧?”女人抬头看着墙上的照片reads;。

    “我助理来监工的,他说来打扫的人都赞婚纱照上的两个人男俊女美。”男人笑道。

    女人闭上了眼睛,如果当初她没有做出那个选择,他们会在这间房子里结婚、生子过着平淡幸福的日子。

    男人睁着眼睛看着阳台的一角出神,阳光照在他的脸上映出淡淡的疲惫和挣扎。

    他蠕动着嘴唇,几次想要说话,声音却埋没在远处传来的车流声中。

    苹果6s的音乐声响起,将两个从回忆中拉回现实世界,陆璋摸起手机看见了苏润的名字,他把食指放在唇边对着一脸娇嗔的梁美如做了个嘘的手势,“喂?”

    “ok,要补拍镜头是吧?我会配合公司的……嗯……明白,我明白……梁美如?”他扭头看了一眼正专注的听他讲电话的梁美如,“我不知道她在哪里,好的,看见她我会转告的。”他挂断了电话表情奇怪地看着梁美如。

    “她电话里说什么了?”梁美如的声音要多嫌弃有多嫌弃。

    “她说她现在在你家里,你家保姆说你不在家。”

    “她去我家干嘛?”梁美如忽地一下坐起。

    “我不知道,她说让我转告你孩子她抱走了,让你快点收拾行李去香港慈济医院照顾杨董事长。”

    “什么?”梁美如疯了似的冲下床找衣服,陆璋一件一件的把衣服递过去,她慌乱的穿好,用手抓着头发嘴上不停地骂着,“她个臭□□有什么权利抱走我的孩子?肯定是杨学东的主意……临死也不积德!呸!呸!呸!怎么还不死啊!怎么还在医院啊!老不死的……抢我儿子……我杀了她……我杀了她……”她嘴上不停地说着,乱头一团的长卷发随着动作来回抖动,晃如厉鬼一般。

    陆璋的嘴唇动了动,千言万语最后还是化成一声叹息,“唉……”

    “别总是叹气啊!我听你的不惹她,现在她要把我欺负死了!”梁美如跺着脚大声骂着,“如果不是你窝囊,我们会需要这样忍着藏着吗?我早说过要找人作掉杨澄心和那个臭□□!你偏不许!你什么时候能有点男人的样子!”

    “是,我没用,我窝囊,你还是去伺候你的老爷子吧。”陆璋冷冷的说道。

    “你又在闹什么脾气?我这么忍辱负重还不是为了我们俩个!没用!没脑子!没本事……全要靠我自己……根本不能指望你替我出头……”

    “我早说了,杨家的钱我不稀罕!”

    “你不稀罕我稀罕!姑奶奶配那个老色鬼睡了那么多年不能白睡!”

    “行了,你快走吧别耽误了事,让人真把你那个宝贝儿子卖了。”

    “卖了?他们谁敢!”她在自己的情绪里不能自拨,完全没有看见陆璋看她的眼神爱意越来越少,嫌恶越来越多。

    jay长得很好看,皮肤白白嫩嫩的,眼睛大大的,穿着格子衬衫白色短裤,小肚子圆鼓鼓的,自从踏进杨澄心的小院,小短腿就不停地倒腾,跑来跑去四处寻宝。

    杨澄心不是喜欢孩子的人,对这个比自己小了快三十岁的弟弟也没有太深的感情,看着他跑来跑去的样子脸上也不自觉的挂上了笑容reads;。

    他的保姆是个三十几岁的女人,长得普普通通白白净净,头发整齐的盘起,宽大的衬衫搭阔口裤的打扮看不出她是月薪两万的金牌双语育婴师。

    杨学东事前已经给她打过电话了,苏润来接孩子的时候她二话不说抱着孩子就先出门了,梁母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就被苏润带来的保安锁在了卫生间里。

    解决了梁老太太,在菲佣的指点下苏润带着人直奔育婴室,一推开门就笑了,两大箱子的衣服,三大箱子的宝宝随身用具,整整齐齐的码放在婴儿房里,上面还用水彩笔写明了主要装的东西是什么,苏润简单的检查了一遍,指挥保安抬走。

    杨学东这两万块一个月花得可真值,这位金牌育婴师真有效率……

    这边杨澄心的管家will也紧急搬空了东厢的书房,把宜家的育婴区搬回了家,古色古香的室内装修居然和宜家的现代风颇为贴合。

    育婴师见jay适应的不错,开始用可以与主播媲美的纯正美音和will这个说英普的讨论jay的日常起居饮食问题,苏润在心里默默记下了,以后自己如果有了孩子也会用这样的人来看孩子……她忽然意识到自己竟然想到了孩子的问题……

    jay跑了一圈之后忽然跑到了苏润身边,抱住了苏润的大腿,“姐姐……”他用力仰着头,露出肉肉的小下巴,“姐姐我要花!”

    真会说话啊,知道叫姐姐……苏润的心都被叫化了,她蹲下身,“你要什么花啊。”

    “我要那个花……”他指着花坛中盛放的牡丹花。

    “宝宝要看花吗?”

    “嗯,jay看花。”他摆了摆小肉手,“jay不摘花,姐姐带我去。”

    “这是肖恩哥哥的家啊,你要问问肖恩哥哥让不让你看花。”苏润指着在旁边看热闹的杨澄心。

    杨澄心也蹲了下来,捏了捏他的小肉手,他没办法对这个孩子有多少亲情上的喜欢,但谁又能拒绝这样一个天使呢,“走,我带你去看花。”

    这两兄弟虽然不同母,还是有一些相似之处的,比如杨家男人特有的浓眉和稍有些弯的小鹰勾鼻。

    就在她观察两个人的相似之处时,jay伸出了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手,“我们看花。”

    “好,我们看花。”

    育婴师和will停止了讨论,扭头瞧着这边的情形,“先生很喜欢小孩子。”will用中文说道。

    “毕竟有血缘关系,再说小少爷还小。”育婴师也转换回中文。

    “你辛苦了。”谁也不知道育婴师拿了两份的薪水,一份是杨学东付的,一份是杨澄心付的。

    “份内的事。”育婴师说道,“脏活累活我不做,只认认真真的带孩子没什么特别辛苦的。”她拿杨澄心的钱之前就有言在先,她是育婴师不是杀手,伤害孩子的事打死也不会做的。

    “人还是小的时候最幸福,长大了知道的多了,想要的东西也多了,只会越来越辛苦reads;。”

    育婴师没有理会这个用中文卖弄哲学的老外,看了眼手表,从包里拿出水杯,走过去喂jay喝水。

    因为小孩子的到来被拴到跨院的杂种狗杨狗蛋不甘寂寞地叫了几声,jay听见狗叫连水都不肯喝了,挣脱了大人的手要跑去看狗。

    也许是因为流浪过,杨狗蛋特别会讨好人,看见jay过来了拴着绳子还是在地上打了几个滚讨好他。

    在大人的看护下一个小小人和一只不大不小的杂种狗玩在了一起。

    苏润看了看手表,“得回公司了。”

    杨澄心也点了点头,对于和jay亲近这件事他一直很纠结,会因为他的可爱而喜欢他,又会因为想到他的来历烦他,索性躲得远点。

    两人刚想要离开,四合院的大门就被人狂捶不止,“苏润你个臭□□!杨澄心你个兔崽子,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俩个的好事,你老爸睡过的女人你也睡,你也不嫌脏!快把我儿子还给我!快还给我!”

    我勒个去,这梁美如真是太不要脸了,杨澄心的这座宅子周围虽然很多被私人买了下来,但还有很多的土着,这个时间段还有骑三轮车带人游胡同的三轮车队,她这么嚷嚷下去简直是诚心找事。

    苏润赶紧开了四合院的把,一把扯过她的手腕子,没等梁美如反应过来呢,已经被她薅进院子里了。

    “你有病啊,跑这里发疯。”

    梁美如用力抚了抚脸上的乱发,“我儿子呢?”她问完扭过头看见育婴师抱着jay和杂种狗站在一起月亮门里,怯怯地看向她这边。

    “jay快到妈妈这里来!”

    虽然她在家的时候也只是闲着无聊了逗孩子玩一会儿,但是小孩子天生爱母,听见她的召唤jay挣扎着想要下地过来找她。

    杨澄心使了个眼色,育婴师抱着挣扎不停的jay进了跨院里的小房间。

    “梁阿姨,把jay送到我这里是我爸的意思,他现在病得很重,正在香港等着你去照顾,你还是早点回去收拾行李去看我爸爸吧,jay在我这里很安全。”

    “安全?安全个屁!谁不知道你和这个臭婊/子没安好心啊!现在公司要上市了,我们手里的股票更值钱了,你就更容不得我们了!在老头子面前抵毁我,害我!我告诉你,这里是中国,这是有王法的地方!我现在就报警!”

    “梁美如,你怎么这么傻。”苏润并没有拦着她报警,而是冷冷地瞧着她发疯,“老爷子有言在先,你如果不去香港,就让我们把jay送到香港,何去何从你自己选择。”

    “他……他……”

    苏润说得这么明白了,她还猜不到一切都是杨学东的授意就太傻了,她边说边滑坐在地上,“老爷子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啊!”

    “你可以去香港亲自问他。”苏润弯下腰扶起她,“他还不知道你跟陆璋的好事,赶紧过去伺候她你还有好日子过,再这么闹下去我可保不了你了。”她小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