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58章 迷醉

女王蜂(娱乐圈)第58章 迷醉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电视里的股评师口沫横飞地评论刚刚上市的几款新股,说到巨星的时候各种推荐,这家公司口碑好、发展好很稳定,建议入手……

    陆璋点燃一根烟吸了一口吐出一串烟圈,半闭着眼看着烟圈扩大,消散。

    没钱的时候两个人合吃一碗阳春面也觉得幸福,煮方便面能加一根火腿肠都觉得是享受,两个人在外面租房子住,花不起暖气费大冬天在大商场里蹭暖气,商场关门了两个人穿着羽绒服在外面逛街数路边楼房上的灯,梦想着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二十平米小屋,有张床有台电视有台冰箱浴室里面装上浴霸,能够每天洗热水澡,那简直是天堂一样的生活。

    后来钱渐渐多了,他们能去像样的餐厅一起吃饭了,他能买得起一枚一克拉的钻戒了,能有辆代步的车子了,两个人出去逛街他能被人认出来了,他们能买得起过去只能看不敢碰的名牌了,他们可以满京城的看房子准备婚房了。

    梦想一步一步的超额完成了,她却离自己越来越远了,可怜他还在纠结要不要多接几部广告赚装修钱,她已经爬上杨学东的床了。

    现在对于他们来讲房子只是喜欢与不喜欢,名牌只是想买与不想买,钱越来越不像钱,而只像是银行对帐单上的数字,可幸福呢?幸福又在哪里呢?

    他闭上了眼睛,眼前一切开始扭曲,他莫名其妙的笑了,笑得异常开心,他很久没有这么开心过了reads;。

    好像有人在敲门,也像有人在敲鼓,总之离自己很远很远……直到一盆冷水浇到他的头上,有人抢走他手上加了料的自制烟圈,他伸手想去抢回来,可是却只抓到了空气。

    有人狠狠扇了他一耳光,“陆璋!你作大死啊你!”

    疼痛让他的注意力集中了起来,他看见眼前人的脸……“苏润?”

    “苏总要是看见你这样子,你早没命了!”那个人又打了他一个耳光。

    他抹掉自己脸上的水,看见的是自己的助理丝丝,平常温温柔柔说话从不大声的小丫头,此刻脸上满满的都是怒意,眼神好像要吃了他一样,“上次我抓到你的时候你怎么跟我保证的?这次又是哪里找来的货?我不能再替你隐瞒了,现在就给苏总打电话。”

    “丝丝!”陆璋使出全身的力气抓住她的手,“丝丝你不能告诉别人……”

    “不行!不行!”苏润现在已经不能封杀他了,他一个人单飞也能有戏拍,刚刚有个真人秀联络他出价一集五百万邀请他出演,可是他受不了苏润失望的眼神,如果苏润厌弃了他,全世界就都抛弃他了。

    “我现在就打电话。”丝丝挣脱了他的手。

    “不行!你不能打!”

    “我是为了你好!”丝丝按下了快速拨号键,忽然一个沉重的东西砸到了她的头上。

    “你不能打电话!”陆璋站了起来,手里举着的烟灰缸上还沾着血,丝丝摸了摸自己的头发现血是她流的,她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啊啊!!!”有人在尖叫,他抬起头,这才看见另一个助理小方站在门口不停地叫着,原来丝丝不是一个人来的,他竟然没有看清楚还有另一个人……

    苏润接到电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是懵的,陆璋的助理丝丝怎么会撞到头,严重到叫了救护车去医院?陆璋又怎么了?

    “小方你慢点说,丝丝怎么了?”

    “陆老师吸□□,丝丝阻止他被他打了……我叫了救护车,陆老师逃走了。”

    “你跟别人说是陆璋打的丝丝吗?”

    “我跟医生说是丝丝自己不小心摔的,苏总你快来吧……他们要交押金……”

    “乖,你现在在哪家医院?我马上派人过去送钱。”这个陆璋出门怎么不让车撞死呢,马上就要跟巨星约满滚蛋了,还闹出这么大的事来。

    她派了个助理过去什么也没告诉他,就是让他拿公司的卡去医院,找最好的医生最好的护工,花多少报销多少,丝丝的家属来了的话直接送五星级酒店,好言安慰。

    安排完了这件事她又给杨澄心打了个电话。

    杨澄心来找她的时候人还蒙着呢,“什么事啊,我正在准备面试新人呢reads;。”

    苏润把门关上了,悄悄把事情跟他说了。

    “报警了吗?”

    “陆璋现在还是公司的人,丝丝也是公司的员工,闹大了对巨星一点好处都没有。”

    杨澄心皱着眉头,“他现在根本是公司的负担,不要谈续约的事了,赶紧让他走人吧。”

    “他已经跟我说了不续约。”

    “逗比二人组让韩诚一个人?”逗比是今年巨星投资的一部警匪喜剧片。

    “我想让韩诚带于敏行两人出演。”

    “他?能行吗?”虽然看好于敏行的是杨澄心,但是让他担纲主演他还是有点心虚,“从外面请个人吧,于敏行还是演小警察。”

    “这件事以后再议,当务之急是解决这件事,jojo和丝丝很熟,我打算让jojo安抚住丝丝,我亲自去找陆璋。”

    “也只能这样了。”杨澄心在心里面不知道骂了多少脏话,难怪大陆网友喜欢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呢,陆璋这个猪队友简直是天上降下来的恶魔,专门来惹事的,还不知道叶之峰要什么时候放大招呢,他先自己发了个大招出来砸到队友脑袋上。

    北京附近有一家不怎么起眼的馄饨店,老板是个胖胖的浙江人,做得一手好馄饨,价格便宜量又足,好多学生都把这里当成早餐厅,今天是周末又不是饭时,人并不多,苏润进来的时候有人认出了她,却要假装不认识的样子正襟危坐,低头认真吃自己的馄饨,他们这些学表演的人都知道,被苏润看上了,就算是块顽石也会变成钻石。

    苏润没有时间理会这些学生,跟老板说了句话,“他在吗?”

    “已经来了有一个小时了。”

    “我上去找他了。”馄饨店的二楼当年是出租屋,现在已经空置很久了,老板说有人买下来了,不再租了,没人知道这个地方的主人是陆璋。

    他是在五年前买下来包括一楼门面的二层楼房的,他这个人向前看一眼,就会回头看两眼,心情不好的时候总会跑到这间出租屋一个人呆着。

    苏润推开出租屋的门,陆璋光着脚,裤子被挽到膝盖上,两条腿搭在外面坐在窗台上看着对面的旧楼房发呆。

    “你果然在这里。”

    陆璋回过头,眼睛是红肿的,他是天生的艺术家也是个感情过于充沛的疯子,不疯魔不成活在屏幕之外的陆璋没几个人受得了。

    “你是来找人抓我的?”

    “小方和丝丝都没说是你做的,医生怀疑她受伤的原因报了警,丝丝醒了在警察面前还替你打掩护,坚持说是她自己摔伤的。”

    陆璋哭了,“我混蛋,我不是东西,我太不是人了,没有丝丝就没有我的今天,你不知道我犯酒瘾的时候一直是她看着我,不许我喝酒,我失眠睡不着的时候她找中医给我推拿,替我买书……我跟梁美如好上了,也是她一直提醒我不要陷得太深……”

    “可是你还是陷进去了,你到底想要让她毁你几次?”

    “不会了reads;。”

    “你每次都说不会了。”

    “这次是真的不会了。”陆璋吸了吸鼻子,“我把我和她的事跟杨学东说了。”

    “什么?”

    “就在丝丝来找我之前,我把我和她的事告诉了杨学东,我让他和梁美如离婚,他骂我臭不要脸,说要搞死我……”

    “你是真的想要自杀吗?”

    “不,我是不想再这样活着了,我也想好好活……也想好好找个女朋友,光明正大的在一起,结婚、生孩子……”

    “我看你是想要作死。”

    陆璋抹了抹眼泪,“不能好好活着,死了又有什么不好吗?”他说完站了起来,指着对面的窗,“对面的小区当年还很新,我们俩个经常幻想我们在那里有间房,每天上班下班接孩子……”

    “想多了。”

    “是啊,想太多了。”当时那些最简单的幻想,现在看来竟然是最难完成的,名啊利啊全都有了,他自己却越来越腻歪,越来越找不到活着的感觉。

    “你就算是现在就跳下去也摔不死,顶多把腿摔断了。”苏润走到他的旁边,却没有急着拉他下来,而是低头看了看楼的高度。

    “嗯,摔不死。”

    “摔不死就滚下来换个高点的楼再跳,跳之前记得找娱记。”

    “我对你来讲只有这点剩余价值了是吗?”

    “你把什么都作没了。”

    “润润,我一直想问你,那天晚上咱们俩个……”他说的是四年前的一个晚上,他们俩个都喝多了酒,醒了的时候他一个人光着身子躺在床上,苏润已经不在了。

    “什么也没发生,我替你脱衣服是因为你把衣服都吐脏了。”苏润根本不想承认那一晚发生过什么。

    “咱们俩个如果有什么,我早就把梁美如忘了,可惜你看不上我。”

    “是啊,谁能看上你呢。”

    “真认识我的人没人能看得上我。”陆璋说完又笑了,“对了,润润这一片要拆迁了,我这两层楼最差也能换三套楼房,你说我是不是又发财了。”

    “是啊,又发财了。”

    陆璋说完向后一仰,结结实实的摔在旧木地板上,一股重重的霉味扑鼻而来。

    苏润抬起脚,一脚踩在他的肚子上,软绵绵的真想使尽全身的力气踩下去……就在这个时候手机铃声救了陆璋的命。

    “喂?”

    “堪比海天盛筵,徐惠声泪俱下爆料曾经误入豪华高尔夫俱乐部晚宴。”杨澄心一字一句的念出微博上某营销大v曝出来的新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