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62章 初遇

女王蜂(娱乐圈)第62章 初遇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就在巨星群星、粉丝、网友闹成一团的时候,一部叫做重返二十三岁的电影悄悄走红了,这部剧是由一篇网文改编的,故事讲的是一个更年期妇女,被麻木的丈夫,叛逆的女儿,刻薄的婆婆折磨的对生活失去信心时,忽然发现自己念研究生时的同学因两人三十年前共同开始的研究而拿到了诺贝尔奖,开始反思自己的生活,难道结婚生子真是女人幸福的源泉?为什么她没有感觉到真正的幸福呢?在一场车祸之后,她回到了二十三岁,本科毕业的男朋友(后来的丈夫)问她是要继续学业还是要爱情时,她选择了事业……

    故事很幽默,选择事业的五十岁妇女忘记了很多“常识”搞出了很多笑话,在同学的帮助之下慢慢找回了当初的节奏,事业开出花朵时她也发现原来真爱竟然是同学,两个人成为事业上和生活上的搭档,为了事业她选择了做丁克,若干年后她的研究得了诺贝尔奖,记者不可避免的问她没孩子是不是遗憾,她说:我的事业就是我的孩子,现在它改变了无数人的生活。

    这部片子被人称为离经叛道,也被人称为是女权主义的呐喊,一上映就引起各种争议,也因为这些争议人们走进了影院,这部片子成为独立电影的奇迹,投资三千万的电影票房竟然达到了四个亿。

    这部电影反响如此之大,以至于巨星的风波竟然被渐渐淹没了,除了偶尔的一点波澜没有一点浪花,除了——某天忽然有个记者发现巨星娱乐集团老总苏润竟然私人投资了这部电影。

    “我本质上是名女权主义者,我深深的知道女性想要取得和男性同样的成就,至少要付出三倍的努力才会得到一半的承认,我自己就是一个例子,首先人们不相信我是凭借自己的努力得到这一切的,然后人们又开始怀疑我利用特权压迫他人,如果我是男性,会有人有同样的疑问吗?我不这样认为,不过我已经习惯了,清者自清,你所说的舆论伤不到我。”

    “这是你决定投资这部电影的原因?”

    “不,这部电影是我朋友独立制作的,我只是为了帮朋友,当初我是做好了拿不回投资的准备的。”

    “所以是无心插柳喽?”

    “是的。”

    “那你同意电影里女主角的选择吗?”

    “我早就做了同样的选择,我从小到大最大的恐惧就是被别人支配,等我长大了我明白我必须自己足够强大才能做我自己。”

    “那你对现在的年轻人有什么建议?”

    “我自己还没真正活明白呢,不能给别人建议,我只能说如果你想要做贤妻良母那么就找个你爱的靠谱的男人好好过日子,如果你想要做女强人就自己拼命去努力,最关键的是做你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别人期望你做的事,归根结底为你的选择买单的只能是你自己reads;。”

    这篇访谈一经刊出就引发了一场口水战,所有反对苏润的意见都被扫入直男癌的队列,所有提巨星丑闻的人都被认为是针对女性,网友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一致过,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分裂过。

    谁都没有注意到的是巨星的股价慢慢的稳定,慢慢的回升了,投资者不是因为所谓的女权与不女权,他们在意的是巨星娱乐有苏润这样一位能点石成金的掌舵人,杨学东是不是真的病了不重要,巨星有没有涉及到性贿赂也不重要(反正没有人真来查),重要的是巨星未来的发展。

    看着一路上扬的巨星股价,叶之峰狠狠摔了一个水晶苏格兰威士忌杯子,他输了……

    “润润,你做什么了?你刘叔和刘婶打电话来让你不要再纠缠他们家墨书?”苏妈的声音满满都是疑惑。

    “妈,我跟墨书自从春节之后就没见过面,刘叔和刘婶喝多了吧说我纠缠他。”

    “你们没见过面?那为什么你刘叔和刘婶说你们一直在约会?”

    “呵?”苏润冷笑了一声,“不可能,公司之前要准备上市我连睡觉的时间都不够,哪里有时间约会。”

    “这就奇怪了,他们之前打过几个电话,商量你们结婚的事,我说车房咱们都有,住谁家的房子都一样,但是孩子要生两个……一个跟我们家姓,这些他们都同意了……”

    “啊?”在她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事业已经近展到这一步了?“不可能,我跟刘墨书没有一点可能了。”

    “你之前不是跟他同居过两年吗?”在苏妈眼里这是很重要的事,女孩子跟别人同居过,除了结婚之外还有别的出路吗?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妈,这些年我也交过男朋友,只不过没和你们说而已,你别太在意了。”

    “这么说你跟墨书……唉……”墨书差不多是中国丈母娘眼中最理想的女婿类型了,外型出众,学历出色,事业成功,有车有房有存款……

    “没可能。”

    “我知道了。”

    “他们再来电话你让他们找我。”

    “不用了,你刘叔和刘婶我还是能应付的,他们就是势力小人,当初你对墨书有意思我们都看出来了,你刘婶话里话外的瞧不起你是大专生没有好工作,我当时就跟他们闹了个半红脸,气得半年没和他们说话,现在看见你事业成功又主动贴过来了,要不是你年龄大了又和墨书有过那么一段,我才不理他们。”知道女儿和刘墨书没有未来的,苏妈这才把实话说出来。

    “哈哈哈,老妈你真厉害,对了,你上次说嫌帝都空气不好想要找个地方带我爸去休养,我朋友在房山有套院子要出售……四间大房子还有渔塘、菜园子,鸡鸭鹅狗什么的都有……”

    “啊?是吗?你姥姥就是房山人啊,你还有表姨在那边住,你爸也有战友在那边……”

    “是啊,我打算买下来让你们去养老,你们做不动外面的活就请两个人……”

    “能做能做reads;!我们整天在家呆着都要闲死了,多少钱啊?我们自己出钱买。”

    “不用,你女儿又发财了你不知道吗?”

    “发什么财啊?”

    “就是之前投资了一部电影赚了点钱啊,我那个朋友又欠我点钱,再添点就够了。”

    “这样啊,那你找一天开车带我和你爸去看看。”

    “好啊,这个周六怎么样?”

    “好,好,好……我看看你大嫂有没有时间啊……让她一起去。”

    “嗯。”苏润放下了电话,杨澄心坐在餐桌的另一边托着下巴看着她。

    “看什么?”

    “你和你妈妈说话的时候表情特别温柔,像个小女孩。”

    “难道和妈妈说话要横眉冷对吗?”苏润白了他一眼,“这就是你说的随便回家吃炸酱面?”

    早先年旗人讲吃炸酱面菜码最少要有八样,这一桌子上摆的菜码有十二样之多,面条明显不是外面买的,是自家手切的,这么一顿面条至少要准备一小时以上。

    “很随便啊。”杨澄心拿了一个大海碗给她,“是要用这个碗吃吧?”

    吃炸酱面也要整套的青花瓷餐具,她虽然不懂古董瞧着这一套餐具也不像是现代的,“拿古董吃炸酱面?”

    “不是什么好东西,磁洲窑出的,清代中晚期,搞不好哪个旗人老爷拿来盛过面,不值钱和好点的现代瓷器一个价。”

    壕无人性,她现在也是个小富了,说起来也是亿级富豪了和杨澄心在一起都时常感觉到穷人的悲愤。

    有钱人喜欢做什么?普通人很容易想成西宫娘娘烙大饼东宫娘娘卷大葱,实际上杨澄心这个有钱人喜欢每天晚上跑步,就算是帝都的空气都没有阻止他锻练的热情。

    他喜欢在一条一条的胡同里面穿行,在广场舞大妈的伴舞下在公园里跑圈,让大脑放空,只专注于自己的心跳和步伐。

    当然了,他也有相对高大上的爱好,比如去博物馆看最新的画展,学爷爷和外公在琉璃厂闲逛,偶尔遇见精品也会出手。

    这两样爱好有的时候会莫名其妙的重合在一起,比如这次在公园,几个大妈和一个穿着阿迪慢跑套装的姑娘还有一个明显农民打扮的中年妇女围在一起,叽叽喳喳吵架,主题就是古董啊,打碎了啊,要赔啊……

    杨澄心慢下了脚步走了过去,悄悄站在外围听,大约就是这位农妇家里盖房子挖出了几个瓷人瓷马,有人说是文物要上交国家,有人说是可以卖的,很值钱,有人说不值钱,她什么都不懂就抱着上北京了,但是不知道鉴定机构在哪里,钱也花光了,只好到公园贱卖,没想到被慢跑的姑娘一不小心全给踢碎了,几位正义的大妈正在帮这个农妇讨伐这位姑娘。

    “我不是故意的,是你把这些东西放在路中间让我踢的!你这些东西是假的!我不赔!”

    “天地良心啊reads;!你们大家评评理,俺这东西再不值钱也是我家老头子心尖上的宝贝!俺悄悄从家里拿出来了被她踢坏了,她说俺是故意地?俺可是个实在人啊!我们全村子都知道我实在啊!”

    “这些是假的!”

    “摒管是真的还是假的,你把人家东西给打了,连对不起都不说,没教养!”一个围观的大妈说道。

    “你说谁没教养?你们全家都没教养!”那姑娘完全忽略了大妈们的战斗力,很随便的就回嘴了。

    “你这丫头怎么这么不会说话啊?我得罪你了我们全家得罪你了吗?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弄坏别人的东西就要赔吗?看你穿得挺体面的怎么这么不讲道理啊。”

    “是啊,是啊……”几个大妈围攻了过来。

    姑娘自知失言,几次张嘴都被大妈们给说得张不开嘴,那个农妇还帮腔,“你赔俺钱!你赔俺钱!你不赔俺俺就死在这儿!”她说完坐到了地上伸手去抱姑娘的大腿。

    “你别碰我!你好脏!”姑娘看着那农妇满是黑色油泥的手指甲皱眉头,拼命向后躲生怕她手真碰上自己的白运动裤。

    “哎呀,真没地方说理去啊!城里人嫌俺脏啊!俺碰一下都不让啊!帝都人民欺负人啊!俺可活不下去了啊!”农村拍着大腿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用手抹鼻涕伺机想往姑娘裤子上抹。

    “你别碰我!你别碰我!你们别拦着我!她要碰我裤子!”姑娘吓得尖叫了起来。

    “你这人怎么这么势力眼啊!”几个围观的大妈又出来报不平了……

    “别吵了,妹妹,我已经报警了,等警察来吧。”杨澄心忽然说道。

    这些人的目光齐刷刷的放在了他的身上,只见他和姑娘差不多的运动服打扮,连样式都差不多,一样是白裤子白色半袖……真是一家人?

    那姑娘惊疑不定地瞧着杨澄心,看见大妈们的注意力都被吸引了赶紧逃到杨澄心身后,“哥,他们欺负我。”

    “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没听说过碰瓷吗?就是这样把瓷器放在路中间等着人碰,还有几个托帮腔……”杨澄心拍了拍姑娘的肩膀明着是怪姑娘,实则把这帮人的伎俩给拆穿了。

    听他这么一说,围着的几个人里面有两三个最积极的悄悄的撤了。

    “你说谁碰瓷?俺可是老实人!”农妇悄悄的把瓷器碎片聚拢在一起。

    “是不是碰瓷等会儿警察来了就知道了。”

    “算了,这瓷器也不值钱,俺认倒霉!俺惹不起你们城里人。”她一边说一边把瓷器包在一个大编织袋里,背在身上飞也似的逃了。

    看见这边的局散了,周围围观的人也都散了。

    “谢谢你了。”姑娘伸出手和杨澄心握在一起,“我姓明,叫明初心。”

    “你好,我姓杨,杨澄心,咱们俩个人的名字里都有心。”

    “那可真是巧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