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63章 刘墨书

女王蜂(娱乐圈)第63章 刘墨书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帝都向来没有什么春天,刮了几次沙尘暴一不小心就把夏天吹来了,才不过六月份气温已经超过三十度了,就算是出门就开车无论走到哪里都是空调,一样让人烦燥不已。

    在这种天气里面苏润的脾气向来不是很好,更不用说她本来就是找刘墨书吵架来的,然而刘墨书走进来的时候,苏润的气忽然消了。

    他是处女座,很喜欢干净,不同意一般人们刻板认知里面的格子衫理工男,他喜欢白色,从小就喜欢穿白t恤白衬衫,同居的时候苏润无数次咒骂他的这个习惯,然后帮他把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晾在小小的阳台上,阳光穿过白衬衫的时候都变得温润了许多。

    他今天一样是穿着白衬衫,略有些紧身,显出他刻意锻练出来的好身材,蓝色的牛仔裤紧绷的贴在他的大腿上,如果不是脸上多了些沧桑,他像是从二十二岁时穿越过来的一样。

    苏润向自己承认,不见他除了忙之外,更多的原因是他身上有着让已经自认是百炼金钢的她怦然心动的特质reads;。

    发现她的时候,他笑了,笑起来眼角旁边有深深的笑纹,嘴角也有像括号一样的纹路,如果是她旗下的艺人她会扔去日本打肉毒杆菌,在他的脸上却出奇的合适。

    “嗨!对不起我来晚了。”他坐了下来,“有一个项目已经做了很久了。”

    “没什么,我也刚才来不久。”两个人都很忙,当初他们同居的时候曾经有一周没有见过对方,早晨起床的时候发现旁边被人睡过才知道对方回家了。

    “还是吃小龙虾吗?”

    “不了,我现在胃不好,怕辣。”

    “那吃樱桃肉吧,这家的樱桃肉做得很好。”

    “嗯。”

    “再加一个老鸭汤?”

    “好吧。”这些都是苏润当年爱吃的东西,现在除了一个人的时候叫外卖很少吃了。

    “再来个素菜……凉拌时蔬?”

    “都可以。”

    点完菜刘墨书抬起头,“你多久没睡了?”

    “我两个小时前刚起床。”她昨晚睡了有四个小时。

    “你有黑眼圈了。”

    “有吗?”苏润掏出小镜子看了看确实有不明显的黑眼圈,“还好。”

    “你态度这么好……让我害怕。”刘墨书是做好苏润向他兴师问罪的准备的,她不止没有生气反而很随和,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不生气了。”

    “你不生气我告诉我父母我们一直在约会?你不生气我妈打电话给你妈?”

    苏润摇了摇头,“背后替我编故事的人多了,不差你一个。”

    这句话引起了刘墨书的怒气,“我跟那些人不一样。”

    苏润挑了挑眉笑了,“没什么不一样的。”

    “我是真心想要给你一个家的,我们平平淡淡的一起生活不好吗?”

    “你老板是陆展鹤吧?”

    “是啊,但我和他不熟。”

    “我和他很熟,昨天还一起吃饭,他说要投资手机产业,希望我一起投资。”就算没有电影的成功,让她挤身亿万富豪俱乐部,大家早已经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我不是跟你炫富,我是跟你说如果我想要你所谓的平淡生活,现在就可以退休去世界上的任何地方,我早已经实现了财务自由,但那不是我想要的,自从和你分手之后我就告诉我自己,从今天开始没有人能左右我的人生,没有人能告诉我我要做什么吃什么穿什么做什么样的人走什么样的路。”

    “我……”

    “我从来都不喜欢吃小龙虾,我从来都不喜欢洗白衬衫,我从来都不喜欢煮饭把自己的手弄得油腻腻的,我从来都不喜欢你爸妈,我讨厌你从来不收拾屋子却喜欢在后面念叨我没做好家务,我甚至不喜欢和你□□,你觉得一分钟足够长了吗?”

    “我……”

    “我当时爱着你觉得一切都无所谓,我可以为了你改变我自己,我可以为了你去努力让自己成为能配得上你的女人,可是你连申请mit都没有告诉我,我在你眼里算什么呢?”

    “我是想带你走的reads;。”

    “你自己还要家里资助,拿什么带我走?我算什么呢?你要真想和我过一生,为什么连告诉家里人和同学我是你女朋友都不敢呢?其实你那个时候也在嫌弃我只是个大专生吧。”

    “我……苏润,你是个好姑娘,但是后来你变了……变得眼里只有事业了。”刘墨书没有否认苏润指控他觉得她是个大专生太丢脸。

    “是啊,你也只需要一个好妻子,是我想岔了,我应该学琼瑶的女主在家伺候你,讨好你爸妈,等他们感动了同意我们结婚,我感激涕零地伺候你们一家一辈子。”

    他们俩个……从来都不是一条道上跑的马车,却彼此“误会”了那么多年……

    这两个人说话的声音都不大,语速却都很快,脸上的表情也很激动,服务员端着菜站在那里不知道该上菜还是不该上菜,那个男的还好,那个女的……好像一个眼神就能吓掉人半条命一样。

    “请上菜。”苏润的口气忽然温和了下来,对身为下位者客气温和是杨澄心带给苏润最好的影响之一。

    “呃?哦。”服务员把菜摆上餐桌。

    “谢谢。”苏润道谢,“你家有什么酒?”

    “我家的特色是自酿啤酒。”

    “白酒呢?”

    “哦,各种牌子的都有……”

    “有红星二锅头吗?”

    “有那种小瓶的。”

    “来一瓶,再来一扎你们店自酿的啤酒,谢谢。”

    刘墨书看了眼手表,“现在才中午。”

    “很久没喝了。”一直是各种洋酒各种鸡尾酒,既然是约在这种小店,不妨回归一下自然。

    “你变了太多。”

    “是啊。”苏润像是老朋友聚会一样自然,“还想娶我吗?”

    “你还是你。”骨子里的东西没有变,还是那么的倔,那么的爱逞强。

    “呵。”苏润摇了摇头,她这一辈子最不像自己的时候就是跟刘墨书在一起的时候,她改变了太多,也委屈了自己太多,回头看看那段日子简直不堪回首,什么叫爱一个人会爱到把自己贬低到尘埃里,大约就是那个时候的她了,她再也不想做回那个苏润了。

    “我还爱着你reads;。”

    “15个。”

    “什么?”

    “和你分手之后我和15个男人上过床。”这是苏润昨晚没睡着慢慢想的,“你还爱我吗?”

    “两个,都是在美国,一个美国本土生,一个是亚裔留学生,应该是越南人。”尽管心揪了一下,刘墨书还是表现出了见过世面的样子。

    “呵呵呵。”苏润摇了摇头,“我不是向你忏悔的,我是告诉你我们不可能了。”

    “你爱上别人了?”

    爱?会像当初爱刘墨书那样爱吗?会看着对方的背影发呆,会夜里睡不着数着对方的睫毛慢慢睡着吗?会在电话里听见他的声音就心跳加速吗?不会了,人只会那样倾尽全力付出一切完全不考虑退路的爱一次。“不,我只是更爱我自己了。”这也是为什么她会恐惧刘墨书的原因,只要给他机会,他现在还有把她拉回到那种状态的能力。

    “所以……我们之间就这样结束了?”刘墨书这才想起他们从来没有真正分手过,他回国之后,他们也没有真正复合过,是他自己傻傻的以为一切都恢复到从前,实际上苏润和帝都一样,离开久了连自己家门前的那条路都已经天翻地覆变化得不认识了。

    “是的,结束了。”苏润站了起来,服务员端着酒刚刚走过来……“他结帐。”苏润指了指坐在那里的刘墨书,伸手拿走了二锅头,她需要喝一杯。

    “苏润!”刘墨书站起来喊她的名字,苏润却只给了他一个远去的背影,她就是这样说了结束就是结束,不会给别人辩解的机会,也不会给别人争取的机会,他过去不明白现在明白了,那个傻傻的爱着他的大专生已经不存在了。

    苏润回到自己的车里,拧开酒瓶盖狠狠的灌了一口,辛辣的味道呛得她几乎要咳出眼泪来,洋酒喝多了,竟然不适应这样的本土酒了……

    她的手机疯狂的响了起来,是杨吉儿,她吸了吸鼻子用纸巾擦了擦眼睛辣出来的泪花,接起手机,“喂?”

    “我爸出院了。”

    “好了?”

    “医生说他好转了可以出去休养了,梁美如就替他办了出院手续说要带他去瑞士疗养。”

    梁美如和杨学东竟然完全没有受到陆璋的影响?苏润不用想也知道梁美如肯定是掌握了什么自保的把柄让杨学东不得不继续忍她,“你爸怎么说?”

    “他不肯去瑞士要回大陆安定军心,他现在很粘我,让我一直在他身边。”杨学东看来是在防备梁美如害他。

    “我知道了,你快回去陪他吧。”苏润想了想又道,“安吉拉是不是还在梁美如身边?”

    “是啊。”

    “你跟她多接触一下,安吉拉是个好姑娘。”

    “我知道了。”

    失去了在巨星的正式职位,失去了五险一金,失去了老家的公务员,变成了堂姐身边的“丫鬟”,安吉拉会甘心?把这样一个心有芥蒂的人留在身边,真不知是自信还是蠢。

    费雪接到从看守所打来的电话时正在做指甲,这个电话她意外也不意外,林宵他妈正在老家一哭二闹三上吊,要求很有本事的自己把她儿子捞出来,重新做大明星,自己的老妈也满口答应帮忙,所以林宵会打电话给她,是理所当然的reads;。

    “律师?”费雪挑了挑眉,“我劝你一句,找什么律师都不用,我问过别人了,你想要提前出来的唯一办法就是把你的上线供出来,到底是谁提供给你的毒品,保证再不吸毒,也许能‘表现良好’提前出狱。”

    林宵的语气很不好,“我知道了,我已经把该说的都说了。”

    “那不该说的呢?”费雪挥了挥手,替她做美甲的师傅和学徒悄悄的退了出去替她关好了门。

    “你什么意思?”

    “你的那个好同学喽,他就没份?我不信。”

    “张扬?他……”

    “他遛冰的吧?还有银河的一哥叫什么的来着……”

    “你要搞银河?”

    “看银河不顺眼而已。”春晚的事上苏润帮过她,她还个人情也是正当的。

    “你提前把我捞出去,再让苏润保证会再捧我,我就……”

    “她就算是想捧你,也要两三年以后慢慢等你洗白了,你啊,暂时还是不要想做明星的事了,你妈开的饭店挺赚钱的,回家接手你妈的饭店吧。”

    “我要出国。”

    “什么?”

    “我要移民出国,五百万投资移民咱们两不相欠。”

    “我没五百万。”

    “那我就什么都不能保证了。”

    “林宵,你认不认识一个狱友叫苗五的?”

    “你什么意思?”他能在看守所过得还不错,就是因为请了狱霸苗五做保镖。

    “有钱能使鬼推磨,你因为吸毒失了星途在监狱里上吊自杀也是很正常的吧。”

    “我告诉你,我在监狱里有什么三长两短,你的视频分分钟红遍全球。”

    “我也就是那么一说,你把该做的事做了,我就想办法捞你出来,投资移民暂时有困难,我可以帮你出国留学,到时候是移民还是洗白做明星全看你自己。”

    “真的?”

    “真的。”

    “量你也不敢骗我,你要我怎么说我就怎么说……”

    “不行!我要抓他们的现行。”

    “好吧,过几天就是张扬的生日,他一定会开毒趴。”

    “别和我说和警察说,有立功表现别人才好替你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