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65章 生气

女王蜂(娱乐圈)第65章 生气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苏润坐到杨澄心的捷豹里的第一件事就是托起杨澄心的下巴端详,说起来在娱乐圈混久了对人的相貌标准也无限提高了,路人算是丑,杨澄心这种顶多算是不丑离帅啊,俊啊,好看啊有很一段矩离,但是在“正常人”的圈子里,杨澄心长得绝对算得上是好看的了,更难得的是他长得很“干净”,皮肤白白嫩嫩的没有痘痕也没有雀斑,因为长年锻练身材保持得很好,卫生习惯也堪称典范,认识他这么久了每天早晨他都是带着一身沐浴露的香味出现在众人面前,每天换衣服,吃饭的时候绝不会有任何有失教养的体现,每次两人出去都是他替她开门、拉椅子,百分之百绅士。

    明初心那种从小被捧到大的公主可能认为这样的男人“司空见惯”,不及叶之峰那种男人味十足的男人有吸引力,然而越是有阅历的女人越知道这种绅士型男人的可贵。

    “你对明姑娘有什么打算?”苏润端详完他之后问道。

    “明家背景深厚,明姑娘又是孙辈中唯一的女孩倍受宠爱和她做朋友对巨星很有帮助。”

    “可惜她喜欢的是银河的叶之峰。”

    “我记得叶之峰喜欢的是你。”

    “呵。”苏润冷笑,叶之峰喜欢的不是她,喜欢的是驯服她这样的女人带来的成就感,可惜……他注定要失败。

    她私下里鄙视人或者吐槽什么的时候皱着鼻子好像闻到了什么不好闻的气味,嘴角微微向左边撇,露出一侧的小虎牙……看起来异常任性可爱,当然了,为了能够经常看到这种可爱的表情,杨澄心决定不拆穿她。

    “想要去吃点什么?”

    苏润看了看手表,已经中午十二点多了难怪她肚子有点饿,“公司附近有家新开的意大利餐厅,jojo说很好吃。”

    “嗯,我去过一次,不怎么地道但是很好吃。”杨澄心说罢将车子发动了起来。

    “你喜欢吃什么?”苏润问道,这对她来讲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事实上无论是在吃什么这样的小问题上还是别的问题上,她都是控制欲很强的人,因此无论是叶之峰还是刘墨书,在他们替她点餐的时候就已经把自己的好感分扣光了reads;。

    “越简单越好。”简而言之就是不用脑子最好,也许在宴会之类的场合他很讲究,日常生活中他是个懒得为吃这样的小事动脑的人。

    “那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你指路。”

    苏润指挥着杨澄心将车开到离公司差不多有两个街区的地方,找了一间“苍蝇馆”,饭馆虽小,窄窄的店面里只有不到十张小桌子,在午餐时间却排了长长的队,多数人都是带外卖的,也有在店里挤着吃的。

    “这家卖什么的?”

    苏润指着店门前的小黑板,牛肉面18块一碗,牛杂面18块一碗,香辣牛肉面18块一碗,酱牛肉二十块一碟,“这家的牛肉面很好吃。”

    “要排队排很久吧。”

    “不用。”苏润打开车门毫不淑女的把手指放在嘴里吹了个长又尖的口哨。

    排在前面的人里面很快有一个扭过了头,“苏总!”

    “加一份牛肉面一份酱牛肉。”她又扭头看了眼杨澄心,杨澄心也伸出一根手指,“两份牛肉面两份酱牛肉。”她说完又回到了车里。

    过了差不多有十分钟,那个人和另一个人拎着两个外卖箱子到了车边,从里面拿出两份牛肉面和酱牛肉,杨澄心这才知道为什么要两份酱牛肉了,每一份酱牛肉只有差不多七八片的样子薄薄的铺在外卖盒子里,一份也就是够一个人吃的。

    “走吧,回公司。”

    杨澄心看了眼外卖盒子,“这个人是咱们公司的?”

    “是楼下it公司的,他们每天会派一个代表来买牛肉面,咱们公司喜欢吃的人也会下定单。

    “哦,就是那个传说中的人性化公司。”从来没有什么所谓的人性化公司,把办公室装修的美美的,提供健身娱乐休闲餐饮甚至接送孩子的服务,是因为老板希望你24/7替公司卖命,在公司就能生活得很好,谁还要“回家”,“你其实是想回公司工作吧。”

    “是的。”

    “公司也有五星级餐饮服务。”

    “吃多了腻。”外面的东西再怎么好吃也是外面的饭,五星级大厨的手艺吃久了也麻木了,山珍海味到最后也变成了充饥,倒是苍蝇馆的牛肉面隔三差五的吃一次会让人有饱腹的满足感。

    “这面……干净吗?”杨澄心还是讲究品质的,这种路边的小馆他是不怎么放心的。

    “吃不死人。”

    “哦。”

    杨澄心没有再说话,慢慢的在有些堵的车流中将车开到了公司,他的表情淡淡的看不出喜怒,苏润却有些不开心,想好了不控制别人,到最后还是忍不住替别人做选择,好像在和刘墨书分手之后她失去了性格里面柔软的那一部分,算了,不要做她不擅长的事了,“谍战马上就要重新上档了,你对宣传计划有什么意见?”

    “至少等我上楼吃完饭再谈工作?”杨澄心挑了挑眉,这一年多差不多是他这一辈子工作最认真的时段,想想苏润和这栋写字楼里的人保持这样的工作强度几年了,他就觉得不可思议reads;。

    “ok,我们三十分钟后见。”

    还没等杨澄心说些什么,苏润就开了车门拎着属于自己的那份外卖走进了写字楼,在杨澄心面前她越来越难公式化的处理问题和自己的情绪了,人呢确实不能混得太熟,太熟悉了容易在对方面前曝露自己性格中不好的那一面。

    比如她私下里乏味无趣,除了擅长工作之外不擅长所有的事,偏偏自以为是控制欲极强,工作中的高eq到了生活中立刻归零,不好相处极难讨好,生意场上“朋友”遍地,生活中只有一个朋友,连友谊都不会保持何况是更亲密的关系?

    比如杨澄心处心积虑结识明初心,自己这个跟他睡了很久的女人想到的却是如何利用这件事刺激叶之峰,连她自己都觉得自己不是个正常人了,何况别人?

    杨澄心拎着外卖慢悠悠走在她的身后,这个女人在生气,尽管不知道她在气什么,杨澄心却觉得她可爱至极。

    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她的呢?大约是老爷子宣布送给她公司10%的股份,她那种表面刻意淡定,实际上狐狸尾巴都翘得老高的得意样子吸引了他吧,强势、自信、有自己的道德观,永远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努力去争取的女人就像是一颗恒星,散发着无发忽视的光芒,更何况她还那么漂亮。

    有些女人是第一眼会让人觉得很美,有些女人是越品越美,苏润就是这种类型的女人,美到时间久了你会忽略她长相上的那些暇次,只看见她标致的一面。

    他就带着这样宠溺欣赏的笑容慢悠悠跟在脸上没什么表情气压很低的苏润后面从容的上了电梯,从容的看着她比平时更用力地按下楼层,跟在她的身后走出电梯……好像世界上只有他们俩个人,其余跟他们挤在电梯里的人都不存在一样。

    jojo看见的就是自家老板好像丢了五百万一样气乎乎的走进来,走在后面的杨澄心像是捡了五百万一样踩着方步跟着走进来。

    “两杯绿茶,烫的。”杨澄心说道。

    “ok。”说真的这两人别搞什么地下情装什么炮友了,连瞎子都看得出来他们俩个看对眼了。

    叶之峰狠狠把一叠文件摔在桌子上,这些都是因为冯力吸毒案要求解约求赔偿的广告商,更不用说董事会在拍桌子,大嫂、二哥、二嫂和一帮又是亲戚又是公司高层的人在和他这个娱乐集团总裁要解释。

    他知道冯力吸毒的吗?当然知道,他知道至少有三年了,也替他擦了三年的屁股,他没想到的是一向谨慎的冯力会跟不着四六的新人张扬混得那么熟,更没想到的是他会去参加张扬的生日毒趴,大风大浪都躲过了却在阴沟里翻了船。

    大嫂现在在骂他没有早做预防措施把有毒瘾的冯力踢出公司,开玩笑,要是有毒瘾沾过毒的艺人都要被雪藏被开除,那么各大娱乐公司和各大制片公司干脆关门歇业得了。

    谁干净?要是吸过大麻就算不干净谁特么的都不干净,包括昨天还在电视上强调艺人操守的陆璋,别以为他不知道他喜欢抽大麻烟,只不过他没有那么下作跑去举报罢了,苏润这一次是触及底线了reads;。

    是的,他认定这事是苏润搞的,他找人问过冯力翻船的事,根本不是什么群众举报,是有人“戴罪立功”,有屁股想也知道是林宵做的了,林宵会这么做显然是受了什么人的指使,冯力和张扬翻船最终的受益人是谁?不用福尔摩斯也知道这事儿是苏润做的。

    她要玩是吗?那他就好好的陪她玩。

    他现在完全没有想到他在巨星上市的事上使出的那么多阴招是不是触及了底线,更不会想他找人写苏润的黑帖是多么的下作,只想到了自己的利益受损,栽了面子,要迅速的找回场子……

    苏润他暂时动不了,林宵这个小卒子……呵呵呵呵……

    “叶先生,王小姐电话。”助理在内线电话里的声音听起来有几分刻意隐藏的畏怯。

    “不接,以后她的电话一率不接。”又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又要装白莲花又要晒货晒自拍炫富,只有脸蛋没有脑子,他真是看错她了,她连做婊/子都做不好,何况还要立牌坊。

    “明小姐电话。”

    “她说了要做什么吗?”

    “她说周末要去首都美术馆看现代艺术展问你有没有时间。”

    “屁现代艺术展……”艺术!艺术!艺术!她就不能有点别的爱好吗?像别的女人一样喜欢名牌看见名车名表名包珠宝首饰就开心?或者像苏润一样有点事业心?但是大嫂已经发话了,让他无论如何要把明姑娘拿下,“替我把周末的时间空出来。”

    “是的。”

    “叮……”电话又响了。

    “有屁快放!”

    “苏总二线。”这女人是打电话来炫耀的?

    “不要动林宵,我有用。”

    “呵……现在来命令我不要动林宵是不是晚了点?”

    “不是我指使的,但是你不要动林宵,我保他。”

    “不可能。”

    “我们公司可以签冯力的危机公关合同。”

    冯力冰毒阳性被捕,这地别说用硫酸就是用岩浆都洗不干净,苏润竟然敢接?“你什么意思?”

    “我可以替他挽回损失,别跟我说你不感兴趣,银河到现在还没发正式的声明,我知道你还舍不得冯力。”

    “只要你能洗白冯力,我不会碰林宵一根汗毛。”

    “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他刚刚挂断电话,内线提示音又响起来了,“什么事?”

    “叶总,巨星的杨总来了。”

    他们这是怎么回事?组团来的?“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