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66章 危机公关

女王蜂(娱乐圈)第66章 危机公关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苏润转着手中的中性笔,似笑非笑地瞧着耷拉着脸坐在自己面前的安吉,“我以为这件事对你来讲并没有什么难度reads;。”

    “如果冯力是香港、台湾甚至是美国的艺人都还有得救,他是大陆的艺人,现在大陆从官方到民间对吸毒艺人都很反感,想要洗白他……不可能。”安吉直接给了否定的答案。

    “你先别急着否定,告诉我一般这种事情危机公关的流程都是什么?”

    “第一步是承认问题的存在,在各种媒体上认错道歉,千万不要否认更不要质疑官方的禁毒政策。第二步是积极戒除毒瘾。第三步是投身公益洗心革面,第四步是洗白重新出发。”

    “ok,我们现在已经有公关计划书的大纲了。”苏润一摊手。

    “问题是现在官方对有吸毒史的艺人完全不给机会,直接封杀,怎么样重新出发?怎么发消息?怎么重树形象?”

    “这是我要操心的问题,你先做好你的事。”

    “好吧,我听公司的安排。”安吉一摊手。

    “打起精神来啊,你不觉得这件事很有挑战性吗?如果连冯力都能洗白,整个大陆的艺人都会投入你的怀抱求□□。”苏润摇了摇他的胳膊。

    “好吧。”安吉总算打起了一些精神,“但是如果他不配合的话……”

    “他现在只有你这一根救命稻草了,肯定会配合你的。”

    “呵,我可不敢相信毒虫的保证。”冯力跟警察说自己是第一次接触毒品,是被人骗吸的,实际上他至少有三年以上的吸毒史了,与其说是他被张扬带坏,不如说他带坏了张扬。

    “你完全可以不相信他,只需要按照流程走就可以。”

    “好吧,我先见一见他。”

    “不,不是你见他,是他见你,我把你的电话交给了他的律师和家人,他们知道该怎么做,你不妨把姿态摆得高一点,让他知道是他求你不是你求他。”

    “好吧。”听苏润这么说,安吉的脸色终于开始放晴。

    “姐!姐!”韩诚忽然推开了门,他今天穿了件印花虎头t恤搭纯色露膝牛仔裤,黑色虎头板鞋,一副休闲的打扮,脸上挂着大大的笑容,看起来像十*岁的大学新鲜人,“姐我跟你说……”看见安吉也在场,他脸上的笑收敛了起来。

    “你怎么来了?jojo呢?冒冒失失的像什么样子。”所谓熟不讲理,能这样擅闯她办公室的人不超过三个,韩诚就是其中之一,苏润嘴上说着责怪他的话,脸上却带着笑。

    “我想你了嘛,jojo姐在忙我就自己进来了。”韩诚笑嘻嘻地坐到了离安吉最远的位置上,伸手去抓苏润桌上的m&m巧克力豆,苏润这里常年备着各种糖果,多半是便宜了韩诚这样当红受宠的艺人。

    “想我怎么不经常来看我?”苏润拍了一下他的手,“胖了,少吃点。”

    “我最近在健身啊,不是胖了,是壮了。”韩诚用力弯胳膊秀肌肉,“姐,你捏捏我的肱二头肌是不是很发达了?”

    “哟,还知道肌肉名称了啊?”苏润一边说一边掐了一把他的肌肉,“嗯,挺硬实的reads;。”

    “嘿嘿嘿,现在的小姑娘喜欢的是穿衣显瘦脱衣有肉,我下周要参加一个综艺,到时候秀一下肌肉肯定反响特别好。”

    “你别总想着综艺、真人秀这些东西,我给你的三份剧本你看了没?想好选哪一部了吗?”

    “嘿嘿嘿……人家不是忙着健身吗?”

    “选剧本也是正职不能耽搁,我不能无限期的等你。”

    “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一看书就犯困,剧本都那么厚我怎么看得完嘛,再不然姐你让我演哪部戏我就演哪部好了。”

    “这三个剧本都是我筛选过的,我是为你好才让你自己挑剧本的,你知不知道别人求都求不来这样的机会啊!”

    “可是人家懒得看嘛!我听你的。”韩诚的优点是听话,缺点也是听话,依赖感太强了,有的时候苏润觉得自己带他就像妈带儿子一样,她眼角的余光扫到看热闹的安吉,尽管尽量掩饰,安吉的眼里满满的不赞成。

    “安吉,你最近事情多吗?”

    “一堆。”

    “有时间替韩诚看一眼剧本吧,这三部戏都是大家之作,公司准备挑一部打造成精品剧,选哪部戏关系到公司下半年的公关重点和韩诚的戏路,说起来也是你的份内之事。”

    “这个……”安吉真不想插手韩诚的事,外人都觉得基佬是一国的,实际上基佬撕起来老死不相往来的有得是,他和韩诚天生不对盘,保持着工作上的关系已经勉不其难了。

    “他又不懂。”韩诚翻了翻白眼,这个安吉就是傲,受过高等教育啊,香港人啊,说得一口鸟语和英语啊,懂酒啊,有品味啊什么的假装自己逼格很高的样子,实际上就是个小贱人。

    “是啊,我不懂。”呵,韩诚空有一张脸孔,就是一大号的男花瓶,除了会穿衣打扮装腔作势之外一无是处,就连本职的演戏也是马马虎虎,随便从山里找只猴子训练三个月都比他会演戏,比起陆璋……差远了!可惜陆璋不会跟公司续约了,否则怎么会轮到他挑剧本。

    “你们俩个都给我注意一点!”苏润拿起桌上的文件打了他们一人一下,“这是公事,容不得你们任性。”

    “好吧,有时间的话我会看剧本。”安吉撇了撇嘴道,“但是我不能保证什么时候看完。”

    “一周之内给我结果。”

    “ok……”

    “明天把冯力的宣传计划书送来。”

    “ok。”他要是现在不走等会儿说不定还有什么事要落到他的头上呢,“没什么事我先走了。”

    “嗯。”

    “哦,对了,梁总昨天来了电话。”

    “她有什么事?”梁美茹现在还是巨星公司公司的挂名老总,她和陆璋的事被揭穿之后,她不止没有消停反而更嚣张了。

    “她说……想问问为什么杨吉儿没有工作计划到处闲逛reads;。”

    “她再来电话你告诉她,杨吉儿现在是巨星的公主和未来股东,没人能替她安排工作,她想干什么也没人能阻止。”

    “我明白了。”安吉略一点头转身离开,杨吉儿真没工作安排吗?没有人比他这个公关负责人更清楚了,好几个代言在等她,有几部戏在等着她的回音,只不过全被她推了而已,公司对这件事不置可否,梁美如却又对她“闲逛”颇有微词,看来传言是真的,杨董事长真的病重了,杨吉儿在侍疾。

    韩诚看着他的背影冷笑了一声,他关上苏润办公室的门之后韩诚扭头对苏润说,“嚣张什么啊……”

    苏润打了一下他的头,“公关是一个艺人的生命,他对公司比你重要。”

    “啊?你竟然这么说……你不爱我了,你不爱我了!我不活了……”韩诚站了起来,坐在苏润的办公桌上像只任性的小猫一样撒娇。

    “别胡闹。”苏润无情地把他推了下去,“你可以不尊重安吉,但必须尊重他的专业,明白?”

    “他没来之前你做得也挺好的。”

    “你别胡扯,公关方面他是专业人士。”

    “好吧。”韩诚坐了回去,“姐,你为什么要救林宵?”

    “哦?”

    “我又不傻,肯定是林宵想要立功减刑出卖了张扬,谁知道把冯力给一勺烩了,叶之峰不是好惹的,动了银河的一哥林宵——”韩诚做了个杀头的手势,“你平白无故的要洗白冯力,肯定是为了救林宵。”

    “怎么?你还恨林宵?”

    “说恨太强烈了吧,就是讨厌他。”

    “他对我有用。”

    “姐……”韩诚眨了眨眼睛,“你该不会是知道些什么吧?”

    “你又知道些什么?”

    “我有绝对准确的内线消息林宵吸毒被抓之前喝醉了曾经跟人说过,他手里有个聚宝盆,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肯定是他掌握了什么人的把柄。”

    “你猜是谁的把柄?”

    “费雪?”这个也不用太高的智商,费雪忽然跟巨星续约,条件是林宵签约巨星,还有费雪对林宵的力捧甚至送房子给他,想也知道有内情,要知道之前林宵选秀的时候费雪连提都懒得提他。

    “嗯。”

    “费雪值得你这么帮她?”

    “你知道她去年替公司赚了多少钱吗?”

    “她才给公司提5%,经纪人10%……全加起来能有多少钱啊。”

    “不多,跟你持平。”

    “啥?”他可是三七开的约,他30%公司70%,就算是满了五年也不过是四六。

    “她上了春晚武则天又大获成功,片酬和车马费又提高了,今年预计会超过你reads;。”

    “好吧,她厉害。”

    “不是她厉害,是你太弱。”苏润摇了摇头,“陆璋一部电影拍摄周期不超过两个月,比你拍八个月电视剧赚得都多,这就是市场认可度,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让你好好挑选剧本磨练演技,陆璋不犯傻的话就算是离开公司也有戏拍,你呢?除了公司替你买的奖,你有什么能拿得出手的作品和奖项吗?你难道想做一辈子的青春偶象?”

    “我知道啦。”

    “你不光要嘴上说,要走心。”苏润戳了戳他的胸口,“你今天来就是为了说林宵的八卦和告诉我你没选好剧本吗?”

    “哦……”韩诚摸了摸鼻子,“我是来问你……”他挠挠头发,“真人秀的事,他们找我续约……”

    “他们也找公司了,我认为有点浪费时间,但是他们把你的片酬翻了一翻,如果接了真人秀又接了剧本的话,你会很累。”

    “我宁愿累点。”

    “好吧,我替你接了。”苏润点了点头,“我知道你乖啦,精神点。”

    “嗯。”

    “还有啊,你最近出入小心些,不要去那些乱七八糟的场合了,在外面喝酒不要喝醉,饮料啊酒啊离开视线就不要喝,别人给你的烟什么的不要沾,提访人报复,明白?”

    “明白。”

    “这是美国那边传过来的财务报表。”will的另一个身份是杨澄心的私人会计师。

    杨澄心看了一眼收益数字,“比去年的略差。”

    “今年调了太多的钱到中国这边。”

    “我让你出手的几件东西出手了吗?”

    “已经交到拍卖公司了,他们认为很乐观。”

    “嗯。”杨澄心点了点头,“姓叶的来电话了吗?”

    “他对您的提议不怎么感兴趣。”

    “呵,他怕我给他设陷井是真的。”

    “那您的意思是……”

    “继续跟进计划,英国那边的产业可以出手一小部分缓解这边的资金压力。”父亲的身体竟然奇迹般的好转了,这打乱了杨澄心的部署。

    “这样风险是不是太大了些?”

    “风投就是这样,不冒险就没有收益。”

    “我明白了。”

    “你去准备晚饭吧,晚上苏润要来这边吃饭。”

    “好的。”will很快离开了。

    杨澄心翻看着微信朋友圈,明初心转发的一张邀请函引起了他的注意,首都美术馆现代艺术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