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67章 暴红

女王蜂(娱乐圈)第67章 暴红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所谓的艺术品是什么?明码标价供人采购投资的收藏品罢了,所谓的传世佳作许多只是有钱人的一项小乐趣,时至今日也大抵如此,没有人捧所谓的画家只能饿死,因此叶之峰是不喜欢所谓的艺术的,倒不是说他不想在这方面投资,遇见不错的,买下来,收起来,价格合适的时候卖掉,其实是很稳妥的事,然而冒着大雨开车跑来看什么现代艺术展就超过他的范围了,更不用说还要陪着明姑娘,听她罗嗦一堆他听不懂也不想听懂的所谓艺术品评。

    “你记得这幅画作吗?我曾经为杂志写过关于这幅画的评论,作者用悲悯的笔触描述了待宰羔羊的挣扎……折射出了……”

    叶之峰皱着眉头看这幅画,只看见了一堆色块,然而他们把这幅画叫羊?

    “我认为作者悲悯了羊,也悲悯了屠夫。”忽然一个声音说道,叶之峰扭着瞧他,原来是他……

    杨澄心今天刻意打扮过,小半码的半袖浅蓝圆点紧身衬衫搭裸色长裤身材稍差的男人都不敢尝试,他却穿出了韵味,头发清清爽爽的只是略涂了些啫喱定型,笑起来温和亲切像是邻家男孩不像是个网红富二代。

    “我刚才还在想你会不会来呢reads;。”

    “一年一度的艺术盛宴,我怎么会错过呢。”杨澄心笑道,“叶总,您也在……”

    “好久不见,杨总。”

    “是啊,好久不见。”

    “你们原来认识?”明初心说完又笑了,“瞧我,你们是同业。”

    “虽是同业却没有竞争关系。”杨澄心笑道,“我是叶总的粉丝,现在像他这么有眼光又有实力的企业家不多了。”

    “哪里哪里,我比杨总和苏总差远了。”叶之峰笑道,杨澄心什么时候和明初心这么熟了?他才不会相信杨澄心是因为热爱艺术而来的,明摆着是来向自己示威的,明初心可是内定给自己的媳妇,就算自己不想要,也不会便宜了杨澄心。

    “苏总?”明初心微一侧头,“就是苏润吗?”

    “你听说过她?”叶之峰笑道,“她可是业内的女强人。”

    “我不喜欢女人太强势精明,失了女人味,变得跟男人一样俗气……”明初心嘟了嘟嘴,“更何况她的那些传言了……呵……”

    “叶总跟您的想法好像不太一样。”杨澄心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除了艺术杂志像征性的稿费之外一毛钱没自己赚过的女人居然有如此自信也是难得。

    “苏润是个不错的竞争对手也是非常有魅力的女人,杨总,您说是吗?”

    “苏润确实很好。”杨澄心点了点头,“人总是因不了解而有偏见,明姑娘您说是吗?”

    “我可没心思去了解。”明初心冷笑了一声,“算了,不提不相干的人了,杨先生您对这幅画的看法很新颖,我可以写在我的评论里吗?”

    “我只是随口说出我对这幅画的第一感觉,不要贻笑大方才好。”

    “你说的很对,这幅画的作者也曾经跟我说过,同样需要悲悯的还有屠夫,他也是迫于生计在举起屠刀的,犯罪的人是吃羊肉的人,至于还有什么社会学隐喻,就不好说出口了。”

    “这幅画确实立意非常好。”

    有什么不好说出口的,他们三个说起来都是既得利益者,也是吃羊肉的人,围在一起讨论悲悯屠夫和羊也实在是可笑,废纸站在离他们约有十步左右的距离看这三个人矫情,暗自冷笑。

    “咦……废纸,你也来了!我介绍叶之峰给你认识。”

    “你有朋友在我就不打扰了。”废纸孤傲地走了,把明初心晾在了那里。

    “这个人也太傲了,如果没有你力捧,她现在还在大桥下面替人画肖像呢。”叶之峰冷笑道。

    “艺术家嘛,总是有点脾气的,对了杨先生,废纸新创作的作品叫老宅,是用从拆迁工地捡的碎砖做的,你有兴趣的话可以去看看。”

    “有时间我一定去。”杨澄心笑道,“我看废纸是不高兴你跟我们俩个臭男人在一起,你去看看她吧,我们自己参观。”

    “那我去看她了。”明初心说完又踮脚亲了叶之峰的脸颊一下,“我走了,不要太想我哦reads;!不要调皮哦!”

    叶之峰和杨澄心看着她欢快离开的步伐脸上都挂着笑,等她走远了,叶之峰的脸板了下来,“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想继续谈上次跟你谈的事。”

    “我还是那句话,没兴趣。”杨澄心这个人乍一看简单的跟一池清水一样,深入接触就会觉得深不可测,叶之峰宁愿跟苏润斗法,也不愿意和杨澄心纠缠。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杨澄心笑了笑,吹着口哨离开了。

    尽管一波三折,中间还经历了林宵吸毒被延播风波,谍战还是播出了,一开始网上还在等着看这部被阉割过的抗战神剧的好戏,播完前三集就已经有人开始说是难得的经品了,林宵的角色不重要的过场戏全删,影响到剧情的戏份分给了别的参演演员,留下的空白部分被于敏行演的杀手角色填上了。

    虽然一句台词没有,戴着宽檐帽的杀手时隐时现的出现在街头,跟踪着目标人物,乍看不起眼,高大的身形和挺拨的身姿却让人忍不住想要猜测他究竟是谁,长什么样子,到底会不会说话,除了是杀手之外还有什么背景故事?

    网友甚至把他出现的画面做了截图,在群众演员和过场景头中一帧一帧的寻找杀手,他的一个背影,他露出的帽檐,他藏在阴影处勾动板机,目标人物倒下之后他缓缓擦拭枪管,像是在抚摸情人的嘴唇。

    真正会演戏的人,不用露脸,不用台词,只需要几个动作就能把需要表达的表达的淋漓尽至,于敏行……是个会演戏的。

    当他误会主角是汉奸开始追踪陆璋演的主角时,气氛一下子紧张起来了,虽然有人调侃说他杀了陆璋自己做主角就是神作了,还是一堆人说不要自相残杀,他在监视主角的过程中他发现主角不是良心泯灭的汉奸之后开始犹豫,发现主角地下党的身份后几次暗中帮助主角,直到有次他不得不在主角面前现身,主角和观众这才看清了他的脸。

    他说不上英俊,脸上甚至有些棱角,眼睛不是很大,却极为有神,说话的声音像是中央广播电台培养出来的配音演员,甚至有人怀疑他就是靠配音在说话,他跟主角说话的时候眼神冷竣,跟踪汉奸途中遇见一只流浪猫却显示出了难得的温情,最后他为保护主角而死时,这个只有三句台词的演员引发了网友的集体悼念,甚至有人说他死了也不想看这部剧了。

    陆璋因为这部剧巩固了地位,一众老戏骨再次证明了自己的演技,于敏行却因为这部剧真真切切的——红了。

    有人翻出他的微博,发现他隔几天才会发表一篇日志,都是长篇大论的,文笔非常好,有些甚至是手写之后拍照发到网上的,字体清秀规整,在演员中是难得的文化人。

    深挖他的家庭背景果然是高级知识分子家庭出身,跟父母的合照能看出他的父母极有气质,一家人站在一起三个长人和谐极了。

    这样的优质偶像怎么能让人不追捧,关于他的消息差不多一天上一个热门,他更新了去看小剧场话剧结果被粉丝认出只能请同学开后门让他去后台看剧的微博,一夜之间评论就超过了两万。

    苏润知道他会红,没想过他会这么红,各种综艺、真人秀、电视剧、电影的片约像雪片一样的飞过来,苏润找了杨澄心和安吉紧急开会研究于敏行未来的发展戏路。

    原来是他身高太高腿太长不好给别人搭戏,现在是要找身高能跟他配合的女演员来配合他,原来是有合适的角色会考虑他,现在是要趁势替他量身打造一部剧来捧他reads;。

    “我昨天看了你给韩诚的三个剧本,韩诚的几部古装剧反响都平平,你替他选的那部古装版歌剧魅影电影前半段还好,青春偶象爱情剧的路线,后半段毁容之后的戏份韩诚目前的演技还没办法表现,我建议把这部戏给于敏行来演。”

    苏润有些犹豫,古代版歌剧魅影是着名导演郭导的回归古典路线之作,于敏行虽然现在刚开始红了,但能有这样的票房号召力吗?她还是觉得韩诚稳妥。

    “我觉得韩诚更适合现代剧侦探剧,有些疯颠的宅男顾问也是很讨巧的设定。”杨澄心说道。

    安吉嘴角撇了撇,在他看来宅男顾问这样的角色韩诚也很难演好。

    于敏行没红之前韩诚还能当五年的巨星一哥,现在于敏行红了,韩诚做不到两年的一哥位置就要拱手让人。

    “我找两部戏的导演商量一下。”

    结果是两部戏的导演都宁可冒险用新人于敏行也不要韩诚,投资商和片方原来还在犹豫,见两位导演这么坚持也改了主意,其中侦探剧的导演甚至说宁可空出档期等于敏行。

    现在等于韩诚从有三部戏可以选,变成了两部被于敏行抢走,他只能选择游戏改编剧,走回原来的偶象路线。

    其中的内情苏润没有跟韩诚说,但他也不是聋子,有得是耳报神想要讨好一哥韩诚,踩没有根基的新晋新人于敏行,韩诚冷着脸出现在苏润办公室的时候,苏润就明白一半了。

    她也同样冷着脸坐了下来,“怎么了,脸色这么难看?”

    “我的戏让于敏行抢了?”

    “你如果早点决定,早点签约,谁也抢不走。”

    “我不管,我要演宅男顾问。”

    “宅男顾问要戴假发套或者留长头发,戴眼镜,穿格子衫牛仔裤,你能接受?”

    “有什么不能接受的,不是要磨演技吗?”

    “要听导演的话台词一个字都不能改不能后期配音?你还要亲自上阵做危险动作?”

    “可以。”这些过去都要苏润连哄带吓韩诚还不一定能接受的条件,现在他完全接受。

    “你还要踏踏实实不能卖颜卖萌卖帅?”

    “都可以。”

    “你有这样的决心就先去揣摩一下角色,明天我带你去见导演,如果他同意的话这个角色还是你的,如果他不同意我也没有办法。”

    “这部戏巨星投资了几千万……”

    “记住了,于敏行也是巨星的人,他们在合同上只是同意用巨星的演员,没有说非要你韩诚不可,王大导演虽然不如郭导演有名气,但是在业界也是铁腕人物,他撂挑子不导戏了我也没辄,我也不会为了你拿公司几千万的投资开玩笑,明白?”

    “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