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71章 U盘

女王蜂(娱乐圈)第71章 U盘

作者:梦里闲人

    白色的宝马x5悄然行驶在帝都的夜晚车灯交织成的海洋中,苏润透过后视镜看着在后座躺在保姆怀里安然睡去的jay。【最新章节阅读】

    没人比她更了解杨学东,杀掉陆璋是杀鸡儆猴,给梁美如看的,更是给自己看的,在他的脑子里陆璋是自己的人,他和梁美如有染必定是自己指使的,最少也是知情不报,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杨学东如果怀疑谁,就是全盘否定,永世不得翻身。

    可惜自己已经羽翼丰满到杨学东也不敢轻易下手的地步,但是梁美如就不同了,她手里的砝码看似很重,实际上脆弱不堪,她以为杨学东会虎毒不食子放过jay,杨学东却会因为她的不贞直接怀疑jay的血统,一个手里有u盘,一个手里有孩子,到时候先服软的恐怕会是梁美如,可是服软了,交出筹码……下场只有死。

    不管结果怎么样,大人是自作自受,可怜的却是无辜的孩子。

    这也是为什么她跟育婴师说梁美如又怀孕了,育婴师会马上同意半夜悄悄抱着孩子跟等在外面的苏润会合的原因。

    育婴师一个局外人都看得一清二楚,可怜梁美如身在局内却看不清。

    苏润把车停在一个大约有十年历史的小区里,梁美如就等在单元门外,头发扎成马尾,黑色t恤牛仔裤的打扮低调的不能再低调。

    她伸手想要从育婴师手里接过熟睡的jay被苏润阻止了,“半夜孩子哭了的话太引人注意,先进去再说。”

    她点了点头,扭过身刷了卡,四个人悄悄的进了单元门,坐电梯上了八楼。

    一推开门,最显眼的位置上依旧是陆璋和梁美如的婚纱照,房间布置的舒适温馨,喜气洋洋,好像主人明天就会回来举行婚礼。

    育婴师是知道陆璋的死讯的,瞧着客厅里陆璋一人多高的大照片,多少有点不自在,她轻咳了一声,指了指卧室……

    梁美如伸手接过孩子,“我抱他到里面睡。”

    苏润也跟着她到了卧室,育婴师有些不自在地坐到了客厅的皮制沙发上,打开了电视机,将声音调到最小,看起了电视。

    梁美如瞧着不知外面风云变幻,自己的人生轨迹已经悄悄改变,依旧睡得香甜的jay,心里有万般滋味……“杨学东真的怀疑jay不是他的儿子?”

    “嗯。”

    梁美如冷冷一笑,jay长得像自己,但是也有像杨学东的地方,额头宽宽的,微有些小鹰勾鼻,尤其是耳朵,跟杨学东,杨澄心父子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

    “我已经替你买好了去马尔代夫的机票,你可以到那边再申请去美国的签证,你往返美国那么多次,jay又是香港籍去美国没什么问题。”

    “我们能躲到哪里呢,还有我妈……”

    “我拿到杨学东的病历找相关的专家看过,他现在只是看起来很好而已,能撑三年五载都是奇迹,你到时候自然能回来。”

    “不,我陪了他这么久,付出了这么多,不能这样一走了之。”

    “你还想要巨星的股份要他的遗产?他已经找律师改遗嘱了……”

    “现在jay在我身边,只要我手里有u盘……”

    “就算你交出了u盘,杨家倒了,你会有什么好下场吗?归根结底你无非是想用u盘拖着杨学东,把他拖死……到时候带着两个孩子拿遗产……”

    梁美如微微一笑,“难道不可以吗?”

    “杨学东既狠且毒,绝对不会吃这么大的亏。”

    “现在他手里没有能要胁我的东西了,除了任我摆布又能怎样?”

    “帝都是杨学东的地盘,你这里如果有人稍微查一下就会查到,根本算不上隐密,你准备把孩子藏到哪里去?听我的远走高飞才是上策。”

    梁美如摇摇头,“不,我一定要替陆璋报仇。”

    “你想怎么样?”

    “杨学东该死。”

    “他现在已经防着你了。”

    “那又怎么样?”

    “我看你是疯了,早知道这样不如不把jay交给你。”她们俩个本来就水火不相融,因为陆璋暂时结盟,相处起来却是话不投机半句多。

    “你不用管我,做生意你厉害,对付男人还要看我。”她摸了摸jay的头,“我明天就带他回香港,带他和杨学东做亲子鉴定,就算是日后我输了,jay还是能得到该得到的一切。”

    梁美如终究还是要依靠男人,终究还是放不下杨家庞大的财产。

    “人各有志,我不逼你。”

    “等一下”梁美如叫住了她,从jay的脖子上解下金制的长命锁,打开锁扣,从里面取出个小小的u盘,“这个给你。”

    “你……”

    “我虽然拿到了u盘,却始终没有找到破解的办法,没办法读取里面大部分的内容,这u盘给你更有效果。”她的眼神又冷了下来,“如果你出卖我,我化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你傻了这么久,这次是唯一一次做对了。”苏润接过了u盘。

    “苏总早。”杨澄心似笑非笑地瞧着苏润,苏润泰然自若地回以微笑。

    “杨总早。”

    “jay昨晚和保姆一起失踪了,不知道苏总知不知道线索?”

    “啊?jay失踪了吗?报警了没有?”苏润微张着嘴,瞪大了眼睛,满满的都是惊讶。

    “没有。”杨澄心摇了摇头,“巨星今个儿捧这个明星,明个儿捧那个明星,却有遗珠之憾,我看苏总的演技足够拿奥斯卡了。”

    “呵呵呵呵。”苏润捂着嘴笑了起来,“杨总真会说笑。”她捶了杨澄心胸口一记。

    杨澄心握住她的拳头将她拉近在她耳边说道,“老爷子已经开始怀疑你了,要把你清除出公司,你自己小心。”

    “我要是怕他怀疑,早就把陆璋卖了。”

    “你现在是不怕跟老爷子撕破脸了?”

    “里子已经撕开了,他肯维持面子上的那层皮就维持着,不肯我也不怕撕。”

    “你真以为巨星尽在你的掌握?”

    “左不过大家一拍两散,打回原形。”

    来来往往上班的员工和管理人员看着这两个人拉拉扯扯,都像没瞧见一样目不斜视地快速走开了,假装刚才的一切自己根本没看见,自己就是空气……

    杨澄心松开她的手……“u盘在你手里?”

    “什么?”

    “你别骗我了,真没想到梁美如会把u盘给你。”

    “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不要瞎猜。”

    “不管你信不信,我跟你是一国的。”

    “是吗?”苏润挑了挑眉,彼此睡了这么久,说一点感情都没有那是瞎说,只是触及到了利益该翻脸的时候一样翻脸,所谓离女人的心最近的是“**”纯属胡扯,睡过了并不代表她就是谁的女人,就爱上了谁,要处处替谁着想。

    杨澄心盯着她的眼睛,想要透过她的眼睛看到她的心,看见的却是冰冷一片,这个女人……根本没有心

    “苏姐”一个人像是没看清眼前的形势,笑嘻嘻地跑了过来。

    苏润扭过头愣了足足有一分钟这才笑出声来,“韩诚,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

    韩诚今天穿了件卡其色的工装裤,就是类似那种防雨绸的面料,带拉链可以从长裤变成七分裤甚至五分裤,质量好的某宝报价五十大元不能再多了,上衣是白色老头衫外罩红蓝格子衫,烫过卷的头发显然并没有按时去修剪略有些长,洗得虽然干净却没什么造型,更没有擦过东西,毛毛燥燥的像是一篷稻草,最最离谱的是最保守的黑框眼镜,没有品牌,像是街边小店出品,最多二十大元……脚上穿的鞋倒是不错,一百块一双的鸿x尔克打折款运动网鞋。

    韩诚就算是没成功的时候也不会这么穿衣服,今天却穿着这身衣服来了,看起来像是十足的宅男,不听声音根本认不出来他。

    “姐,我这个造型合格吗?”

    “合格。”苏润点了点头,“背个化学元素周期表给我听听。”

    “氢氦锂铍硼……”韩诚挑了挑眉,“我背对了没?”

    “我不知道。”苏润一边笑一边摇头,“我一个字没听懂。”

    “我也不懂。”韩诚也笑了起来,演员背台词并不需要懂,会背就行了,就算是这个毫无关联的这一长串化学元素还是背得他头疼。

    “我约了导演上午十点见面,我看你现在准备得很好了,走吧咱们上楼。”苏润带着韩诚上楼,而杨澄心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的走了。

    下午例行的董事会上果然有人率先开炮了,当然了,是以关心苏润的名义“苏润啊,你现在身兼娱乐集团总裁经纪公司总经理公关公司总经理三个职位,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身体能承受得了吗?依我看不如让澄心直接做经纪公司的老总把经纪公司管起来,梁美如八百年不上一回班,白占着地方,不如提安吉做副总,把公关公司管起来,你也好轻松一下。”

    苏润并不像预期中那样恋权,而是欣然答应,“确实是这样,本来我也要在会上提的,没想到王董事您先提了,只是杨总要辛苦了。”

    杨澄心笑了笑,“没什么,还是照老样子工作,公司的一线艺人还离不开苏总。”

    实际上现在公司的一线,陆璋去世了,杨吉儿在香港不回来,费雪早就自己管理自己的状态了,只有韩诚一个人需要苏润操心,“对了,说个好消息,韩诚已经得到郭导的认可,明天就可以正式签约出演侦探剧了。”

    “嗯。”王总点了点头,显然对一个明星演了什么角色不太感兴趣,“苏总您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然而电视剧终究不如电影赚钱,还是要多上几部卖座的电影啊。”

    “嗯,我也是这么想的。”苏润点了点头,接下来又开始讨论别的议程,苏润始终话不多,杨澄心则是看似轻松自如,实际上一直在观察苏润,搞不清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爸,有人来看你了。”杨吉儿先开了门,杨学东的目光从报纸上移开,懒懒地看了眼杨吉儿后面的人,眼神一下子定住了。

    “是你?你怎么有空来看我?”

    来人穿了件白色的削肩裙,颈上的海珠项链圆润均匀,耳朵上同材质的泪型珍珠耳环,腕上的满翠镯子闪着莹绿的宝光,五官比普通的黄种人要稍立体,却不像白种人那样夸张,看得出已经有些年纪了,依旧风姿绰约,贵气得体。

    “你在香港治病,我怎么样也要来看一眼的。”

    “嗯,咳”虽然一开始是包办婚姻,两个人婚后也是争吵不断,后来分居,各自有情人,离婚,各自再婚,彼此之间终究有一个儿子,说起来她也是唯一没有骗过他的女人,杨学东看着前妻杨曾美兰,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看过了,就该走了吧。”

    “我要来谁也拦不住,我要走谁也留不住。”杨曾美兰把一段呛人的话说得不卑不亢。

    “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老样子。”

    “你却老了。”杨曾美兰说道,她看了一眼杨吉儿,“这是当年的小女孩?很可爱。”

    “嗯。”

    “你是叫吉儿吧,我有事要跟你爸爸说,你能回避一下吗?”

    “好的。”杨吉儿从小到大一直在听母亲骂父亲的原配,丑啊,笨啊,矫情啊,傲啊,不讲理啊,虚荣目中无人啊,全都听过了,没想到她本人竟然是这样一个贵气妇人,她这个年龄这个身份已经不能单看脸美不美了,美的是仪态,是气质,是与生俱来的尊贵,母亲自认是满清贵族,气质却不及她的万一。

    杨吉儿缓缓退了出去,关紧了病房门。

    “我要跟你谈谈澄心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