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77章 幕后

女王蜂(娱乐圈)第77章 幕后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舅爷爷好。”

    “你还记得我这个舅爷爷啊,回帝都这么久了,现在才想起来见我。”

    “我刚回来的时候就联络过您的秘书,那个时候您在国外,后来事情就太多了,没来得及拜访您。”

    “知道了,身不由己啊……”舅爷爷坐了下来,杨澄心也跟着坐下了,替舅爷爷倒了一杯茶。

    “这明前的龙井愈发的香了。”

    “你小子从小就精,五六岁就跟着你爷爷借着鉴茶骗了我不少的好茶喝,现在还记得这是龙井?”

    “爷爷和您教我的事,我忘不了。”

    “哈哈哈,小鬼头真会说话,说吧,这次找我什么事。”

    “嘿嘿嘿……”杨澄心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拿出来一个旧文件袋,“我昨个儿收拾我爷爷留在我房子里的那些东西,找到这么个东西,我觉得是您的,就急着给您送过来了。”

    舅爷爷接过文件袋,倒出里面的东西,里面有几张旧照片和旧书信,还有一个玉坠子。

    “嗯,是我的。”

    “还有这个。”他又拿出用报纸包好的一方素砚,“这上面写着给您。”

    老人看见报纸上熟悉的字,不由得有些动容,“他去世之前跟我下棋三局两胜,输给了我两局……事前说好赌端砚后来他就病重了,谁也没在意这事儿,没想到……他还记得。”

    “我爷爷他直到去世之前都很清醒。”

    “唉……他临去世之前还惦记你呢,怕你被英国人给教坏了,我说他瞎操心……你这孩子本质好,英国人且教不坏呢。”

    “我现在有负我爷爷和您的期望……”

    “你还不错啦。”

    “我爸病了,您知道吗?”

    “知道,他那么作,不病才怪,我早跟他说过让他多保养,不要欲念太多,他嘴上答应的好,一转身就忘了,现在病了……能怪谁呢?听说他的那个妻子替他又生了个儿子?”

    “嗯,挺可爱的。”

    “咳哼!他说要带来给我看,我说我没工夫看。”老人挥了挥手,一脸的嫌弃。

    “我爸身上的u盘,让她给弄到手了,我想法子给弄回来,看完内容吓了一跳,实在没主意了想到了您,复制了一份,打印了出来给您看看,我爸的病……只是时间问题,这烫手的山芋,我不知道怎么接。”杨澄心又把打印出来的一叠文件交给了老人。

    老人拿了老花镜翻看文件,看了几页就摔到了桌子上,“当初他们几个小子说要办实业响应国家号召搞活经济,国家说公务员不准经商,我警告他们收手,他们都说自己退出来了,现在看谁都没退。”

    杨澄心眼睛低垂,很多事老人现在说不知道,不清楚,大家心知肚明是都知道都清楚,所谓的警告也就是轻描淡写的问一句,得到了想要的答复也就不追问了,舅爷爷如此,爷爷也是如此。

    “这东西你说落到了外面?除了你之外还有人谁知道?”

    “我不知道她有没有复制有没有给别人看,她好像想以此做把柄……”

    “她想做把柄就是有所求,满足她就是了。”

    “可是我爸不甘心。”

    “你爸还是那个字!贪!什么都贪,钱,女人,地位,样样贪,要不是这样,他怎么会不走仕途跑去经商。”

    “是,是,您说的对。”

    “我跟你爸说,让他答应了人家,反正人家给他养了个儿子,树大有分枝,该给儿子一份就要给,今时不比往日……一封邮件就到境外了,还有什么百科……”

    “是,您说的对。”

    “你小子是什么意思?不要太心眼小,弟弟再可恶,也是你弟弟,他妈妈万一以后改嫁不能养他,你要养。”

    “是。”杨澄心点头称是,“我是觉得现在我和几个叔叔都不缺钱花,巨星毕竟是在娱乐业,树大招风,与其像现在这样,不如干脆把巨星拆分卖掉……”

    “巨星现在不是已经上市了吗?”

    “换东家,不换名字,只是股权更替,到时候我们都好脱身,说起来想要赚钱法子多得是,有得是不显山不露水就能赚到钱的办法。”

    “钱这东西多了无益,我觉得我工资就够花,那几个叔叔也是这样,你觉得拆分好,那就拆分,说起来你爷爷也不喜欢巨星。”老人摸着砚台,陷入了沉思,“拆分吧!你觉得卖给谁好?”

    “我已经联系了一家,他们对巨星娱乐很有兴趣,地产方面有几家想要接手。”

    “嗯,不要吃亏就好,最好在你父亲……之后……免得他伤心。”

    “知道了。”

    “这份东西你拿回去,就当我从来都没看过,u盘不留了,无论复制过几个,全部找回来销毁。”

    “是。”

    老人想了半天终于又开口,“那个梁……”

    “她无非是要钱,给她就是了,她也不傻,知道杨家真倒了,她也没有好下场。”

    “她不傻就好,她要是犯傻……你那几个叔叔……”

    “我明白。”

    “嗯。”

    北戴河某私人会所茶室

    费雪今天穿了一件定制的改良式旗袍,月白的颜色衬着手工刺绣的荷塘月色,比荷花颜色略深的手工盘扣,羊脂玉的镯子,头发精致的盘在一起,妆也是精心化过的淡妆,如同从民国穿越过来的名媛贵妇和这间古色古香的茶室出奇的协调。

    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子大约五十多岁的样子,穿着专业的高尔夫球服,国字脸,浓眉大眼,虽然已经有些年纪了,能看出年轻的时候是个颇英俊的美男子,只是居上位久了,法令纹颇有些深,只有看着费雪时眼睛里微点着点柔和的样子。

    “你今天这身穿得不错,以后也这样穿。”

    “您可真是不当家不知柴米贵,这套衣裳是我请上海的老师傅做的,一万二一条加急一万八,这衣裳料子太精贵不能洗,要是天天这么穿,非破产不可。”

    “你要是都破产了,我们这些赚工资的人早就没处吃饭了,苏小姐,你说是不是?”

    “是。”苏润含笑点头,“费雪姐新接的电影片酬是一千二百万了,够我这个小老百姓赚一辈子的。”

    “你这人啊,不老实。”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一年你在巨星的分红就要超两百万了吧,费雪的一千二百万也有你的一百二十万……”

    苏润抿嘴笑了,“果然什么都瞒不过您。”

    “我也不是什么都知道,比如u盘的事,你不和我说我就不知道,学东啊……这些年越发的糊涂了。”

    “杨董事长也是不想给您添麻烦。”

    “呵。”男人冷笑,“他给我添的麻烦还少吗?”

    苏润抿着嘴又笑了,不予置评。

    “你的意思费雪跟我说了,澄心的意思老爷子也告诉我了。”

    他说到澄心的意思时,苏润愣了一下,果然杨澄心在背后有了动作。

    “我本来已经退出巨星了,是学东一直说巨星是我们一起创立的,该给我们的一分不会少,有些人贪那点利益自然是拿了,我不拿好似我如何特立独行一般,再说也是正当经营所得,钱我没动……到时候要是向上向交待,也是交待得清的,我现在也快退休了,无职一身轻。”

    “是,我明白。”

    “这些年你在巨星确实做得很好,既然澄心不想做,给别人不如给你,我这里没问题,我的那份分红,你也不必给我了,捐了就是了。”

    “我给您,您捐了也是一样的。”

    男人笑了起来,“你果然是个聪明人,别的人我会替你通个气,学东就让他安心养病吧。”

    “是。”

    “那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您了。”

    “嗯,你去吧,费雪,送送她。”

    “是。”

    费雪送苏润离开了会所的茶室,泊车小弟很快把苏润的宝马开了过来。

    “他对杨总直接去找了老爷子挺恼火的,你正中他的下怀。”

    “嗯。”

    “但是u盘不能留了,帐也不能留了。”

    “我知道。”

    费雪笑了,“巨星姓苏比姓杨好,你是个好人。”

    好人?苏润很久没有听到别人这么评价自己了,在娱乐圈混久了,黑的白的污的浊的都看多了,渐渐的人也就变得看什么都是灰色的了,没想到会得到好人的评价。

    “我先告辞了,这个人情我记下了。”

    “哈哈哈。”费雪笑了起来。

    费雪回到茶室的时候,男人脸上的表情比苏润在时不知柔和了多少,“事情都和她说清楚了?”

    “说清楚了,我早说过,苏润是个可以合作的。”

    “嗯。”男人点了点头,“杨澄心这小子,以为说动了老爷子就能辖制我,呵呵呵呵……老爷子什么都不缺,怎么懂我们生计艰难。”

    “说得是。”费雪低头说道,“韩诚的事……”

    “我知道你跟韩诚是互相利用,他怎么回事我比你清楚,人确实是个好人,你也老大不小了,之前我以为姓孙的能让你过上好日子,没想到姓孙的……哼……”

    “事情都过去了,是我识人不清。”

    “是啊,过去了……你跟韩诚好好相处,有个结果也是好的,是我耽误了你。”

    “没什么耽误不耽误的。”费雪柔顺得像只乖巧的小猫。

    “以后我跟苏润之间要靠你联络了。”

    “知道了。”

    男人指了指桌上的报纸,“报纸你拿回去,慢慢看,这期内容不错。”

    “嗯。”费雪低下头,拿起报纸,某个企业研发新药的消息被人用红笔圈了起来。

    女星费雪投资有道,买入xxx药厂股份,xxx药厂研究的新药获得美国fda认证,出口美国,利好消息传出之后,股价暴涨三倍,费雪净赚一个亿……

    作者有话要说:  这次更新是我梦游写的,你们也没看懂什么意思,绝对没有影射任何人,绝对跟现实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