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85章 祸害千年

女王蜂(娱乐圈)第85章 祸害千年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杨学东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光着脚在一处旷野里走着,他抬头看看天,不黑不白,灰蒙蒙的一片,不远处好像有一些植物花草但都看不真切,他低下头……自己赤着脚踩在黄土路上,却一点疼痛的感觉都没有。

    路上好像有很多人,又好像没有人,他麻木的向前走着,直到在一间小小的四方岗亭前停下,亭子只有一个小小的窗口,里面的人在检查每一个过路人的证件,他忽然觉得自己好累,不想在一大群人后面排队,索性在岗亭旁的长条凳上坐下了,排队的人井然有续,没人注意到他,也没人跟他搭话,他想要看清楚离自己最近人的脸,却模模糊糊什么都看不见。

    忽然一阵鸦鸣吵得他耳朵疼,发生什么事了?他在这里做什么?他看那些人的衣服,分明是寿衣,脸上看不清五官但都蒙着死气,难道他死了?不!他不要死!他更不要和这些普通人一起一身素衣排队!他不应该是这样的结果……

    他挣扎着喊叫着醒了过来,睁开眼看见的是黑人医生如释重负的脸。

    他……活了?好累……他闭上了眼……这次他睡着了……

    “爸爸。”一个童稚的声音在他耳边叫着,一双小小的手抚摸着他的脸,是澄心?他睁开了眼睛……看见的却是……“你怎么来了?”是jay……他对这个儿子感情很复杂,虽然dna检验报告证实了他血统的纯净,但那堵心墙却难破。

    “我带他来看看你。”梁美如说道,她坐得离杨学东很远,他并没有看见他。

    “哦。”杨学东按动病床上的液压阀,让自己坐了起来,梁美如索性把椅子搬进离他更近些,让他看清楚自己,尤其是自己已经凸起来的肚子。

    杨学东看见她的肚子脸色果然变得很难看,“呵,你竟然真留着这孽种。”

    “这是陆璋唯一的孩子,我拼死也会生下来。”

    “说话小心些,这间医院是天主教医院,上天有灵!”

    “呵……你还信外国神?”

    “我早已经皈依天主了。”

    “哦,是吗?真不知道你对不得杀人是怎么理解的。”

    “哼!你少逞口舌之快,你今天来到底有什么企图?”

    “我的企图很明显,让你见你儿子最后一面,见你老婆最后一面……毕竟你时日无多了……”

    “你是嫌我死得太慢了吧。”

    “你确实死得太慢了,不过也应了那句话,好人不长命祸害遗千年,你个老王/八有千年的寿数也不奇怪!”

    “你!咳咳咳!!”杨学东只觉得一口气上不来,差点憋死过去……梁美如似笑非笑地瞧着他不停地咳嗽气喘,直到守在门外的保镖扭头往里面看,这才站起身为替杨学东顺气,嘴上说的话却更难听了。

    “不是只是淋巴癌吗?怎么咳得跟肺癌似的?这吗/啡还要天天打着,难道转移到肺了?我听说这淋巴遍布全身所有系统,转移很快很快的……”

    “你……”杨学东使尽全身的力气挥开她的手,“你别以为我不敢杀你!现在你手里已经没有什么筹码了!”

    “呵。”梁美如冷笑着坐回原位,“别忘了,我是你的合法妻子,咱们俩个的婚姻关系美国也是承认的。”

    “那又怎么样?”

    “听说上午你心跳暂停了?医生说就差一点点……”梁美如用手指比了一下,“你就真死了,幸亏当初你签的医疗协议上说同意用任何手段抢救……”

    “你什么意思?”

    “你早晚会再昏迷一次,鉴于你的身体状况……我会很遗憾的跟医生说不要再抢救你,让你承受无谓的痛苦了,你是有信仰的人,会平静的回到你上帝的怀抱……然后请个牧师替你做最后的祷告。”

    “你滚!你滚!”

    “你这么激动是不是很疼,我替你多加点吗/啡。”梁美如一边说一边将吗/啡注射器上的药量调到最小,已经病入膏肓只能用吗/啡来止住全身疼痛的杨学东立刻感觉到了地狱般的疼痛,冷汗不停地在他的额头凝结流淌,好疼……啊……

    “求……”杨学东伸手想去按紧急按钮,可是疼痛却让他使不出一点力气。“求……”

    “陆璋死的时候连求救的机会都没有!”梁美如恨声说道,她看了眼手表,美国医院的吗/啡是用专门的机器输送的,不光病房里能控制,护士站也有提示,切断超过一定的时间就会有警报,她轻轻把吗啡拨回了原位。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这么容易死的,我会一直守着你,守到你死为止。”

    “你!”

    “杨澄心正在准备结婚,虽然他人在汉普顿,但不会有时间来看你,杨吉儿在帝都拍最新的独立电影,好像叫什么孤女……还是狐女……忘记了……总之你现在唯一的亲人就是怀孕的妻子和小儿子……”梁美如越说越开心最后笑了起来。

    “保……保……”

    “保镖我已经换成美国最顶级保安公司的顶级保镖了,可惜他们都听不懂中文,在他们眼里咱们俩个正在很亲蜜的聊天呢。”梁美如在他耳边说道。

    “你……”

    “所谓人走茶凉,杨家和你所谓的那些兄弟,正在讨好杨家的亲东家和新女王呢……谁会有工夫照顾你呢,你看我这个妻子好吧,对你不离不弃。”她说完又把吗/啡的注射量调到最低,“其实呢,止疼剂是有延迟反应的,你的身体不会一下子就很疼,可是你的眼睛告诉你的大脑止疼剂停了,你的大脑马上就发疯了,觉得自己浑身都在疼……被自己的身体背叛的感觉很难过是吧?我听人说把吗啡调到最高你很快就会死掉,可我不想这样……我还想你多活几天呢。”她说完又把吗/啡调高。

    苏润差不多有十年没见过杨曾美兰了,上次见面她还是杨董身边新来的小助理,杨曾美兰是陪杨学东一起参加重大活动面合心不合的太太,没想到再见面竟是婆媳关系。

    杨曾美兰没怎么变,岁月只能她添了风韵却连一根皱纹都舍不得多加,她穿得不怎么张扬,简单裸色真丝圆领衫搭深米色的亚麻裤,除了白金婚戒之外唯一的首饰是珍珠项链。

    她的继任丈夫是个瘦高的白人男子,看得出有些年纪了头发灰白微秃,身上的肌肉保持得很好,一样是简单的网球衫加休闲裤的打扮。

    这两人像是普通的白人中产夫妻,不像是富豪慈善家夫妇。

    “vivian!”杨曾美兰拥抱苏润。

    苏润愣了一下,vivian是她一开始在巨星上班的时候为了“随大流”和刘墨书一起取的,已经至少七年没人这么叫过她了,没想到杨曾美兰还记得。

    “叫我润润就好。”苏润有些尴尬地说道。

    “润润!”杨曾美兰很快改了称呼,“john!这就是shawn的未婚妻,润润,这位是我的丈夫。”

    “hi!”杨曾美兰的丈夫不会说中文,只会尴尬地sayhi,“泥嚎!r……”他怎么样也发不出苏润的名字。

    “叫我sue。”

    “sue!”john长出了一口气。

    杨曾美兰又指了指后面跟进来的红发高胖男(女)子……“这是新锐婚纱设计师mimi,我几个朋友都向我推荐了她,虽然时间很紧张但是她说她有件得奖的婚纱设计特别适合你,改一改就可以了。”

    苏润瞧着这个人,虽然杨曾美兰一直说she,但是明显是个变性人,脸上化着浓妆,出奇高壮,假胸高耸,翘臀是kimkardashian同款,脸上刻意留着星星点点的胡茬子显得怪异极了,“hi我是mimi。”她的中文竟然很好的样子。

    “你好。”

    “我十岁之前一直跟随父亲在中国。”mimi笑了起来,“当然了,那是另一种人生,我大学时的毕业作品就是中国新娘,可惜一直没有找到合适的模特,我把成品带来了,你看一下……当然我们需要按照你的身材了需求修改。”她身后的助理从盒子里拿出婚纱。

    不是那种外国人眼里大红大绿的“中国风”,而是白色旗袍领婚纱,上面用珍珠刺绣了外国人很容易误认成玫瑰的牡丹,整个婚纱含蓄美丽仅仅是被她的助理拿在手里,苏润就喜欢上了。

    “你们在这里继续讨论,我和john去见shawn……”

    杨澄心正和朋友聊天,看见母亲和继父来了,很快送别了朋友,请母亲和继父进来之后关上了门。

    “妈。”

    “怎么这么急着结婚?听说你们在帝都已经领证了?我连准备婚纱的时间都没有……”

    “速战速决,免得夜长梦多。”

    “你怕苏润反悔?”杨曾美兰侧头看儿子。

    “嗯。”他是真怕苏润反悔,赶紧趁热打失把该办的事都办了。

    “唉……我以为你能自由自在不会像我和你父亲一样被利益婚姻牵绊,没想到……”

    “妈,我爱她。”

    “她爱你吗?”所有母亲最关心的不是自己儿子爱不爱儿媳,而是儿媳爱不爱儿子。

    “她答应嫁我了。”

    “哼,巨星和你名下诺大的产业摆在面前,她又不是傻子,当然会同意嫁你。”

    “妈,你不是支持我们结婚的吗?”否则又怎么会在知道杨学东要对付苏润之后,马上跑去找杨学东挑明他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但妈妈不支持你一味付出。”

    “妈……”

    “好了,你放心,这些话我是不会跟苏润说的,我会尽到婆婆应尽的职责,只是你……你还打算完成你对你祖父的承诺吗?”

    杨澄心沉默了……

    “你啊……”杨曾美兰摇了摇头,“不管怎么样,你现在已经是个大人了,要为自己负责。”

    “嗯。”

    “你去见你父亲了吗?”

    “没有时间。”

    “我听说梁美如陪着他……他身边有个人就行了,你结婚的事这么多,还是不要打扰他了。”

    “嗯。”

    杨学东就这样被前妻和儿子放弃了,他们不知道梁美如不怀好意吗?知道……但默许着……

    john听不懂他们之间的中文谈话,就在他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母子两个已经无缝切换到英文,愉快地聊起家常了……之前他们用中文也是在聊家常吧。john这样想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