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86章 同床异梦

女王蜂(娱乐圈)第86章 同床异梦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豪门媳妇应该过什么样的生活?小报里总写那些媳妇出门逛街买孩子衣服,出席活动穿什么样的名牌背什么样的包,像是苏润这个嫁入了豪门却在婚礼开场前十分钟还在用手机跟国内沟通工作的恐怕少见。

    “嗯,剧本我看过了,可以接,很合于敏行的戏路……以后再有这样的事你不用跟我商量,该接就接……嗯……我会跟导演沟通把这段床戏删了的,你不要跟他硬杠,他这人好面子……你跟敏行说我不知道了……”

    这边jojo的电话刚撂,那边韩诚的电话就过来了,除了祝福之外还有一件大事,却是关于费雪的,美国那边有部大片找费雪,苏润也一直在沟通,费雪自己却不怎么感兴趣,“姐,我劝过费雪了,她说出场低于十分钟台词少于五句的她不参加,不想被人说是跑龙套蹭镜头。”

    费雪就是这么任性的一个人,她现在国内的电影大片片约不段,真人秀片酬蹭蹭的涨,如果不是为了宣传电影之类的,一般的综艺已经请不到她了,按说好莱坞大片是绝好的镀金机会,她却不肯被人说跑龙套,“我知道了,你再劝劝她,我跟对方再谈一谈。”现在好莱坞重视中国市场,用中国明星做噱头的事实在太常见了,一开始大家还看新鲜,觉得是“光荣”,现在基本上是出现就是被群嘲蹭镜头,难怪费雪不愿意自己接的第一部好莱坞大片是这样的,但是她虽然身上有好几个一线品牌的亚洲甚至全球代言合约,人气极高,一样不是唯一的人选,跟外方谈判的筹码不多,她看不上的大片,国内看得上的女星多着呢。

    苏润皱着眉头正在想应该怎么谈判,闺蜜兼首席伴娘amy已经看不下去了,把她的手机夺了过来,“我的姐姐啊,你这个时候还忙工作呢,是不是洞房花烛也要跟人谈判啊。”

    “我打完最后一个电话就好。”

    “刚才你打的就是最后一个电话!”amy果断把苏润的手机关了机藏到自己随身的小包里,“你看,你妆都花了,我替你补补妆。”

    苏润没办法,只得任由她补妆,她嘴上说婚礼只是一个形势,第一次做新嫁娘又怎么能不紧张呢?

    因为是闪婚,确定领证之前,婚前协议的谈判双方律师用了四十八小时敲定,总之是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以后的收益除了每年固定划出一部分做为共同帐户之外,一样是你的是你的,我的是我的,如果有孩子的话每年存入收入的百分之十进入信托基金帐户,孩子最好不要超过两个等等……

    就算是如此,因为双方的财产庞杂涉及的利益广泛,草签之后,最终的正式婚前协议文本足足有一百页。

    签完协议两个人就直奔民政局领了证,苏润本来想着这样就算完事了,但是杨家也好,苏家也好,都不会答应这两人悄无声息的结婚,为了避开繁文缛节两人最终决定逃到加州南汉普敦杨澄心的渡假别墅举行婚礼,这样容易控制来宾数量,“说”出来也比较体面符合双方老人的期待,总之……小型的只有一百名来宾,仅限直系亲属参加的婚礼,在双方助理、管家和婚礼策划人的共同努力下总算只差婚礼的临门一脚了。

    苏润忽然开始紧张了起来,她扯了扯自己的婚纱,深吸了一口气……像所有女孩一样她也梦想过自己的婚礼,只不过不管怎么梦想,也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在遥远的异国他乡举行沙滩婚礼。

    脚踩在被阳光晒得滚烫的沙子上,慢慢的走向圣坛,乐队开始奏响婚礼进行曲,坐在一旁观礼的人们站了起来迎接新娘,站在圣坛另一头的杨澄心穿着黑色的正式礼服,头发向后梳起,英俊潇洒的像是一位王子……于是……她就这样结婚了?嫁给了面前的这个男人?

    她忽然迟疑了,脚深深的陷进沙里,不知如何迈出下一步,苏母推了一把站在她旁边的苏父,苏父站了起来,走到苏润跟前牵起她的手,“润润不要怕,爸爸带你走。”

    苏润看着父亲头上刻意染成全黑的头发和眼角遮不住的皱纹,父亲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老了呢?她一激灵……也清醒了起来,该拟的协议已经签完,该领的结婚证已经领到手,只是一个简单的仪式,她在这里矫情些什么呢?难不成真要戏剧化的转身跑掉?

    她淡淡一笑,牵着父亲的手向前走……

    夜晚的海洋波涛依旧,远处灯火辉煌音乐声响彻整个海岸,篝火熊熊燃烧,宴会里人们推杯换盏说说笑笑,手机刻意模拟出的快门声不时响起,p图,发表,朋友圈也好,微博也好,参加这样的婚礼总是要炫一下才能显得自己真的来过,有些年纪的比如新郎和新娘的父母坐在一旁小声说话,苏父和john两个人语言不通居然交流得很热闹,杨曾美兰和苏母也交流得很开心。

    换上小礼服的新娘苏润跟amy凑在一起说着私密话,谁都没有注意到,本来应该做为婚宴主角的新郎竟然不知何时消失在宴会现场。

    “喂?”

    “恭喜。”电话那头的人道喜不停。

    “我听吴律师说你对谈判还有疑虑?”

    “说实话,我怕你骗我。”

    “呵,如果没有诚意干脆就不要谈判。”

    “诚意还是有的,只是……你不怕苏润宰了你?”

    “怕了就不做了。”

    “你厉害,连结婚这样的招数都用得出来,难怪我大嫂说你面软心毒……可怜苏润强势了一辈子,到底是个女人,被你用美男计给调虎离山了。”

    杨澄心对这一番评价没有任何反驳,只是扭过头看热闹的婚宴现场,“明早北京时间八点开始正式谈判,你那边有异议吗?”

    “没有,只是……”

    “什么?”

    “你什么时候介绍你舅爷爷给我认识?”

    “你大嫂已经见过他了,别的人就不用见了。”

    “呵……”

    “也祝你订婚快乐。”叶之峰已经和明初心订婚了。

    “不过是一桩交易有什么恭喜的,新郎倌快回去吧,免得新娘子怀疑。”

    “嗯。”杨澄心深吸了一口咸咸的空气,摸了摸今天新戴在手上有些不习惯的婚戒,用力揉了揉自己的脸露出平时他惯常的温和笑容,返回了婚宴现场。

    “你去做什么了?”苏润小声问他。

    “我去了趟厕所。”

    “喝多了?”杨澄心的脸有些红。

    “还好,我只喝了香槟。”

    “明天几点的飞机?”

    “呃?”

    “回帝都……”

    “总要渡了蜜月再回去,帝都现在也没有什么不能用电话遥控的事。”杨澄心将手搭在苏润的肩膀上轻轻按揉,“你不是一直说要渡假吗?”

    “我们留在南汉普敦?”

    “不,这个季节这里太热闹了,我们去欧洲。”

    “嗯。”苏润点了点头,是啊……她是需要放松一下了,公司已经走上轨道,确实没有什么电话遥控不了的事。她半闭上了眼睛……好累……

    “别说是老板,就是员工也需要每年定期休假充足了电重新出发,你啊……快要透支了。”

    “嗯。”苏润点了点头,人群里amy正在跟金发伴郎一起跳舞,金发伴郎低下头在她耳边不知说了些什么逗得她花枝乱颤。

    “哔哔哔……”心脏监控发出哔哔的响声,医生抬头看了眼时间,“死亡时间十一点零五分。”

    他摘下手套,走出病房走到那个让年幼的儿子靠在自己身上睡着的孕妇身边,“对不起……您先生已经去世了。”

    孕妇先是一愣,然后微微一笑,“是吗?麻烦您了。”他怎么死得这么快啊,她还没有“玩”够呢。

    “请问您需要帮助吗?有什么亲人需要通知吗?”

    “我继子今天举行婚礼,我打算再把这个消息告诉他,让他渡过一个幸福的新婚之夜吧。”

    “请节哀,我们医院有专门的人员给死者家属支持……”

    “不需要了,我先走了孩子已经困了,要睡着了。”

    虽然是老夫少妻的搭配,白人也一贯无法真正分清黄种人脸上的细微表情,但这个漂亮的中国女人的平静还是出乎意料,医生摇了摇头,病房里医护人员已经撤掉了所有监控设备,准备将死者的遗体推到负一层的太平间。

    苏润像是有心灵感应一样抬起头,放在床头的手机果然亮了起来,她推开揽住自己的手,随手捡起一件睡袍遮体,“喂?”

    “老头子死了。”

    “嗯。”

    “我已经拿到最新版遗嘱了。”

    “嗯。”

    “对你很有利。”

    “嗯。”

    “答应我的事不要忘了。”

    “我不会忘。”苏润抬起头,落地窗外月亮已经升到了最高处,繁星被月亮的光辉照耀得失了颜色。

    “苏润……你确定你要这么做?”

    “嗯。”

    “好吧。”电话那头的人叹了口气,挂断电话,她终于承认自己很笨,玩不了高智商的游戏……

    苏润推开落地窗,没有落地窗的阻隔,远远的一驾直升机起落的声音分外刺耳,躺在床上的杨澄心翻了个身,用枕头盖住头。

    在南汉普顿绝大部分时间是宁静安逸的,偶尔被自己富豪邻居的交通工具比如直升机吵到也是难免的。

    远处一盏灯光晃动,苏润摇了摇的手机,关上落地窗拉上了窗帘,睡到了床上,杨澄心咕哝了一声,伸手搂住她的腰。

    “谁的电话?”

    “梁美如的电话。”

    “什么事?”

    “你父亲去世了。”

    杨澄心愣了一下,沉默了……“睡吧,明早还要去看他。”

    “嗯。”两个人都说让对方睡,可是没人真的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