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女王蜂(娱乐圈)>女王蜂(娱乐圈)第87章 欲戴王冠

女王蜂(娱乐圈)第87章 欲戴王冠

作者:梦里闲人

    <strong class="top_book">强烈推荐:

    </strong>    六英尺之下是能够隔绝一切蛇虫鼠蚁之类动物侵袭的深度,也是美帝殡葬业统一的坟墓深度,做过防腐化妆处理的杨学东穿着生前最后一次量尺定做的西装,打着领带,平静安详的躺在棺材里,供亲人们做最后的告别。

    让他在美国入葬而不是运回国内火化葬入亲人身边是妻子梁美如和儿子杨澄心、杨吉儿的共同决定,苏润第一次以儿媳的身份出现在所有杨家人面前就是这样的场面,她身穿一袭黑色长裙,黑色纱网礼帽,站在杨学东的棺材面前五味杂陈。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杨学东是她生命里最重要的男人,父亲、兄长,她孤独的女强人生涯里唯一懂她支持她欣赏她的人,不管是真情还是假意,他对不起全天下的人对她也是极好的,在他生命的最后一刻,她却成了那个断送他的推手之一……

    她就是传说中的白眼狼吧,她伸手想去摸杨学东的脸,又缩了回来……她还记得杨学东对她说的第一句话,“做我的助理不需要什么高学历,但需要百分百的投入,你能做到吗?”

    她是怎么回答的?应该就是保证一定会百分百投入之类的吧,她记得杨学东笑了,笑得中气十足震耳欲聋,告诉他每一任助理都是这么说的,结果却都做不到,希望苏润能做到。

    苏润不止做到了而且做得很好,最重要的是每次都能猜中杨学东的心思,做到他最满意的程度……

    杨学东的几个子女在他身边的时间加起来都没有苏润一个人多,苏润为人处事的经验,做生意的手段,三成是自己悟到的,七成是学自杨学东的。

    什么时候开始对杨学东这个“父亲”反感甚至警惕的呢?大约是看见他像对待垃圾一样对待那些玩腻了的女明星时吧,虽然她们很多是自轻自贱自找,做为女人却对杨学东的行事不敢苟同,自己对于杨学东而言是另一种有利用价值的女人,一旦她失去价值,下场会连这些女明星都不如。

    于是她拼命,她努力,她一步一步的向前爬……一点一点的赶上曾经遥不可及的他,现在他倒下了,她却发现……自己越来越像他……

    在站在他棺前的三十秒,她准许自己忏悔,准许自己反省,准许自己怀念……

    一只手搭上了她的肩膀,她浑身一紧,像是受到什么惊吓一样想要跳出来,抬起头看见的是表情平静的杨澄心。

    “走吧。”

    杨学东是在一年前皈依的天主教,之前他一直“信佛”,许是到了生命的尽头开始害怕阴司报应,害怕轮回转世,竟然投入了天主的怀抱,向天主忏悔自己的罪过,得到了原谅的答案安慰自己……

    牧师站在他的灵前,用英文念着苏润听不太懂的祝祷词,只知道他的主宽恕了他所有的罪,准许他升入天堂……

    她抬头看了看加洲湛蓝的天,想着杨学东会不会怀念帝都

    他生前的亲朋一个个走上前台念着悼词,悼词里面说的那个人根本不是她认识的杨学东,他聪明、大胆、不安于现状、喜欢冒险、利用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又最讨厌被别人利用,他自比曹操,宁可他负天下人也不愿天下人负他,他积攒下了几辈人都花不完的财富,却将儿女推远。

    台下的人也没有几个认真的听悼词,大部分人在盯着杨澄心和她,盯着大着肚子搂着儿子的梁美如,盯着一身哥特打扮撑着黑伞的杨吉儿,盯着坐在一旁默不作声的律师,葬礼结束之后就要到遗嘱部分了,不知道巨星诺大的产业,最后会落到什么人的手上。

    葬礼结束之后,律师把所有杨家包括杨学东的前妻杨曾美兰都召集到了一起宣读杨学东最后的遗嘱。

    遗嘱的前半部分内容大部分人已经都知道,杨学东的财产清单被一项一项列出来,巨星娱乐、巨星地产,还有他全世界投资的股票、债券、房产,在开曼巨额存款、在瑞士银行里装着钻石、无记名债券的保险柜。

    他没有“放弃”国内的身份证,但是早已经是开曼的永久居民了,财产和遗产的税收被压缩到了最小。

    遗嘱里不出意外的没有梁美如的份,但她的儿子jay得到了巨星10%的股份和两百万美金的存款帝都和香港的两处房产,因为防备梁美如侵吞jay的遗产,在遗嘱里面也做了限制,比如在他二十五岁之前,帝都和香港的房产不可以出卖转租,存款和他的股息每年存入信托基金,由信托基金支付他每年不少于二十万美金的生活费,遗嘱的最后还指出,如果巨星破产,他的生活费将由杨澄心承担。

    杨吉儿除了之前已经划到她名下的房产和之前承诺的10%巨星的股份之外,还得到了五百万美金的存款,价值千万的不记名债券和几十件珠宝古董,一处帝都的别墅和里面的艺术品。

    就连杨曾美兰这个前妻,也得到了数件古董和艺术品还有一处法国的酒庄。

    律师念这段的时候所有人都把目光集中到了杨学东现任的妻子梁美如身上,她却一脸淡定的玩着指甲,对此充耳不闻。

    遗嘱里最大的赢家不是杨澄心也不是苏润,而是他们未来的孩子,除了杨澄心得到巨星20%的股份和五百万美金的存款,苏润得到巨星的管理权也就是ceo的职位和五百万美金存款之外,所有的东西都是可能连受精卵也不是的孩子的,他甚至指出如果有一天杨澄心和苏润离婚,苏润将得到孩子的监护权和所有财产的处置权。

    遗嘱念到这一部分,所有人都惊讶地看着苏润的肚子,苏润摸了摸肚子笑了,“父亲可能没有考虑过我不能生这种情形。”

    杨澄心笑了起来,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笑得有多勉强,这份遗嘱跟之前律师泄露给他的不一样,他抬头看向律师,律师却回避了他的目光。

    他终究棋差一招,不应该去找舅爷爷,把自己的真正目的曝露给了“敌人”,让“敌人”有了防备,也让父亲宁可信任苏润和没有影子的孩子,也不肯将公司的决策权交给他。

    苏润对这个结果丝毫不意外,这跟梁美如泄露给她的是一样的,律师最终选择了站到杨家未来真正的掌权人一边,帮助病床上的杨学东拟定了最终的遗嘱。

    余下的杨家人有些得到了一点钱还有一些得到了房子、一两样纪念性的古董、艺术品之类的,大家都不缺钱,拿到手里多一样纪念品罢了。

    就连苏润的父母也得到了杨学东的遗赠,一个得到了他三分之一的藏酒,一个得到了几样首饰。

    “分遗产”会结束之后,杨澄心牵着苏润的手向亲人们告别,好几个人调侃性的希望他们早生贵子。

    两个人站在房前看着所有的人坐车离开,牵着的手却彼此松开了,“你什么时候回帝都?”苏润问杨澄心。

    “呃?”

    “叶家还等着你带着最新的筹码谈判。”

    “你都知道了?”

    “帝都……能瞒住我的事情不多。”她苦心经营帝都多年,银河上上下下都有她的眼线,叶家瞒得再严,也让她知道了一些蛛丝蚂迹,本来她打算蜜月归来再后发制人,没想到杨学东死得这么凑巧,让一切提前摊在阳光下。

    “你答应了律师和梁美如什么?”

    “一切都是父亲的真实意愿,我做的只是将一切如实告知,父亲比起爱自己的亲生子女,更爱巨星,怎么会舍得让你这个‘败家子’拆分呢?律师得到了一个年薪每年增加8%的终身职位,梁美如将得到至少四部电影的主角,顺利拿到陆璋的所有遗产。”

    杨澄心第一次见到苏润就知道她聪明强势是他最大的敌手,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输得这么彻底,爱情,婚姻这些普通女人的弱点没有牵绊住她,反而让他被牵绊了,想到遗嘱里的孩子,他忽然盯着苏润的肚子看,“你怀孕了?”

    “早孕试纸显示的是阳性。”苏润后退了一步。

    杨澄心长叹了一口气,“你为什么这么固执,为什么不肯放弃巨星?我们明明可以很轻松的生活得很好。”

    “我曾经跟叶三一起吃过一次饭……”苏润忽然说道,“那家最出名的是松露,叶三想要替我点松露,我拒绝了,他很生气,但我不在乎……杨澄心,我没想到的是你也想替我点‘松露’,你以为一切都无法挽回,我会甘心情愿的和你在一起过你‘给’给我的幸福生活吗?”

    婚礼前amy带来这个消息时她生气过,愤怒过,想要取销婚礼过,可是既然杨澄心利用了婚姻,难道她不能吗?

    “我没骗过你,你却骗了我。”两个人之间如果让外人去猜谁会骗谁,所有人都会说苏润会骗杨澄心,不会想到是杨澄心骗了苏润,杨澄心的骗不是出轨花心那么简单,他直接挑战了苏润的底线,明面上说帮助她洗白巨星和她一起留在帝都经营公司,暗中却在谋划利用手中和遗嘱中的股份和银河互相交换股权,兼并重组,将巨星的控制权一步一步的慢慢转移给叶家。

    这样的欺骗他居然还好意思说爱?苏润看他的眼神都是冷的。

    “你知不知道舅爷爷已经快被逼得退居二线了?你知不知道已经有人开始剪除他的羽翼了?”他以为苏润就算再怎么生气,在知道舅爷和其他人已经岌岌可危,巨星已经被纳入有关部门的视线之后,就会原谅他……

    “呵……你不说我怎么会知道。”

    是啊,他不说,他瞒着,他担心苏润没有壮士断腕的决心,他自己谋划着把巨星推给银河套现,他想着跟苏润远走高飞,他……替苏润做了决定……

    “现在知道了,你打算怎么做?”

    “继续谈判。”

    “什么?”

    “继续谈判,银河和巨星联合能够最大限度的整合娱乐圈资源,垄断娱乐圈产业,百利而无一害,为什么不继续谈判。”

    “你刚得到巨星就想要吞掉银河?”苏润也许真的是父亲的女儿吧,贪婪狂妄自私刻在她的骨子里,他寻找了一生,最后爱上的竟然是父亲的影子。

    “不,合作共赢。”正如杨澄心所说,杨家的靠山从两年前开始就慢慢倒掉,杨学东的死更让他们和靠山之间的关系脆弱不堪,而叶家正如日中天,巨星想要活下去,就要叶家建立更紧密的关系,交换股权彼此共赢实际上是对的。

    是啊……合作共赢……他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说的不是一种语言,他们的交集是一场误会,他们的爱情是一场博弈,他们的婚姻是一场阴谋,他曾经幻想过自己的孩子会出生在一个父母相爱的美满家庭里,没想到自己的孩子也将会重复自己的命运,父母渐行渐远,婚姻渐成空壳,一切化为泡影。

    可是他有什么可抱怨的呢?是他求来的婚姻,是他用爱情和婚姻做为阴谋和赌注的一部分,别人用来对付他公平合理。

    他转过了身,没有再看苏润一眼,走到了车库启动了车子,驶离了他幻想中的爱情和家庭。

    苏润看着他的车消失在视线里,忽然感觉到蚀骨的悲伤,她以为自己将不再孤独,她以为她找到了她的爱情,找到了她的婚姻,结果却告诉她一切都是幻想,她终归还是一个人……她使尽了全身的力气回到了他们的婚房,回到了他们的婚床上,躺了下来,闭上了眼睛……睡吧……睡醒了才有力气继续战斗。

    过了不知多久,她醒了过来,一只胳膊搭在她的腰间,抚摸着她的肚子,她转过了身……杨澄心睡在她的身边,眉目舒展睡容安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