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玄幻小说> 天醒之路>天醒之路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实力即逻辑

天醒之路第一千一百一十九章 实力即逻辑

作者:蝴蝶蓝

    能在这讨伐中担任起雁荡关副将的,自然也非一般人物。姚觅作为青峰帝国开国几大世家之中姚氏的子弟,自幼便与青峰大皇子严鸣相识。成年后顺势投靠在大皇子左右,倍受器重。此番讨伐关外,被大皇子亲自点名,搭起了守卫雁荡关的副职重任。    这种紧密围绕在皇权周围的世家子弟,对包括四大在内的学院尊重得就很有保留了。这从姚觅方才的态度就可见一斑,领了大皇子命令守关的他,即便是玄武学院,他也不会有什么区别对待。    可是现在,被路平这样轻而易举地就拍到肩上,一身魄之力都使不出来,气急败坏又有些惶恐的姚觅,心知此时重要的已经不是什么立场问题了,是对方凭着实力已经将他轻易拿捏。他该考虑得是要不要坚贞不屈以身殉国了。    而这位被严鸣看重的年轻子弟确实很有些骨气,他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便已经向关隘上目瞪口呆地其他部下发令:“在等什么,攻击!!”    大部分人都有些迟疑,但也有人却是果断听令行事,数道攻击从不同方向就此袭来。    只是这等程度的攻击又怎么难得住路平,魄之力高速流转下,攻击被他逐一化解不说,夹杂在人群中的每一位攻击者都被他精确锁定了。    “不是在说奸细的事吗?”举手投足间便已将攻击化解的路平没有马上就反击,而是接着对姚觅说道。    此时姚觅也意识到路平并没有什么敌意了。那一度在他肩头上拍过的右手,压根就没有对他发力,否则就看他对方化解攻击的速度和手段,那一拍手就已经足够让他直接就义了,哪里还论得到他大义凛然地下令攻击。    “阁下这是?”姚觅挥了挥手,示意部下们稍安勿躁。    他这里话音方落,先前被路平拍翻在雪坑便没了动静,仿佛死去的宋文凤忽然跳起,他手指雁荡关隘,张嘴看似要说点什么时,一道魄之力自关上袭来。前次是刚想着要逃时,便被路平给阻止,这一次却是刚要说点话时,却又被路平的攻击把嘴堵上了……    “看着点他。”路平冲着关下喊道。    “啊?哦……我吗?”正集全程都是跟不上节奏的状态,此时迟疑了有三秒,才意识到路平是在冲他喊话。    正集好说四魄贯通的玄武精英,也就是战斗能力偏弱,此时要控制住一个被路平已经锤过两次的人,倒是一点问题都没有。    路平目光转回到姚觅,姚觅看到这一番作派后,多少也意识到点什么:“宋大人他?”    “他是奸细。”路平十分笃定地说。    姚觅和宋文凤并无什么私交,也是此番因为公事才算认识,之后的相处倒是颇为融洽。这要随便什么跑个人来指摘姚觅的顶头上司有问题,姚觅肯定先将人拿下再说。但是路平有实力摆在面前,虽然到现在为止也没搞清楚这少年什么来头,姚觅却已经很有耐心听他多说几句。    “他知道我的底细,目前清楚我底细的,那多半都是暗黑四路的人。”路平说。    “你什么底细?”好奇加上下意识让姚觅脱口问道。谷    “你看,你就不知道。”路平一副摆事实讲道理的模样。    姚觅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就觉得这事很是离奇,但又说不出的有些道理。    “大人!”看到姚觅陷入深思,有部下不答应了。这宋文凤毕竟是雁荡关的主将,手底下自然还是团结着不少以他为中心的亲信,看到姚觅这态度,不免焦虑上了,凑上前来就想向姚觅请命。    “先不说你的底细是什么吧。”姚觅这时开口说话了,“单就你这份实力,我认为你没有什么必要耍花招。”    他这话,看似是对路平,实则是说给这些有些按耐不住的部下听的。姚觅自己的境界虽还只在三魄贯通,但是大世家出身,投靠在大皇子身边,是见过事面的主。此时静下来一想,对路平的实力便已经有了一个评估。而这份实力,便是最大的逻辑。雁荡关不过就是道关隘,关在人在,有这样的实力,想对雁荡关有什么图谋,直接夷平便是,搞这么多花招出来,那才是不合逻辑的事。    “你说的对。”路平欣然点头。    姚觅目光随即投向关下的宋文凤,心下正在思量接下来该怎么处置,路平这边又道:“刚才你一声令下就果断出手的那些人,值不值得怀疑一下?”    姚觅一怔,随即笑道:“他们如果也是奸细,那便也知道你的底细,难道还指望能击杀你?”    “对啊,所以目标不是我啊。”路平说。    不是路平,那自然就是姚觅。姚觅神色骤变,混在人丛中的几个身影,听到这时也猛然抽身,就想逃走。但是早锁定他们几人位置的路平立即出手,努力克制着的一声征,总算是没把这些人直接打死,只是留下了他们。    “你的控制又精进了呢。”苏唐说道。    “是啊。”路平说道,想到不久前完成的引星入命,他心里免不了有些惆怅,他也不知道这一步是不是都是郭有道计算到的了。    “统统拿下。”姚觅此时喝道。如果说先前他还需要细想一想的话,那么当这几人做出逃离的举动后,那一切似乎都已经不言而喻了。    试图逃走的一共六人,此时都被路平的一声征打了个半死,很快被带到了姚觅面前。姚觅一看这六人,倒吸了口凉气。    这六人他全都认得,而在他们这样的军旅之中,能被长官认得叫上名字的,那统统都是有些过人之处的。眼下这六人便是守兵中的佼佼者,再加上主将宋文凤,就他们几人的实力,真不是姚觅率领其他守卫就能轻易料理的。雁荡关的守护主要依赖的是关上的定制,而非他们这些人的自身实力。宋文凤等人混在他们之间,不会受定制所控,那跟虎入羊群也差不了多少了。    越想越是后怕的姚觅,上去便给了其中一人一脚,神情也变得凶狠又严厉。    “说,你们到底有什么企图。”姚觅喝问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