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撒野>撒野第95章

撒野第95章

作者:巫哲

    这一夜过后,蒋丞觉得自己突然就心静如水了。

    李辉的情况他没有打听过,但钢厂这样一个地方,任何事的传播都是高效而全方位的。

    顾飞家的小店,旁边的社区医院,都是信息中转站。

    一开始的消息是李家大儿子全家被人打死了,后来有人辟谣,说没有,孩子没死,再后来又人纠正,说是李辉死了。

    死因众说纷纭,欠了高利贷被收债的打死了,被媳妇儿的奸夫打死了,这两种是主流。

    但不到一星期,又有真面浮出水面。

    没死,李辉被打成了植物,打人的现在也没抓着。

    这些议论,蒋丞知道得并不全面,顾飞不会跟他说,他也就是在店里待着的时候扫到几耳朵,而且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信息源们都会注意回避。

    对于蒋丞来说,无论是什么样的消息,都已经不重要了,这个在血缘上跟他至亲的人,以后的日子里都不会再跟他有任何交集。

    他换掉了用了很久的电话号码,而随着这个号码而消失在他生活里的人,不仅仅是一个李辉。

    随着气温一天天低下去,树上的叶子一天天变少,在冰凉干燥的空气让人鼻子发痒并且难以控制永远都犯困的日子里,四中的高三终于有了高考前该有的气氛。

    走廊里,教室里,全是各种励志标语口号,红底儿黑字,白底儿黑字,配上巨大的惊叹号,每次蒋丞看到时都忍不住在心里跟着呐喊起来,除此之外还有关于时间已经不多的种种提醒。

    没时间了同学们!

    高考就要来了!

    啊!它就在前方了!

    ……怪吓人的。

    时间多数时间里都过得挺慢的,只有在回头看的时候,才会惊觉“原来已经这么久”。

    蒋丞半趴在桌上,手里转着笔,从今天不知道为什么坐得笔直的周敬的耳朵边看着数学老师。

    对于教室里的这些人来说,时间此刻就过得非常慢,也许明年的这个时间,他们回过头的时候才会发现,高三的那一年,飞快闪过,快得居然留不下什么记忆。

    蒋丞这会儿并没有觉得时间慢,他觉得时间过得太快,完全不够用。

    不够时间背书。

    不够时间做题。

    不够时间听课。

    不够时间跟男朋友出去散个步。

    不够时间看看男朋友新拍的照片。

    不够时间看看……小姑子的新发型。

    ……

    等明年这个时间,他回过头,不,无论是什么时间,明年,后年,五年后,十年后,他回过头时,这一年里的记忆都永远丰满充实。

    “你把那个绿毛兔子头像换掉了,顾淼没跟你急吗?”下课的时候蒋丞一边整理上节课的笔记一边问了一句。

    顾飞的头像从绿兔子换成了顾淼的照片。

    小丫头的新头型,头发长长之后李炎给她理了个短版bobo头,刘海离眉毛三千多里,照片上她心情不错地挑着一边眉毛,看上去相当嚣张有个性。

    “没事儿,这是她替我换的,”顾飞说,“去尿尿吗?”

    “啊,我……”蒋丞顿了顿。

    “你不知道是吧?”顾飞叹了口气站起来,“走吧尿个尿去。”

    “我是想说好像没有这个需求,”蒋丞啧了一声,跟着站了起来,“你就直说让我陪你让厕所不就得了。”

    “不用你陪,”顾飞马上说,“真的,不用陪,你回教室吧。”

    蒋丞眯缝了一下眼睛。

    “回去吧求你了,”顾飞说,“让我一个人去厕所吧,让我一个人孤单地勇敢地迈向那厕所吧。”

    “有病,”蒋丞跟着他一块儿往楼下走,“我有点儿饿了,一会儿去小卖部买点儿吃的吧?周敬说现在开始卖关东煮了。”

    “好。”顾飞点头。

    “我觉得四中这点特别好,”蒋丞咽了咽口水,“我们以前学校小卖部开了半小学期就被取消了,食堂不到饭点不卖吃的,你要没自己带点儿吃的,就得活活饿死在开饭之前。”

    “四中这小卖部每月赚不少呢,”顾飞笑着说,“比我家店赚得多多了。”

    “你家那个店也就是没人有时间管,要不也不至于,”蒋丞叹了口气,“我第一次去的时候就是因为看着比别家要干净。”

    “你要没去我那儿,那天你起码得在地上多趴一小时。”顾飞说。

    “屁。”蒋丞简单回答。

    “真的,就我要把你弄进屋里去,刘帆他们还反对呢,”顾飞笑笑,“这片儿乱,很多人都怕惹麻烦。”

    “那你为什么要弄我进屋?”蒋丞问。

    “你帮过顾淼,”顾飞说,“而且当着顾淼的面儿,我总不能让她看着自己哥哥见死不救。”

    “我就晕了一下还没要死呢!”蒋丞纠正他。

    “其实主要原因还是你长得好看,”顾飞冲他竖了竖拇指,“可帅了。”

    蒋丞啧了一声。

    学校小卖部的关东煮味道很不错,只可惜从小卖部捧到教室就差不多凉了。

    蒋丞现在已经能够非常入乡随俗地一边听课一边低头吃东西,还有点儿羡慕隔壁7班有人带了个电热杯到教室煮东西吃……当然,拿杯子来的那哥们儿做了一次全校检讨,据说是被上课的时候吃不着热食儿的同学举报的。

    “蒋丞!”老鲁在讲台上吼了一声。

    蒋丞正低头扎了最后一颗鱼丸要往嘴里送,老鲁这一声吼,他手一抖,连鱼丸带竹签都掉到了地上。

    “啊……”他痛苦地小声喊了一声,明明还没吃饱还没吃过瘾就只剩一颗鱼丸的感觉本来就已经非常郁闷了,结果就这最后一颗都还没吃进嘴里。

    他简直想趁人不备捡起来搁汤里洗洗再吃掉。

    “不是我说你!你们现在复习是挺累的,上课想偷吃点儿东西我也就不说了!”老鲁指着他,“但是你吃得是不是有点儿太慢了!你当这堂美食课呢?不知道的以为你买了桌满汉全席呢!你上来!把这段翻译了!”

    蒋丞小心地把纸碗放进桌斗,里面还有点儿汤,一会儿还能喝了解馋。

    走上讲台,他刚拿起一根粉笔,老鲁已经把自己手里的那半根递了过来:“用这个!不用您费劲按断了!我都给你磨好了!”

    “……哦。”蒋丞接过粉笔,在黑板上唰唰开始写。

    一般到这种时候,别科的老师都不会再叫人上来做什么题了,都抓紧每一分钟不停地讲,要不就是做卷子,然后讲卷子,一遍遍地强调重点。

    这里是重点,那里是重点,这些都是重点,那些都是考过的!听完一圈儿感觉课本儿上就没有非重点这玩意儿。

    只有老鲁,还坚持不懈地每节课都点名,感觉这是他上课的时候学生注意力相对集中的原因,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揪起来,答不出背不出的就是一通骂。

    “字儿有进步了,”老鲁看了看蒋丞写在黑板上的翻译题,“有进步了,不错不错,如果我判卷子,这个字我可以不扣你卷面分。”

    “谢谢鲁老师。”蒋丞说。

    字儿有进步是真的,他自己心里清楚,他每天背书的时候都会在草稿纸上跟着写出重点,加深印象,也顺便练字。

    按顾飞的说法就是,终于能看懂了。

    “大飞!”放学的时候王旭挤开周敬往前桌一坐,“蒋丞!”

    “嗯?”蒋丞应了一声,低头继续写着最后一节课没有写完的卷子。

    “一会儿没事儿吧,”王旭说,“去吃馅饼吧,我爸做了新的口味,去尝尝?”

    “什么新口味?”顾飞问。

    “玉米馅儿,”王旭说,“其实也不说有多特别吧,但是味道不错的,真的,去吃吗?”

    顾飞看了蒋丞一眼。

    “哎!我服了,”王旭一挥手,“一开始就不该问你……蒋丞?”

    “好。”蒋丞笑着点了点头。

    早晚有一天要把王旭和周敬都灭口,王旭可以多留几天,毕竟能够提供美味的馅饼。

    “叫上二淼吧?”王旭说。

    “不叫了,”顾飞说,“今天我妈给她包了馄饨。”

    “那行,”王旭站起来,“走走走走。”

    蒋丞每天的时间都安排得很紧凑,放了学就回出租屋,都不去店里了,因为等饭吃的时间里效率不是很高,多少有点儿分神,于是被顾飞要求直接回出租屋,他做好了吃的给送过来。

    吃完饭,这一晚上基本也就没有什么别的活动了,看书背书做题。

    当然娱乐放松的时间还是有的,床上活动虽然费体力,但是很补精神……

    今天去王旭家吃馅饼,算是两个月以来第一次大众化的休闲娱乐。

    “我以前觉得易静就够学霸的了,”王旭一边骑车一边感慨着,“看到蒋丞我才知道是我没见识。”

    “易静不是挺拼的么。”顾飞说。

    “感觉还不一样,”王旭看了蒋丞一眼,“这段时间我注意了,蒋丞瘦得比易静多。”

    “……闭嘴。”蒋丞说。

    可不能再说瘦了,顾飞一天天的伙食无论是从食材还是份量上,都是奔着优质养猪去的,王旭这一句瘦了,顾飞估计能掰开他嘴往里填食儿。

    “哎,”王旭骑到蒋丞旁边,“蒋学霸,你想好考哪个学校了没?想好专业了没?”

    “没有。”蒋丞说。

    “我操?”王旭愣了愣,“人不都说学霸都是从小立志非某某大学不上,最后考上了,特励志,你怎么到现在都没想好啊?”

    “我,”蒋丞转过头看着他,“想去哪儿就去哪儿,不用从小立志。”

    “……去你大爷的,”王旭瞪着他,“我就看不得你这种穷显摆的学霸!”

    “我不是穷显摆,”蒋丞笑了,“我就是显摆。”

    “气死你。”顾飞在旁边说了一句。

    “我靠!”王旭喊了一嗓子,“你俩能不能摆正态度,现在是去我家蹭饭呢!能不能给予这顿饭的提供者一点温柔?”

    王旭他爸爸王二……好像不叫王二,但是蒋丞一直也没问过到底叫什么,总之王爸爸的馅饼,的确是他长这么大吃过的最好吃的馅饼。

    这种没放几颗肉丁的玉米馅儿的馅饼,居然也很好吃。

    当然,在吃掉一堆玉米馅饼之后,他又补充了三个大五花馅儿的。

    “我的天哪,”王旭妈妈给他们送小吃进来的时候看了看桌上的空篮子,“你们怎么吃这么快?”

    “他贴秋膘呢,”王旭指了指蒋丞,“学霸跟我们不一样,学霸就这么吃,还一天天瘦呢。”

    “你还好意思说,”王旭妈妈对着他后脑勺一巴掌拍过去,“你吃下去的全贴身上了,一点儿没用在脑子上!”

    “哎!”王旭很没面子地看了他老妈一眼,“不要当着我同学的面儿动手动脚的!”

    “动你怎么了!动你怎么了!”王旭妈妈对着他脑袋又是两巴掌。

    “会傻。”顾飞说。

    “哟那可来不及了,从小就这么拍,可能已经傻了,”王旭妈妈把两碟牛肉干放到桌上,“尝尝,又香又辣还不硬。”

    蒋丞拿了一条塞进了嘴里。

    “蒋丞是不是挺爱吃我们家馅饼啊?”王旭妈妈笑着问。

    “是,”蒋丞点点头,“非常好吃。”

    “我们过年的时候还有新品种上市呢,”她说,“你过年要是觉得家里吃得太油腻了,就上这儿来吃馅饼!”

    蒋丞愣了愣才点了点头:“好的。”

    “就你话多,”王旭推了他妈妈一下,“忙去吧,我们自己聊会儿。”

    王旭妈妈出去之后,王旭过去把包厢门关上了:“蒋丞,不好意思啊,我妈不知道……”

    “没事儿,”蒋丞笑笑,“真没事儿。”

    快过年了。

    王旭妈妈不说这话,他都没注意到快过年了。

    只知道快放寒假了但是寒假会补课,班上的人纷纷表示无法接受这个残忍的现实。

    但蒋丞始终没把寒假和过年联系到一块儿。

    也许是根本就没敢去想。

    心静如水不表示过年也能一直静着。

    毕竟是个万家团圆,红红火火恍恍惚惚哈哈哈哈……的日子。

    中国人对过年那种执着和不能回家过年那种无法排解的忧伤就像是刻在骨子里的,无论在意或不在意,这段时间心境总是会随着身边越来越红的景象而有所改变。

    穿着红棉袄跑着放鞭炮的孩子,冰冷空气里的硝烟味儿,匆匆忙忙回家的人,市场里挤着买年货的人,电视里关于春运的各种报道,大街小巷里永恒不变的那几首“过年专用歌”……所有的一切都仿佛齐声高喊,过年了!

    也就是到了现在,蒋丞才突然回过神来,要过年了啊。

    以往过年感觉也不大,吃吃喝喝走亲戚,天天跟同学出去玩,唯一的体会就是还没玩够就开学了,寒假为什么不能跟暑假匀一匀。

    但现在他却有些迷茫。

    过年了。

    怎么过啊?

    去哪儿过啊?

    ……要不要过啊?

    “过年一般我们都在店里过,”吃完了馅饼往回走的时候,顾飞说了一句,“二淼喜欢在店里过年,她进进出出放鞭炮方便。”

    “她不怕放鞭炮的动静吗?”蒋丞问。

    “不怕,还挺喜欢的,谁家放鞭炮了她就踩着滑板往下边儿飞过去,”顾飞笑了笑,“去年把头发都炸糊了一撮。”

    蒋丞笑了半天。

    “今年跟我一块儿过吧,”顾飞说,“做好饭了你过来吃,然后我们一块儿去放炮,放完了你回去复习。”

    “嗯。”蒋丞点点头。

    “你要是觉得不够热闹,就叫李炎刘帆他们过来,”顾飞说,“反正都是吃完了饭在家就待不住了的。”

    “你喜欢热闹点儿么?”蒋丞问。

    “我无所谓吧,”顾飞说,“以前我家过年……也就我和二淼,我妈一般吃完饭就出去了。”

    “哦,”蒋丞想了想,“那叫他们过来吧,一块儿闹闹,二淼应该会高兴?”

    “那先说好,”顾飞笑着看他,“他们过来了的话,晚上你就自己回去复习,我肯定会被拉着玩一个通宵的。”

    “没问题。”蒋丞骑车靠近他,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

    顾飞这学期基本都没跟李炎他们出去混过,每天光围着他转了,蒋丞感觉要哪天潘智交了女朋友就找不见人了,他肯定得不爽。

    关于过年,蒋丞就琢磨这一晚上,之后就又回到了平时的复习轨迹里,没什么感觉寒假就来了,没什么感觉寒假补课就跟学期末接上了,他自己都佩服自己是个意志坚定的好少年。

    顾飞一周里差不多有四五天待在他这儿,陪他背完书吃完宵夜之后就先睡觉了,但这两天他一直靠在床头玩手机。

    “玩弱智吗?”蒋丞问。

    “没,哪有时间玩,李炎都已经快了我二十多关了,一天天的可牛逼了,没事儿就给我发截图。”顾飞说。

    “你好忙哦?”蒋丞看了他一眼。

    “是啊,”顾飞一脸严肃地点点头,“天天陪着我男朋友复习,这次期末考都前进了五十多名,老徐那天还拉着我热泪盈眶呢。”

    “其实你……”蒋丞话没说完又继续低头写卷子了。

    其实你下点儿功夫成绩不会差,但是这话说出来可能会让顾飞有些什么想法,他强行咽了下去。

    “其实你可以先睡,不用等我。”蒋丞说。

    “没等你,”顾飞把手机递到他眼前,“我查菜谱呢。”

    “年夜饭吗?”蒋丞看了看。

    “嗯,”顾飞继续看手机,“以往过年吧,就我妈随便弄一锅煮了,然后包点儿饺子,有时候懒得包直接就从店里拿点儿速冻饺子,今年正式点儿吧,咱俩一块儿过的第一个年呢。”

    蒋丞笑了:“你掌勺么?”

    “对我没信心啊?”顾飞问。

    “啊,”蒋丞看了一眼还放在桌上的宵夜空碗,今天的宵夜是四喜丸子,拳头大小的五个,“还行,就是……能看点儿素菜菜谱么?”

    “素菜有什么好吃的,你不是爱吃肉么?”顾飞说。

    “小顾同学,”蒋丞叹了口气,“我最近有点儿喜欢吃菜了,绿叶儿菜,不绿的也行,大白菜也行。”

    “好,”顾飞说,“明天宵夜炖大白菜吧。”

    “……适当搁点儿肉我不会嫌弃的。”蒋丞叹了口气。

    “你不是说要吃素菜么?”顾飞说。

    “你只有全肉和素俩选项吗?”蒋丞无语了,“好吧我要吃肉菜搭配的菜!”

    “那叫荤素搭配。”顾飞纠正他。

    蒋丞指了指他,没说话,低头继续背书了。

    寒假补课一直补到了大年二十八,给大家留了一天假,按老徐的话说,这是留给大家回家收拾屋子陪父母买年货的时间。

    一大早蒋丞就被顾飞叫了起来。

    “干嘛去?”蒋丞迷迷瞪瞪地问。

    “买菜。”顾飞一边穿衣服一边掀掉了他的被子。

    “不是,”蒋丞把被子又拉回来盖好了,“您前几天不是一有时间就往超市跑吗,我都担心你要把超市搬空了,还没买齐啊?”

    “那不一样,”顾飞撑着床头笑了笑,“你不想体会一下,跟男朋友一块儿采买年货的愉快过程吗?”

    “……神经病,”蒋丞笑了起来,“行吧,起了。”

    二十八的年味儿已经很足了,蒋丞起床洗漱的时候都能听到外面的说话声和笑声,还有……吵架声,比平时的要大,也要热闹得多。

    他一边刷牙一边走到窗口往下看。

    雪地上好几个奇丑无比的脑袋上扣着破桶的雪人,一群小屁孩儿正疯狂地奔跑打闹,一个小孩子正扯着嗓子边哭边不知道骂谁,还有俩正在路边叉腰对吼的人,一个老头儿,一个老太太。

    一年了啊。

    蒋丞突然有些感慨,看着楼下乱糟糟的这些场景,第一次没有因为这乱混乱而心烦。

    也第一次觉得过年有了完全不一样的感受,他居然非常期待一会儿在超市里人挤人抢年货再人贴人排队交钱的烦人活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