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撒野>撒野第11章

撒野第11章

作者:巫哲

    跃出窗口的那一瞬间,寒风灌进呼吸里,再钻进毛孔里,最后渗进身体里。

    爽。

    窗台下碎掉的玻璃在他脚下发出几声简短的脆响,蒋丞觉得自己堵得要窒息的感觉终于消失了。

    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下去了,没有路灯,月亮也不知道在哪儿,只有各家各户窗口里透出来的那点微弱的光,隐约能看出这是一片楼屁股的后头,大片没有清扫过的积雪。

    蒋丞从裤兜里拿出手机按亮了,深一脚浅一脚地踩着雪往前走,从楼后绕到了小街的尽头。

    前方是个什么小厂子,这边没有路了。

    他停了下来,站在黑暗里。

    爆发过后,他在寒风里慢慢冷静了下来,现在有些茫然。

    去哪儿?

    干什么?

    没有目标也没有目的。

    他低头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琢磨着这会儿自己该怎么办。

    太他妈冷了,跳出来的时候居然忘了去穿上外套。

    手机屏幕上有一抹脏了的痕迹,他用手指擦了一下,之前的痕迹没被抹掉,反倒又增加了一片。

    四周太黑,他看不清是什么,只隐约感觉自己手指是湿的。

    但很快他反应过来了,拿手机屏幕对着手指照了照。

    血。

    “我操。”他小声说了一句。

    有点儿吓人,满手的血。

    手冻得有些发麻,感觉不出疼来,他甚至找了找才看到了掌心里的那道口子。

    挺深,血还在不断地涌出来。

    蒋丞在两个裤兜里摸了摸,连个纸片儿也没找着,只得扯起毛衣一角,用力抓在了手心里。

    这么冷的天儿,居然都没把伤口冻上。

    ……是啊,这么冷的天儿。

    连个外套都没有。

    要了命了!

    一直到了这会儿,蒋丞才像猛地被叫醒了似的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

    没外套,没钱,血流不止。

    他判断了一下方向,往通向旁边那条小街的岔口跑过去,李保国说过那儿有个社区医院,可以先让人帮包扎一下,还能暖和暖和。

    跑了几步之后他冷得有些扛不住,从跑变成了连蹦带跳,快连自己哈气里的暖意都感觉不到了。

    真他妈冷啊!

    李保国说那个社区医院不怎么明显,还真没说错,何止是不明显,蒋丞都跑过了才看到。

    连灯都没有开。

    ……没开灯?

    他愣住了,没开灯?

    再凑到紧闭着的门前瞅了两眼,才看到门上挂着个牌子,他冻得眼睛都哆嗦了,凑合着看清了大意是大夫回家吃饭去了。

    “……不是吧!”他在门上敲了两下,没有回应。

    牌子上还留了个电话号码,但他没打,打个电话再等大夫过来,他估计已经冻死在这儿了。

    他皱了皱眉头,转头看了看旁边。

    顾飞家的店离这儿大概五米的距离,亮着灯。

    虽然他非常不愿意被顾飞又一次看到自己狼狈的样子,但是……太他妈冷了!

    他蹦着过去拉开了店门,一把掀开了皮帘子。

    扑面而来的暖意让他整个人僵得都快抽筋了的身体顿时松驰了下来。

    但接下去他又愣住了,有点儿尴尬。

    不知道为什么他每次进顾飞家的店,都会感受到尴尬。

    上回不是好鸟坐着的那块空地,现在放着个小桌子,桌上的电炉烧着,一锅冒着热气儿的……大概是羊肉汤,他闻出来了。

    顾飞正在给顾淼盛汤。

    而正对着门的位置上,还有一个女人,二十多岁的样子。

    除了年纪差距有点儿大之外,这仨人看着跟一家三口似的,让蒋丞顿时觉得自己出现得非常不是时候。

    “你……”顾飞一扭头看到他吓了一跳,“怎么回事儿?”

    “能不问么?”蒋丞说,“我是……路过。”

    “你朋友?”那个女人看着顾飞问了一句。

    “嗯。”顾飞站了起来,走到了蒋丞跟前儿,目光往下落到了他手上。

    那个女人也站了起来:“怎么……”

    “药箱。”顾飞回头说了一句。

    “嗯。”她快步走进了那个小屋里。

    顾淼还坐在桌边没有动,手里紧紧握着一个勺,眼睛瞪得很大,有些紧张地看着这边。

    蒋丞注意到顾飞往旁边稍微移动了一下,挡在了顾淼的视线中间,他赶紧把手往后藏了藏。

    “进里屋。”顾飞说。

    蒋丞快步走进了小屋里,那个女人已经拿出了药箱,看到他进来,轻声问:“手?”

    “嗯。”蒋丞应了一声,“旁边社区医院……”

    “大夫这会儿吃饭呢,”女人说,“严重吗?先帮你清理一下,消消毒。”

    “不严重,”蒋丞看了看药箱,东西还挺全,“我自己来行。”

    “一只手多费劲啊,”女人笑了笑,“我帮你处理快一些。”

    “刀伤?”顾飞进来问了一句。

    “不是。”蒋丞犹豫了一下,松开了一直抓着毛衣的手。

    这一松手把他自己吓了一跳,毛衣上已经染上了一大片血迹。

    “你……”顾飞皱着眉看看他的手,又往毛衣上看了一眼,对那个女人说,“要不我来吧。”

    “没事儿,我还能被这点儿伤吓着么,”女人笑了笑,推了他一下,“你去陪着二淼吧,我看她刚很紧张。”

    “……嗯,”顾飞犹豫了一下,转身往外走,走了两步又停下回过头,给他俩介绍了一下,“我同学蒋丞,这我姐,丁竹心。”

    “叫我心姐行,”丁竹心笑笑,拉过了蒋丞的手,“我看看……伤口好像挺深啊……”

    “是吗?”蒋丞应了一声。

    竹心?这名字起得不怎么样,竹子的心是空的。

    蒋丞对于自己今天如此文艺的思绪表示迷茫。

    “我先用生理盐水帮你冲一下,”丁竹心说,“一会再用碘伏。”

    “嗯,”蒋丞点点头,“谢谢。”

    “别客气啊。”丁竹心笑着说。

    屋里温度高,身上很快暖和起来了,但伤口的疼也像是苏醒了似的开始往里钻着疼。

    丁竹心帮他把手上的血冲干净之后他发现这口子还真不算小。

    “是玻璃划的吧,”丁竹心说,“这么不小心。”

    蒋丞没说话。

    顾飞的姐姐姓丁?跟妈姓么?

    而且虽然丁竹心很漂亮,皮肤白得几乎透明,从蒋丞这个角度看过去长而浓密的睫毛把眼睛都遮掉了,但跟顾飞顾淼完全不像。

    “你是顾飞的姐姐?”他问了一句。

    “不是亲姐姐,”丁竹心笑了起来,“他叫我姐姐,我以前住他家楼上。”

    “哦。”蒋丞也笑了笑。

    “我可是看着他长大的,小时候他是我的跟屁虫,”丁竹心给他涂了碘伏之后,从药箱里拿了纱布盖在伤口上,“只能先这样了,包一下,晚点儿再让大夫看看吧。”

    “谢谢。”蒋丞站了起来。

    “怎么老谢啊,”丁竹心把东西收进药箱,“我给大飞处理伤口他从来没说过谢谢呢。”

    他太没礼貌了。

    蒋丞在心里说了一句,想想又觉得也许应该是太熟了。

    他进来之后,丁竹心虽然没跟顾飞说几句话,但能感觉得出来他俩很熟,特别是丁竹心侧过脸之后蒋丞看到了她耳垂上有一个小音符……

    姐姐?啧。

    没想到顾飞还好这口,这女的看着怎么也得大个四五岁的。

    “你是大飞同学啊?”丁竹心说,“我好像以前都没见过你……不过他跟同学来往也不多。”

    “我刚转来。”蒋丞说。

    “这样啊。”丁竹心看了他一眼。

    “好了没?”顾飞推开门。

    “好了,”丁竹心说,“一会儿张大夫过来了再去看看吧。”

    “伤口深么?”顾飞又问。

    “划了一下能有多深。”蒋丞说。

    “二淼让我问丞哥吃饭了没?”顾飞往外面看了一眼。

    “……没吃。”蒋丞有些郁闷地回答。

    “那正好一块儿吃,”丁竹心说,往外走的时候手在顾飞肩上很自然地扶了一下,“我还说今天羊肉买多了他俩吃不完呢。”

    “不方便吧?”蒋丞犹豫了一下,低声说。

    “什么不方便?”顾飞没明白他意思,但下意识地跟着他降压了音量。

    “那个……”蒋丞很快地往丁竹心背后瞟了一眼,“你姐。”

    顾飞愣了愣,接着往门框上一靠,嘴角带着笑:“哦。”

    “哦?”蒋丞看着他。

    “没什么不方便的,二淼不也在么,”顾飞进屋从柜子里拿了件毛衣扔到床上,“换一下,她会怕。”

    顾飞出去之后,他拿过毛衣看了看大小,差不多,于是换上了。

    然后又低头研究了一下,这毛衣该不会是顾飞自己织的吧……

    “要帮忙吗?”顾飞在外面喊了一声。

    “不用!”他赶紧回答,把换下来的衣服叠了一下放到了旁边的椅子上。

    一走出小屋,立马闻到了店里弥漫着浓浓的羊肉汤香味,蒋丞顿时觉得饿得心里都发慌了。

    “香吧。”丁竹心正往碗里挨个盛汤。

    “嗯。”蒋丞走过去,在小桌子边儿坐下了。

    “我还第一次看二淼要留人吃饭呢,俩月没见,进步这么大,”丁竹心往顾淼碗里夹了两块羊肉,“蒋丞你是不是转来挺长时间了?上学期吗?”

    “这学期。”蒋丞说。

    “啊,”丁竹心看了他好几秒才笑着把一碗汤放到了他面前,“真意外。”

    顾淼一边喝汤,一边偷偷地往蒋丞缠着纱布的手上瞅。

    “已经没事了,”顾飞抓住蒋丞的手,递到她面前,“你看。”

    蒋丞伤的是右手,本来筷子拿得不稳,被他这一抓,筷子飞了出去掉在了地上。

    顾淼很小心地在他手上轻轻碰了碰。

    “撒手,”丁竹心拍了顾飞手一下,把筷子捡了起来,“人手有伤呢,抓这么猛。”

    “我去洗。”顾飞伸手去拿筷子。

    “我去……”蒋丞想站起来。

    “你俩坐着吧,我又不吃。”丁竹心起身从后门走了出去。

    “她不吃?”蒋丞愣了愣,注意到桌上是三副碗筷,他顿时有些尴尬,不会是一共三副碗筷,加了他不够了吧!

    “她晚上不吃东西,很多年了,”顾飞把自己的筷子给了他,“我还没用的。”

    “不急。”蒋丞说。

    “不急么?”顾飞偏过头看了看他,“我感觉你眼睛都饿直了。”

    “滚。”蒋丞拿了他的筷子夹了块羊肉放到嘴里。

    大概真是饿了,这羊肉顿时空降他最近两年吃过的美味食物前三名。

    丁竹心回来的时候看到蒋丞手里的筷子,愣了愣,把洗好的筷子放到了顾飞面前,轻声说:“我走了啊。”

    “嗯。”顾飞站了起来,从收银台后面拿过了她的外套。

    “不吃点儿吗?很……好吃。”蒋丞也站了起来,没话找话地说了一句,说完觉得更尴尬了。

    “你们吃吧,多吃点儿,”丁竹心笑了笑,穿上外套,“我减肥呢。”

    “哦,”蒋丞犹豫了一下,又坐了回去,顾淼指了指锅里的羊肉,他点点头,“我给你夹。”

    顾淼又指了指他空了的碗。

    “我……不急。”蒋丞有点儿不好意思,自己饿成这样都被小姑娘看出来了,为了显示自己不急,他只好又扭头看了看顾飞和丁竹心。

    “钥匙。”丁竹心冲顾飞伸手。

    “不冷么?”顾飞从兜里掏出了摩托车的钥匙。

    “我飙车的时候你还忙着小升初呢。”丁竹心拿了钥匙转身走出了店门。

    顾飞跟到门口看了一眼,回来坐下了。

    丁竹心出了门之后,蒋丞莫名其妙松了口气,他还是第一次跟女生待在一块儿会有这么强烈的尴尬感。

    丁竹心很漂亮,而且是那种并不张扬也不具备攻击性的漂亮,按说这样的长相他在路上碰到了还会多看两眼。

    他夹了块羊肉,手还在疼,他夹肉的时候不敢用力,看自己的姿势跟要引爆炸弹似的,怕手一抖肉掉桌上了。

    顾飞从旁边拿了个大漏勺,放进锅里直接兜底儿一舀,把一大勺羊肉递到了他眼前:“我看着都费劲。”

    “谢了。”蒋丞把羊肉扒拉了一半到自己碗里,又拿过顾淼的碗,把剩下的扒拉到了她碗里。

    “手怎么伤的?”顾飞问。

    蒋丞没回答,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说,顾飞对李保国一家应该是了解的,这事儿要是说出来,只会给别人增加谈资,虽然顾飞看上去不是个会跟人扯这些的人。

    他沉默了一会儿:“自己咬的。”

    顾淼看着他,愣了愣之后笑了起来。

    “牙口不错,”顾飞点点头,“还是要学会惜自己,以后下嘴轻点儿。”

    蒋丞冲顾淼笑了笑,低头喝了口汤。

    “你一会儿回去么?”顾飞又问。

    “不回。”蒋丞这次回答得很干脆。

    “有地儿去?”顾飞从旁边的小菜篮里夹了两根青菜放锅里涮着。

    “有,”蒋丞说完之后又有些犹豫,沉默了有快两分钟才艰难地再次开口,“你有钱吗?借我点儿。”

    “多少。”顾飞放下筷子。

    蒋丞想了想:“五百吧,我现在可以手机转账给你。”

    “没所谓。”顾飞拿出钱包,拿了五百出来。

    “谢谢,”蒋丞接过钱,心里踏实了不少,一边拿手机一边说,“你加我好友吧,我给你转过去。”

    “其实路口出去右转二百米有个岔路,进去走到头有个如家,”顾飞拿出手机按了几下,“用不了五百。”

    蒋丞看着他没说话,拿起碗喝了口汤。

    虽然顾飞没猜错,而且也不可能猜错,这种情况下他除了去酒店也没别的办法,但这么说了出来,让他挺没面子的。

    手机响了一声,他低头看屏幕。

    是顾飞的好友请求。

    小兔子乖乖。

    这个昵称差点儿没让他一口汤喷手机上。

    “这是你?”他把手机对着顾飞。

    “嗯,可吧。”顾飞说,一脸平静。

    “……好可,”蒋丞有点儿无语,通过了请求之后他又看了一眼顾飞的头像,跟昵称很搭,是个绿色的兔子,没判断错的话,看这画工和用色,作者应该是顾淼,“这头像顾淼画的吧?”

    顾淼在一边儿点了点头。

    “画得……真好。”蒋丞很不由衷地表扬了一句,顾淼这画画的水平跟她玩滑板的水平差了能有七百二十四个小明爷爷。

    准备给顾飞转账的时候,店门响了一声,被人拉开了,接着帘子被掀开了一条缝。

    他往那边看了一眼,觉得有点儿奇怪,这个时间过来买东西很正常,掀一角帘子跟偷窥似的干嘛呢……

    没等他想明白,顾飞已经把手机往桌上一扔跳了起来。

    “哎?”他愣了,举着手机看着顾飞冲了出去,抓贼?

    他一般来说不管闲事,将来活到103岁肯定没问题,但现在是在顾飞这儿,顾飞都冲出去了,他不可能还坐着。

    他站起来准备跟出去,正想跟顾淼说不要出来,低头一看,顾淼居然正低头吃着饭,好像身边什么事儿也没发生。

    “我去看看。”蒋丞说了一句,转身也跑了出去。

    刚一出店门,看到顾飞抓着一个正拼命挣扎的男人的衣领。

    年久失修的路灯光线有些扑朔迷离,他只能看清这是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穿了件乡非款的皮衣,紧身裤把细腿裹得跟两根牙签似的,看着让人犯恶心。

    “你干什么!撒手!”那男人抓着顾飞的手使劲拽,但无论从身高还是力量上都明显不是顾飞的对手,折腾了半天顾飞连动都没动一下,他只能又喊了一声,“你撒手!”

    “我跟没跟你说过别让我再看见你?”顾飞压着声音问。

    “你以为你谁啊?我管你说没说过,说过怎么着?”男人把脸凑到他眼前,带着挑衅,“我现在在这儿呢,你看见我了吧?怎么着?你……”

    一连串的问题还没排列完,顾飞抓着他衣领往旁边的树上抡了过去。

    这男人跟个空心布偶似地脸冲前地整个人砸在了树干上。

    “嘭”的一声。

    蒋丞感觉自己的眼睛都随着这一声响放大了一圈,他第一次知道肉身撞木头上能有这么大动静。

    这一声响过后,世界安静了。

    那个男人贴着树站了两秒钟,慢慢顺着树干出溜下去,跪在了地上,然后往边儿上一歪,倒那儿不动了。

    “操!”蒋丞往那边走了两步,死了?

    盯了一会儿那人一直没动,他又转回头看着顾飞,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这人虽然瘦,个儿也不高,但毕竟是个男人,这么被顾飞一胳膊甩树上了,放个慢动作也能放出两三秒来……

    他突然觉得后背发凉,顾飞这身手,杀个把人似乎也说得过去。

    “进去,”顾飞看了他一眼,往店里走过去,“不冷么你?”

    “这谁啊?”蒋丞回过神来,“扔那儿不管了?冻死了怎么办。”

    “冻死了杀你灭口啊。”顾飞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