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天官赐福>天官赐福第九章

天官赐福第九章

作者:于晴

    **的身子相互碰触,是一种渗进心扉的温暖与甜蜜,一个晚上几乎是叠在他身上睡著的。

    在他的身上,听著他的心跳,她的心才会找到属於她的地方。

    “谁?”

    “……破运?”她勉强发出声音。

    “你继续睡,有人在敲门。”

    “……天亮了吗?“

    “嗯,才刚亮,不打紧的。”

    “要起来了吗……我好累啊……”

    他带笑的声音模模糊糊地传来:

    “你才睡了没多久,继续睡吧,我去去就回。”

    温暖的身躯逐渐离开她的,她感觉他将绣被紧紧盖住她的身子,随即温热的唇触碰她的额面,等到她好不容易张开酸涩的眼,正好瞧见他穿上外衣的背影。

    这麽一大早,会是谁呢?

    没了他的身躯可以分享体温,被里的温暖似乎少了什麽,她慢慢地撑坐起身子,困眸瞧见胸前的吻痕,小脸微羞,神智立刻清醒过来,连忙把自己卷得像粽子一样。

    “张老伯?”破运的声音从门前传来。

    “破运,你还好吧?”

    “我身强体壮的,压根就没事,倒是老伯你,拐到了脚怎麽还来呢?”

    破运的声音听起来很轻松,前所未有的轻松。是因为昨晚吗?

    “不碍事的,一点脚伤,休息一会儿就没事。我来看看你,若不是你及时拉了我一把,只怕我这条老命就得下去见阎王老头了——呃,你老婆在……”

    “她还在睡。”

    “都快中午了,她……”言下之意似乎有点暗示她不是个好妻子。

    中午了?禳福往窗外探去,雨虽停了,天色却还是灰蒙蒙的,让人瞧不出来是什麽时候。

    中午了,她该下床了。正要掀棉被,才想起衣物全部晒在厨房了。

    这下可好了,她叹了口气,总不能包著棉被挂著拐杖到处跑吧?

    “昨天她一直等著我,等到大半夜,她能多睡一会儿,我求之不得。”

    “是吗?”乾笑了几声,迟疑道:“那个……本来不该现在提,但是,破运,你救了我一命,我家小祈……”

    破运叹了口气: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我家中有妻,也不打算另外再娶了。”

    “我这条老命算是你救的,小祈对你也有意,她做小,就当还我报答之恩吧。”

    “说什麽救命之恩呢。”破运平静地打断他的话:“如果,真的要还救命之恩的话,以後就不要再提了。”

    “是你老婆反对吗?不如让我家婆子说说看,她们同是女人,能懂的。何况,齐人之福谁不想要……”

    齐人之福吗?禳福看看这张很小的床,小到她必须连睡都得睡在他身上,若是三个人,她可不要活活被压死或者摔死啊。

    啊,好像有些酸醋味,这就是懂了情爱之後所附属的吗?

    很多情绪,她还在适应当中,就连爱他一项,初时也觉得太可怕,竟能影响她的情绪,左右她的思考,但她并不排斥,甚至昨晚趴在他身上时,竟然会想著如果……

    只是如果——她,没有遇过义爹,也许她跟破运会在很早很早以前就两情相悦了吧。

    外头,又传来破运的叹息:

    “我不想要齐人之福。从头到尾,我只想要一个,现在我已经得到了,并不想再多拿些不属於我的东西。以前,我曾经双手……让很多人受到伤害,那些都已经无法挽回了,可是我可以杜绝将来伤害其他人的可能性,让你女儿做小,她并不会因此而得到幸福或怏乐,她只会不停地被伤害,而那个罪人会是我。张老伯,你说你要报答我,你忍心让我成为伤害你女儿的罪人吗?”

    那小祈的爹不知道又说了什麽,破运带著轻笑答道:

    “昨晚我从你家里拿的那东西,就当是报答吧。”

    後来,门被关上的声音拉回禳福的心神,她抬头,正巧瞧见破运走进来。

    “你醒了?”他讶道,随即像想到昨晚的亲密,俊脸微微红了。

    禳福见状,双腮跟著发热起来。知道两人同时想起什麽,他从少年时期便守在她身边,一心一意,恐怕连想要“见异思迁”的机会都没有,而她,童年就步进义爹的陷阱里,十年几乎是一片空白的了,要说纯情的程度,恐怕他跟自己一样不相上下。

    思及此,心里的尴尬去了几分,心里反而放松到自己都觉得有趣的地步。

    “刚才我顺便拐到厨房拿衣物,你先换上吧。”他柔声说道。本要背对著她,让她自在地换衣,眼角瞥到她穿衣连头发也不小心弄进去,连忙上前,帮她拉起长发,抓好绣被以免她春光外泄。

    “你……不用大害躁,我不会……不会偷瞧的。”

    “不会偷瞧吗?”

    “当然!”对她,他还算是君子。

    “真的真的不会偷瞧吗?”

    “不会。”他看起来这麽说话不算话吗?

    “那……”她有趣眨眨眼,故作好奇问道:“请问什麽样的姑娘才能引起你偷瞧的**呢?”

    他闻言,呆了呆,见她换好衣服,转身仰首含笑瞧著他,他才慢半拍地发现她在开他玩笑。

    “你的手里拿的是什麽?”

    “昨晚我先送张老回家,心里急著要回来,偏他们要我先留下,让张姑娘来接你过去,一块用个饭再回来或者在他们那儿过夜,我不想,瞧见这东西,索性讨了一颗,当做报偿,省得送我不想要的东西,麻烦。”

    不想要的东西是暗指小祈姑娘吧?她忖想,瞧见他坐在自己身边,摊开长茧的大掌,一颗小小圆圆的软糖在上头。

    “是苏州软糖。”他腼腆的表情又现:“他们那儿也只有四颗而已,听说是张老上城里卖毛皮时,那买主招待其他客户时,他厚著脸皮讨来的。这糖体小价钱贵,我也不好意思全拿,福儿,你尝尝看。”

    禳一幅凝视那一颗色彩鲜艳的软糖好一会儿,才微启朱唇,让他送进口里。

    香香甜甜的滋味充斥在口舌之间,见他目不转睛地望著自己的表情,她好奇问道:

    “我以前吃过吗?”

    他摇摇头,说道:

    “连喂你三餐,你都吃不多了,何况是这种东西呢?好吃吗?”

    “好甜。”

    他露出温柔的笑来。“是糖,当然甜。”

    她向他招招手,他虽不知她要做什麽,仍倾上前去,注意到她雪白的玉颈上有昨晚他留下的痕迹,他皱眉,正伸手抚上,突见她闭上眼,又浓又密的睫毛几乎要碰到他的脸颊。

    他心一跳,过了会儿才知道她在索吻。

    他微笑,轻轻吻住她的唇。她的唇瓣柔软又香甜,不由得加深唇舌间的纠缠,昨晚的记忆深刻地烙在脑海里,只怕再过二十年都不会忘,双臂要搂住她的腰身,想再进一步,却遭她突然推开。

    “等等!等等……我是要你吃糖……”她气喘吁吁的。

    “我是在吃糖啊。”

    禳福见他一脸莫名其妙,知道他想起昨晚的“吃糖”,她又羞又恼,指指他的嘴唇。

    “苏州软糖。”

    他楞了下,才发现软糖不知何时已到他的嘴里。

    “我是要问你,这糖的味道真的很像我吗?”

    他眨了眨眼,又眨了眨眼,软糖合在嘴里,就是吃不出味道来,他暗暗深吸口气,平抚自己混乱的**,才慢慢感觉到糖的甜味。

    “嗯?”她好奇问。

    “很甜……跟我记忆里的糖霜一样甜。”

    “像我一样吗?”

    禳福见他点点头,不由得有趣地笑起来。

    “这是我头一回知道自己身上的味道尝起来是什麽滋味,还好这种经验不会当有,一想到白自己像糖一样地被舔著,就觉得有些痒。”

    “我……”嘴里的糖逐渐在融化,她的话让他味觉顿时敏感起来。他脸又红,哑道:“我没有一直舔……”

    “是啊,只是舔了一、两口,害我真以为你把我当糖吃呢。”她垂目笑道,注视著他的双手好一会儿,才慢慢敛笑起,捧起他的双手来。“在咱们私奔前,你这双手伤害了很多人吗?”

    他明白她在问什麽,遂答道:

    “……是。”

    “为了保护我吗?”

    “刚开始,是的……後来,连我自己也有感觉……那是一种发泄了。”

    “那是错觉。”

    是不是错觉,他自己最是清楚,她又怎能论断呢?一次又一次的挫败,在她义爹、在她面前,永远处於失败者的角色,杀人於他,多少已有些发泄的成分了。

    至少,在杀人与被杀之间,他有能力去选择。

    “都过去了。”他轻声说道。

    她没有说话,细葱的五指默默地勾住他的粗指,柔软的掌心合上他的硬皮。

    “有心的有罪,没心的也有罪……”她很认真地凝视他没有表情的脸庞,说道:“所以,如果你的手心里沾了血,那分我一半;如果你伤害了任何人而成为有罪的人,那麽也把永远不会褪去的罪恶感分我一半吧。如果,在你心中,那些事都过去了,那,在我心中我也会遗忘,好不好?”

    破运目不转睛凝视她良久,才合上眼,再张开时已有些迷蒙。

    “我没有想过,我会走到今天这样的幸运,真的没有。”

    “是谁说,活著就有希望呢?”她温婉笑道,倒进他的怀里。

    他直觉小心地搂住她。

    “你饿了吗?”

    “不,我还不饿……”

    “那就让我当一天不尽责的妻子吧。”

    他以为她还是很累……是啊,怎会不累?她身子这麽弱,担心一整天,又冒了大半夜的雨,最後还……还被当糖吃了,吃得一口都舍不得剩下……

    “破运,你说话给我听,好吗?”

    “我说话——”将他的话当催眠吗?他微微一笑,让她舒服地倒靠在自己的胸一刖,忖思了会,笑道:“我说打猎的事好了——”

    “我想听,我们私奔的故事。”

    “私奔?”她不是已恢复记忆了吗?

    “你忘得这麽快?我以为我跟你离乡背井私奔,是一辈子刻骨铭心的事。这麽快就忘了,真教我难受。”

    “……”他无言以对,只是用一双深眸注视著她。

    “你上回不说过一次?”她提醒。

    “……是啊。”

    “若不是你说得活灵活现,我怎麽会这麽轻易相信你是我的相公呢?”

    “……是吗?”

    “我想再听一次,然後我要记下来,一点一滴的。虽然我之前忘了一切,但很久很久以後,它就会成为我回忆里的一部分了。”

    破运闻言,终於知她有心完全抹杀在天水庄的空白日子,温暖的声音里带有几分高兴:

    “你要听,我就说,一直到你叫停为止。我跟你相遇时,你刚满十岁,而我已是少年了,那一年风雪好大……”

    一年後

    “福儿,想要进城瞧瞧吗?”年轻的男人往厨房里走去,没瞧见妻子,心里微微迷惑。往往中午回家时,她早备好饭菜……还是,她又去学杀鸡了?

    鸡跑得比她还快,没有伤到自己就该万幸了。他快步往後院的鸡笼走去,数了一下笼中的鸡,没有少,他再喊一声:

    “福儿?”

    “喔——”

    声音有气无力有含糊,但他耳力还没退步,听得出她在内室。

    他转进屋内,往内室走去,瞧见年轻的**坐在地上整理衣物……是在整理在物还是在发呆?

    “福儿?”

    禳福回过神,抬首往他瞧去,再回头看他新做的柜子里藏的东西。

    他顺著眼看去,看见一把锋利的匕首。

    他松了口气,浅笑道:

    “这是我上次从城里买回来的。我想了想,现在不是一个人生活,有该保护的家庭,买把匕首防身也是好的。”

    从他离开天水庄之後,就连带地把身上所有一切都舍弃了,包括陪伴他数年之久的好剑,来到这里虽有猎刀,但平日不放内室,也不放她常去的角落,怕哪天她要跌倒了,撞上了那可不是件小事。

    尤其,猎刀对他的意义只在於猎畜牲,而匕首是伤人——他暗暗想了许久,终於决定买了。

    现下的世道还算好,但,不能保证他与禳福能够永远不遭人为的意外,所以他留下匕首了,这是出自於他後天养成的“防心”。

    禳福微微笑著,关上了抽屉。

    “你吓了我一大跳,我还以为出了什麽事呢。”

    “咱们不是彼此约定过,若有事,一定得先告诉对方吗?”破运见她似乎还受惊於那把匕首,放柔声音吸引她的注意,说:“你想不想进城走走呢?我去跟彭兄借牛车,顺道为张家女儿挑个小礼物,不然空手喝她喜酒,总是不好。”

    “好啊,我等你回来。”

    简短随口的一句话,让他愈见柔和的脸庞泛起笑来。他站在门旁痴瞧著她为自己收拾衣物的身影,眼角瞥到那张在一年多前加宽的木板床。

    他还记得,床要加宽时,她只要两人宽大小,三个人宽的她可不要,他知她的暗喻,当然就顺她的意了。

    “破运?”她投以疑惑的眼神。

    他微笑:“我走了。”语毕,便赶著出门了。

    禳福转回视线,不由自主地又落在那封著匕首的抽屉。

    乍见之时,的确是暗吓了一跳,後来也知道他的心意——但,为什麽心头有些不好的预感吗?

    义爹说,她的直觉极强啊,怎麽突然想起他了呢?

    有很久很久的时间没有想到他、想到天水庄的一切了,为什麽会在今天、在看见匕首後,不由得想起他们呢?

    这一年来的生活,让她顿觉自己的过去真的白过了。

    忙著学作人妻、忙著学乡野村妇该有该会的一切,破运也逐渐将家务移到她身上,除了因双腿不便真的无法做的事外,他几乎放心了她为人妻的本事。

    甚至,他开始教她腌制肉类了。

    在这里新建立的生活,让她忙得连发呆的时间都没有,哪还会想著自己是不是老天爷的玩偶?

    这时,她才发现原来世间大部分的人跟这里的居民一样,忙著讨生活、忙著让妻小过好日子,命运於他们,不具任何的意义。

    “顺著命运跑?还是不死心地跟命运对抗?嗯……嗯……”彭嫂子一脸大便相,用力想了半天,吃了好几口肉,才很不好意思地说道:“没有想过耶!反正日子怎麽来,咱们就怎麽过,哈哈,只要过得高兴就好嘛,就像我肚子里的宝宝,反正突然跑来了,就让他出来吧。”语毕,还拍拍她那个看起来不知到底是吃胖还是怀孕的圆肚子。

    蓝家小娘子大惊叫道:

    “你别拍得这麽用力啊!你想让彭相公来找咱们算帐吗?阿福她相公身强体壮,可我家相公挨不起彭相公的打啊!”

    “这个……一定要叫我阿福吗?”

    从回忆中醒过来,禳福唇边勾起笑来,打开上头的抽屉,拿出一疋素布来。

    前几天她还在想破运好像一直没有换过新衣服,倒是她的衣物林林总总地加了不少件,正巧蓝家小娘子半卖半送她这疋素布她的针线活儿是还处於女童阶段,但蓝家小娘子愿意教她如何裁缝衣物,如果细心点的话,破运就可以多加件新衣了。

    正想著时间上该如何安排,才不会让破运撞见她在缝衣,忽地,又有人敲门了。

    “谁啊?”她拿过拐杖,慢慢站起来往门口走去。破运没这麽快回来吧?那会是哪家的嫂子又过来走走呢?

    打开门前,眼皮预警地跳了一下,她不理心中的排斥,浅笑著开了门——

    男人高大的身影挡在门口,遮住了阳光,完全瞧不清他的容貌。一身的黑衣,让她瞧出布料的价值不赀,必定不是本地人。

    其实,不用靠眼力,在乍见的那一刹那,浑身的感觉就已经让她知道此人是谁了。

    “请问,这附近有没有马车?”男人开口了,阴柔的嗓音如地狱之火重现阳间般,席卷了她所有的听觉。

    然後,她的笑容敛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