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天官赐福>天官赐福第十章

天官赐福第十章

作者:于晴

    人的生命里,看似很多巧合相撞而成一件事,事实上,世间没有巧合,只有老天爷的捉弄——曾经,义爹这样告诉她。

    那麽,匕首的出现也不是巧合,而是一件事的起头了——她暗暗失笑,终究还是无法摆脱阴魂不散的义爹吗?

    “这附近,有马车可雇吗?”那男人又问一次。

    她仰首,神色自然地说道:

    “这附近,是有马车,只是我说不清楚那地方的所在。”

    “哦?”

    刹那之间,心里已有打算。她淡淡一笑:

    “我可以带你去。”注意到他的目光移到自己的拐杖,她问:“觉得我拄著拐杖很惊讶吗?”

    男人未可置否,只是目不转睛地注视她。

    “你等等,请别进来。我去拿个东西马上回来。”就算要结束一切,她也不想让他走进她与破运共同建立的家。

    一拐一拐地走进内室前,瞥见他果然还站在门口,没有进屋的打算。他,也想在外头解决吗?还是——

    柜子上尚放著那将要裁制成衣服的布料,她依依不舍地抚摸略粗的布面,心里百味杂陈,遗憾自己只能凭著想像,为破运裁制新衣了。

    敛起心中难以割舍的情爱,她拉开抽屉,小心翼翼地将匕首放在袖中,随即慢慢地走出房。

    他,仍在门口等著,没有不耐,只有兴味的眸。

    “可以走了。”她微笑道。

    他退开一步,让她先行出屋。她侧身走过时,注意到他的目光打量似的望著她,她不理,径自往没有人烟的地方走去。

    能走多远,就多远吧,至少,在破运回来之前结束一切。

    “你的腿,瘸了很久?”她身後如鬼般的声音响起。

    “是啊,废了十来年了吧。”神色自然地应道,脑中则不停地盘算——

    他来,是存心找上门的?

    还是,如她所愿,当两人没有死时,只要永远封住她的嘴,故作、永远的失忆,那麽他的下场会如她一般?!

    他……的确是不像识得自己,但,又岂知他不是故意扮作失忆人,先来取信於她,接著再来毁掉她所有的希望?

    这不正是他的兴趣所在吗?

    她抿著唇,脑中极为混乱,想了又想,既然不确定他到底打著何种算盘,那,就让他不再出现在其他人的眼里,一劳永逸的。

    走入密林里,身後的男人突然停住了。

    “你带我来这里?”

    颇富兴味的语气让她闭了闭眼,徐缓地转过身。

    在充足的光线之下,她看见了他薄唇边有趣的笑。

    “你不是要雇马车吗?”

    “在这种地方?”他眯起似魔的眸。

    “不然我带你来做什麽呢?还是,你以为我想对你做什麽吗?”

    “一个瘸子,能做什麽呢?”话虽如此,他慢慢地绕著她打量。“你也不懂功夫,就算想要杀我,只怕连我的衣袖也碰不著。”

    那傲慢的语气,简直是她所认识的义爹啊!

    匕首已经滑到掌心了,紧紧地握住,只等他再靠近再靠近。

    她微微一笑,手心汗湿,道:

    “没有理由,我怎麽会杀人呢?”

    “杀人何须理由呢?”

    他没有丧失记忆!

    这个警讯落在心口,如大石,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他还是如以往一般,不把人命当回事。

    他见她神色自若,没有任何的反驳之词,不再绕著她转,反而颇觉有趣地步向她。

    “你不害怕?”

    “害怕你吗?”她微微一笑:“如果我害怕,又怎麽会与你一块到这种地方来呢?让你有机会毁尸灭迹吗?”

    “嗯哼,这倒也对。所以,你故意引我来此,又是为了什麽呢?”

    他看穿了!

    她不该惊讶,瞧见他到自己距离一步远的地方停下,是机会了!

    再犹豫,只会将最好的时机错过,只是l没有把握能将刺死自己与杀他的动作同时一气呵成。

    若是破运在……不,就算他不信命运,他也不会冒著失去她的危险下手。

    他弯身了,逼近她苍白的脸,有趣地凝视她的眸。

    “你用这种眼神瞧著我,让我真是很想做一件事呢,你要不要猜猜,我要对你做的是什麽事呢?”

    当年,就是因为她的眼神,义爹才会收养她吗?

    对她好,教她道理,让她拥有亲情、家庭之後,突然之间又彻底地颠覆她的思想,差点毁了她一生——为什麽呢?就因为他高兴吗?想毁灭吗?

    一直没有机会问,就算问了,他也不见得会告诉她答案。

    你认为世上有多少人羡慕咱们呢?福儿,你不死,我不死;你想死,我没死,你也死不了,这是鸳鸯命,但对你来说,一定很痛苦吧?彼此的命运有交叠的刹那,而你却想尽办法杀了我?具有这个法子吗?

    义爹……为什麽当年你要收养我呢?我不是天星降世,更不是你的仇家,为什麽你选择了收养我,将我弄成这样?

    因为你命中注定啊。

    当年,他无辜又兴奋的语气,她永远不会忘。从头到尾,他都在轻贱人命与人心,他再留下来,只会让天水庄的其他人如她现在般的绝望。

    要绝望,就让她一个人来吧。

    她要赌一赌。再一次赌他说的同死之命,会不会在她濒死、他重伤的情况下发生?

    也许,到最後她还是异想天开了,但不试看看她绝不甘心!

    匕首的锋尖已隔袖抵著自己的腹间,祈祷自己在重伤之馀还有力气伤他致死可是,为什麽心跳得这麽快?

    她怕死吗?

    当年敢下定决心与他同归於尽时,都不怕了,如今她还在怕什麽?

    脑中闪过一个人的身影,与那人共同生活的画面不停地浮上心头,每一天每一天的,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手在微颤了。

    如果没有解决义爹,将来还会有什麽事发生她连想都不敢想啊,可是——可是——

    当年她敢赔上自己的命,是因为没有什麽好牵挂的人,现在呢?现在呢?

    心中有挂念啊!

    曾经在梦里有一个梦中男子是她瞧不清面貌的,而现在她心中有一个可以看得清模样的心爱男子,她舍不下啊!

    汗,像流不止的水一样,滴滴答答地滑落颊面,心中竟然无法狠下决心。

    她见她义爹俯身而来,妖魅的脸庞愈靠愈近,温热的鼻息喷上她的脸。

    是机会了!

    再好不过的机会了!

    错过了,大家会一起完蛋的!

    他开口了:

    “你——是谁?”

    她瞪著他。

    “我,该认识你吗?”

    她双唇微启,想要说出话却说不出一个字来。

    “我确定没有见过你,你却不然,你的眼神似乎对我有恨。”薄唇掀起笑:“正巧,我一直很想知道我是谁。你来告诉我,到底我有多令人痛恨?”

    他承认自己失去记忆了?

    真的失去记忆了?还是故意在玩弄她?

    这种玩法,可以为他带来什麽乐趣吗?

    脑中顿时混乱不定,明明决定不管他有没有丧失过去的记忆,都要拉著他一块进黄泉的——可是如今有一线希望。

    “有人来了?”这男人讶道。

    有人?这时候会是谁?

    破运!

    破运若提早回家,必寻她不到。她直觉顺著义爹的眼光看去,果然瞧见熟悉的身影出现在自己的眼瞳之中。

    她正要叫破运快走,话到嘴边,忽地见破运正要喊她的名字,脑中闪过模糊的想法时,已然脱口:

    “相公!”

    她一向直呼自己名字的,突然喊他相公必然有异。他飞奔到她身边的同时,正视她身边的男子,一瞧之下,大惊失色上立刻将禳福抱到自己身後,直觉摸到腰间却再无软剑。他面露凶狠,左手已悄悄环紧禳福的腰身,预备在任何危险时候先拼了命护她再说。

    “等等!等等!”她连忙抱住他:“相公,是误会!是误会!”

    “误会?”他应著,但目光仍停在她义爹身上。

    “是……是……连眨了好几次眼,她才道:“这公子跟我问哪儿可雇马车,不是在欺负我上公子?破运讶然,瞧她义爹带有兴味的眼,再侧身瞧禳福幅慌张的表情。想要开口问到底怎麽回事,但隐约地,他察觉出禳一幅故意装作不识她义爹为什麽?

    她紧紧抓著自己腰间的手微颤,有个熟悉的锐器轻轻触到他,他顿时脸发白了。

    方才,她到底想做什麽?抛下他寻死吗?

    “相公?”

    破运抿了抿唇,沉声说道:

    “这儿哪有马车可雇,你平常少出门,又走错路了。”

    她猛眨著眼。“我走错了吗……难怪我觉得愈走愈没人……”

    破运直视她义爹,不惧不怕地说道:

    “我带你去好了。”

    “不!”禳福叫道,不想让他与她义爹独处。她紧紧抓著破运,不让他弃自己而去。

    “看起来像在生离死别嘛。”这男人颇具玩味地说道:“不过就是要雇辆马车而已,值得你们费这麽多功夫吗?还是,你们夫妻俩想玩谋财害命的游戏?就凭你们俩?”

    破运眯起眼,隐隐觉得她义爹好像不太对劲。

    “不,是我不好,将公子带往这种地方。”

    “你真的不认识我?”他似笑非笑地问。

    “我与我相公自幼青梅竹马,我认识的人他也不会不认得。相公,你认识眼前这位公子吗?”禳福故作迷惑地问。

    方才听她义爹好像也不识得禳福时,他心里已是一惊;随即禳福再问他时,他顿时了悟,摇头:“没见过。”

    这男人敛起笑,注视禳福许久,彷佛想要看穿她又像在估量些什麽,而後,他轻哼一声:“乡野村妇吗?”

    他挥袖,转身离去。

    直到他的身影完全消失在视线之间,她才身子一软,倒向破运。

    “福儿!”破运低喊,及时抱住她的身子。

    她满脸的苍白,香汗湿了一身。他赶紧先硬抢过她手中紧握不放的匕首,才抱著她坐在地上。

    “为什麽不等我?你想自己找死吗?”

    “我想……可是我做不到。”她喃喃道。原来心里住了人,勇气就变得跟米粒一样大。

    破运本要再责骂她的狠心,但瞧她难忍胆怯的神色,不由得既生气又心怜地狠狠抱住她。

    “不要再吓我了!不要再吓我了!我回到家,没瞧见你,心已是凉上半截,又听到蓝家小娘子说她瞧见你跟另个男人的背影往这方向走来……我以为你被人挟持,进内室又找不著匕首……没有想到会是他!他到底是怎麽追到这儿来的?”

    别说天水庄的人,就连禳福自己都不知道会沦落何方,他怎会——

    “就算要找,也该先找凤鸣祥他们才对啊!”还是,天水庄已重回她义爹的掌控之中,现在只剩禳福了?

    拼死,也不让她再回那样的日子去。

    “可是,我明明记得凤鸣祥他们提过亲自埋了他的尸身——啊,福儿,他失去记忆了?”

    “方才,他是说他忘了过去。”

    “我不相信……搬家吧!对!咱们搬家!搬到没有人烟的地方!不会有人再打扰你了!”

    禳福摇头:

    “咱们又不认识他,为什麽要搬?”见他微讶,她重复道:“他只是个问路人而已,与我无关。”

    “你——”破运瞧她肯定的小脸,突然想起他醉酒那一夜她所说的话,他一向不信把她害得极惨的命运之说,但是,为何巧合连连?明明该死的人都复活了,禳福失了记忆的同时,她义爹也忘了过去。

    真的忘了吗?上天会待他们这麽好?在保有禳福命的同时,她义爹的毒手不再觊觎她?

    “破运,我没力了,你背我回家好吗?”

    他迟疑了下,转身让她趴在自己的背上,感到一双软臂攀上自己的颈子後,才一提力气将她背起来。

    “我突然好想家啊。”脸颊偎在他的背上,喃喃著:“好想好想。”

    “以後,别再做傻事了。”

    她露出淡淡的苦涩笑意,苦涩里带有些微的甜蜜。

    “我很想做傻事,可是,我发现我根本做不下去,不是我心软,也不是这样的事没有做过,而是……我好怕,怕再也看不见住在我心里的那个人,我才终於发现,原来牵挂,可以让一个人赌上一切地活下去。”

    那个人,是他吧。

    她没有抱著他,大声喊过她爱他的言语,他也不曾主动追问她,但,藉著白天的相处、入夜时的亲密,他知道她对他是有感情的,只是不知道他的存在上能让她放弃同归於尽的念头。

    真的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他在她心里会占住全部的分量。在天水庄的那些日子里,他是想都不敢想啊。

    “破运。”

    “嗯?”唇畔含著感动的笑出息。

    “破运、破运、破运——”她重复地轻声嚷著。

    “我听到了。”

    “我知道。”话出口,才知当日他那一句“我知道了”,为什麽让她浑身一颤,原来——短短的三个字里,包含了太多她差点错过的情感。

    螓首微靠他温暖的背,他的气味已经深入她的骨子里,就算不小心忘了,她的身上也早就散发与他相同的气味了。

    “福儿,我想起来了,我回家时瞧见房里有疋布——”

    “嗯,那是要做衣服用的。”

    “也对,你是需要新衣了……你在打我吗?”

    “有吗?”

    破运愣了下,那拳头明明是打在他背上的,虽然不痛不痒,但为什麽打他呢?

    眼见他与禳福的家在望,他心中略感迟疑起来——

    他知道她在赌,赌她义爹真的丧失记忆,只是路过撞见而已,但天下之大,为何她与她义爹如此有缘分?

    彷佛感受到他的停顿,禳福轻声道:

    “缘分若尽了,一生就不再见了。我赌,尽了。”

    “但愿你我缘分、水不断。”

    “缘分这档事可难说了,有缘分可不表示真能成夫妻,若只有缘分没有名分,那你这个长工,还愿意守在我这个千金大小姐身边吗?”

    “愿意。”他毫不考虑地说。

    沉默了会儿,禳福低低叹息一声,似是满足,又像将心中所有的情感藉著叹息发泄出来。

    “我困了……一放松就好累呢。”

    “好,你睡吧,到家了我再叫你。”

    “嗯……破运?”

    “嗯?”

    “破运……”声音愈来愈低了。

    “我在听呢。”

    “……谢谢你。慢慢地,她合上眼,紧绷的身子慢慢地放松了,在熟悉安心的气味里逐渐沉睡——

    如果你不嫌弃,等一切都结束了……我带你回我家乡……我打猎为生……养你……——

    偏北……气候可能没有这里温暖……但我会全心全意地照顾你……衣食无虞……还有,小姐,我……我喜欢你,我不放弃任何希望,所以,你也不要放弃,好吗?等一切结束了,让我带你走……——

    ……好……

    如果我没有死的话,禳福补充忖道。

    远处,一身黑衣的男人注视著。

    年轻的猎户背著那女人进屋去。

    良久,他才沉吟著

    “他们真的不识得我吗?那麽,到底我是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