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天官赐福>天官赐福第一章

天官赐福第一章

作者:于晴

    遗忘……——

    如果你不嫌弃,等一切都结束了……我带你回我家乡……我打猎为生……养你……——

    偏北……气候可能没有这里温暖……但我会全心全意地照顾你……衣食无虞……还有……小姐,我……

    “你真的一点也想不起过去?”

    “嗯。”

    “你真的真的连一点点点都想不起来?比方说……比方说你身上穿的衣服料子这麽好,出身一定是富贵人家,是姓陈、姓王还是姓孙?你有没有个印象?可不要说谎啊!”

    “为什麽我要说谎呢?留在这种地方……没有办法做一些事,对我有什麽好处呢?”诸如洗澡之类的。

    “老婆子……大姑娘的确没有理由说谎啊!赖在咱们这种破屋子里跟咱们吃粗食有什麽好处?”角落一对老夫妇窃窃私语。

    “你住嘴!我才不管她是不是忘了过去还是被人遗弃的,原本以为她家有钱,捞她上岸,只要活著一口气,她家总会有人报恩的,却没料到老天爷存心跟咱们作对,捡回一个失忆兼瘸腿的,要她做点杂事都没点指望!”

    “谁教你救个人也心术不正……”

    “你在嘟嘟嚷嚷什么?”

    “没没没,我是说,那你打算怎麽做?总不能把她扔在外头吧?她又没谋生能力……”

    “没谋生能力就要咱们养吗?总之,只要把这尊吃喝拉撒睡都要人伺候的门神给请走!算咱们这些日子白浪费在她身上了……等晚上,咱们女儿回来再说好了。”

    “小翠不是卖到那叫什麽庄才半年,这麽快就可以回来探亲啦?”

    “回来瞧瞧你这老头子还不好吗……搞不好,是来报喜讯的呢!咱们小翠好歹也是有几分姿色,条件可比那尊门神好,就算庄主瞧不上眼,护院什麽的也好过跟咱们过三餐不济的日子。”

    “是是是,你什麽都想得妥妥当当,都听你的……都听你的……”

    “那当然,我还托人叫小翠注意她做事的庄园里有没有个落河找不著人的大小姐呢。小翠上工快半年,那尊门神也待在咱们家里半年多,嘿,说不得老天爷还真是保佑咱们在有生之年过几天好日子呢。”

    “世间真有这麽轻轻松松就蒙对的事,当年老天爷也就不会让我张著眼,还蒙错了老婆……”老头子咕咕哝哝的,很用力地叹了口气,悄悄往坐在床上的大姑娘投去同情的一眼。

    “瘸腿的小姐?天水庄没有这种人啊……”小翠扳著手指数道:“一个庄主是男的,下头有三个义妹小姐,姓凤、司徒跟沈,个个都是四肢健全的人,没听过有什麽失踪的小姐啊……”

    “真的没有吗?会不会……会不会是恶意遗弃,所以不让你知道?你才去做半年,有没有更资深的奴才,问他看看,说不得——”

    “娘啊!”小翠失笑:“天下哪有这麽巧合的事?咱们庄主虽然严厉,但还不至於会恶意遗弃……那姑娘睡熟了吗?”见娘亲点头,她才不再压低声音:“不知道为什麽,一壮里的奴仆全部都是新来的,别说是长工,连总管也是从它处雇来有经验的,好像要一切重新开始一样,我也问过附近的有钱人家,都没有失踪或者瘸腿的小姐。”

    “啊……老天爷要咱们救她,怎麽也不给点报偿……至少,至少……让咱们女儿嫁给好人家呀,小翠,你瞧那余庄主怎麽样?有了妻子也不打紧,找个机会让他正眼瞧你一眼”

    “娘!我一靠近庄主,吓都吓死了,哪还敢打他什麽主意?何况他对女人好像也没有什麽兴趣,不然早该娶个老婆管咱们这些下头的人了……对了,我刚带的那些衣服都是凤小姐要我拿去烧掉的,说是以後再也不会有人穿了。她是个奇怪人,平常爱穿男装,没瞧过她穿过这些衣服,烧了多浪费,所以我就偷偷藏了几件,你看看能不能拿去一买,贴补点也是好的。”

    “有钱人家就是这样,奢侈得让人眼红呢……这料子摸起来跟里头那门神身上穿的真像……”

    “别再痴心妄想啦。娘,明儿个我还要赶回去呢,庄主要往北边点儿的地方谈生意,要带凤小姐一块去,我被选当婢女,可累得很呢。”

    “往北边去……要去多久啊?”

    “光是去一趟就要十几天吧,也说不个准。好像是庄主之前去过,这一回纯粹是视察,顺便教凤小姐谈生意……我真羡慕呢,同样都是女人,凤小姐的命就比我好太多了。”

    “十几天啊……那,马车就不止一辆喽?就算藏个人在里头,也不会马上有人发现了?”

    “娘!你在想什麽啊?”

    “我在想,家里没有多馀的米粮养白吃食的了!”

    “娘,你那是恶意遗弃,那姑娘连走都没法走,丢了她,要她活活饿死在街上吗?”

    “住嘴!什麽叫恶意遗弃?咱们只是把救来的人交给其他人罢了,哪来的恶出息!再说,咱们这种穷人家不可能养她一辈子,如果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弄她上马车,等你庄主发现时也过了好几天,只要你不承认,他不会知道是谁做的……说不得,还会很好心地养她呢!”

    “庄主不是那种好心人啊……”

    “这是最好的法子了,就算饿死街头,她也因为我们而多活了半年,不是吗?够本了!你快睡,娘好好算计算计,瞧瞧要用什麽法子,才能让人不发现地搬动她。”

    “娘……”

    一觉醒来,四周一片漆黑,原以为还是天黑,但身子蜷缩得不舒适,以及远处陌生的喧闹,让她很清楚地知道口口己再度被“遗弃”了。

    而且,是被遗弃在一辆拥挤的马车里。

    在黑暗之中摸了摸四周,发现自己卡在马车的最角落,好几个圆木桶挡在外头,几乎把自己的身影遮个大半。

    不算太糟,至少,不是存心置她於死地地让她卡死在这种夹缝里。

    她望著眼前的黑漆一片,鼻间传来淡淡的酒味,是从桶子里散发出来的。她叹道:“好吧,是有点糟糕,但起码不像上回,一觉醒来就发现脑袋一片空白,连自己叫什麽都不知道,还以为救命的老妇是自己的亲娘,差点抱著她痛哭失声……这一次,至少知道是被谁、遗弃。,知道自己被丢弃的原因。”

    苦中作乐的想法,让她的心情顿觉轻松起来。

    在失去记忆前,她一定是一个在逆境中乐天知命的好姑娘吧?她沾沾自喜地想道,所以在失忆後不但没有大哭大闹,反而有一种很轻松的感觉,彷佛重担尽卸,四肢百骸终於得到自由……由此猜测,她的过去并不如意,甚至很有可能被残忍地虐待过,是被夫婿虐待的吗?不怎麽像啊……

    失忆的自己对已残的双腿接受得很平静,表示她的腿瘸了很久的时间,才会有如此反应……在长年行动不便的情况下,谁会愿意要她这种人吗?

    梦中那始终瞧不清面貌的男子吗?

    “他老喊我小姐、小姐的,必定不是太亲密的人……那到底是我的谁呢?”那人对她很重要吗?为何会让她连亲生爹娘都遗忘的同时,却牢牢地将他锁在自己的脑中?

    “小翠,你去哪儿?”外头传来喊叫:“余庄主不是说入夜不要随便乱跑吗?小心出事啊,而且咱们走了一天,你不累吗?”

    “是是,我马上就去睡,马上就去睡!”

    过了一会儿,声音静了,轻微的脚步声靠近她这辆马车,随时车幔被掀了一角,藉著微弱的火光,让她知道外头也天黑了。

    “对不起……”外头的姑娘低声道,快速递进一碗饭菜,随即像是怕被瞧见容貌似的,立刻放下车幔,让整辆马车又归於黑暗之中。

    她颇感好笑,不打算出声喊住那叫小翠的姑娘。叫住了又有什麽用?逼她把她这尊门神再带回去供养吗?

    那对老夫妻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那晚他们的谈话她也听得分明,只是没有立场说什麽,总不能说“救人就该有养”辈子的义务”,然後死抱著床不肯离开,遭人白眼吧?

    饭菜有些冷了,淡淡的腥味混合著从木桶里散发出来的酒味,再加上自己没有洗过澡的异味……实在是让人难以下咽,但不吃又不知下一餐何时才会来?她可不想活活饿死自己,死後尸身供人观赏。

    勉强吃了几口,忽闻外头又有人走近是小翠吗?

    内疚感太深了,所以决定要把她带到阳光之下?

    男人的声音响起:

    “你还没睡?”

    她吓了一跳,以为有人在马车外问她,正犹豫要不要答话,突然又听见一个分不出是男是女的声音回答那男子,道:

    “沧元,是你啊……”

    “怎麽?让你吓了一跳吗?你还以为他活著?明明都入土了,不是吗?”

    “我知道……只是……最近我老觉得很不安心。”

    “你不安心的对象应该是司徒寿。”

    “钦,怎麽又提到她了呢?”

    “她留著,迟早会祸及你。这一回你故意留她一人在庄中,心里在打什麽主出息,我会不知道吗?,你想证明,没有你,她一人也不会闹出事来。若咱们回去真闹出事来了呢?你就愿意让我动手杀人了?”

    杀人?

    正在马车里吃饭的她,心中骇然,差点抖落筷子,她该不会是被藏在杀人犯的车里吧……那老夫妇不是说是大户人家的马车吗?还是大户人家其实兼营杀人生立息?

    有点点的好奇……呃,事实上,好奇一定是她失忆前的天性,催促她悄俏蠕动身子,硬将苍白的小脸凑到车窗的角落。

    一双眼睛悄然地窥视马车外的天地——

    淡淡的月光洒在地面上,陌生的建筑物让她注视好一会儿,才认出招牌上写著是客栈。

    “沧元,寿儿是无心的。”那背对著她的瘦弱青年叹息,吸引了她一半的注意力。

    原来,那分不清楚男女声音的是个男人啊,她忖思道,目光直觉跳向另一名男子。那男子应叫沧元,他一身蓝衣,脸庞隐在暗处,瞧不清楚——梦中那男人的影子直觉闪过她的脑际,让她心口再跳,好像快抓到什麽线索了,那叫沧元的打断了她的思绪,说道:“算了,我也不多与你争辩。明儿个还要赶路,你就算睡不著,也躺著休息一会儿吧,别教你义爹死了还阴魂不散的。”

    “他……真的死了吗?沧元……自他们死後,我从来没有问过你,禳福所说的同死之命……除了同年同月同日同时死外,还有什麽你没有说出来的吗?”

    余沧元闻言,眯起眼:

    “你到底想说什麽?”

    “……真的死了吗?我曾在想,如果都没有死呢?两个人的命运还会一模一样吗?命理之事只有他俩最清楚,有没有可能在经历几乎同死,却没有死成後,命运会重叠在一块呢——”

    那叫鸣祥的青年说得好深奥,她完全听不懂,也没法细心再听了。她的视线一片模糊,沉重的晕厥感让她终於发现方才的饭里又被下药了……

    可恶,她连那叫沧元的男子长怎样都没瞧见——

    紧抓著车窗的手指有些虚弱,糊掉的视线勉强落在沧元的身上,惊喜地瞧见他慢慢转过身来,像要回答话再撑一下、再撑一下就可以看……见……了……窗幔从指间滑落,整个身子无声息地倒在马车上。

    月光清楚地照亮了余沧元冷峻的脸孔。

    “又怎麽了?”他问。

    “我好像听见什麽声音。”

    “那只是风声,你太敏感了。”

    “可能吧……沧元,你太实事求是了,任何事情都会被你合理化,说不定会错过了你一生中最想得到的东西呢。”

    那男人一生中最想得到的不会是她,所以还是不要发现她吧……马车内,她残存的神智乱七八糟地想著,虽不知她的未来归向是何方,但现在发现她,依那叫沧元的冷酷的语调,难保不会再将她送回那对老夫妇那儿啊,她可不想再过著那种每天被人用白眼看待的日子,而且——连洗澡都不能,上个茅厕都被人很嫌恶地对待……她不想臭一辈子啊……

    “……此去偏北……不知道他过得还好吗……”

    是了,偏北……就是与梦中那男人住的地方一样啊,所以她才故作不知地让那对老夫妇送上车,她想离那梦中男人近点……哪怕只有近一点点也好,也许就有机会遇见他了吧?

    虽说,天下之大,与梦中男子相遇的机会微乎其微,但她想去,就是想去啊!

    她有预感,只要有机会见到他,她会想起过去的,会想起她是多麽乐天知命的好姑娘。

    什麽沧元、司徒寿、鸣祥,或者禳福……听到这些名字时,她一点感觉也没有,但他们嘴里的义爹……总让她心里不舒服起来,还是……她也有个令人讨厌的义爹,而梦中的那男人就是她的义爹?

    一思及此,还来不及有任何的感受,沉重的迷雾终於拖下她的神智。

    在昏睡前,她只有一个想法——

    吃了迷药,眼睛张不开、耳朵听不见,但嗅觉依旧。

    好臭啊……

    真的真的很臭。

    如果有人在此时此刻还敢不嫌臭地接近她,这种人肯定是爱她到入骨,她可以嫁了,没有什麽挑剔对方的了。

    钦,能不能给她洗个澡呢?

    至少,给她半年没有碰过水的身子擦个澡吧?

    在马车里不见天日地过了几天呢?

    她只隐约记得不停地摇晃,醒来就有饭吃,吃了饭明知会睡著,她还是吃了;宁愿睡著也不想无聊地发呆,猜想自己的未来会有多凄惨……

    如果有一技之长也就罢了,但她十指嫩皮无茧,连绣个花都不会,双腿又残废,说得坦白点,卖到妓女户可能都没有人愿意要……沦落到街头乞讨的可能性比较大吧?

    说到底,身子残废也只有由富贵人家才能活下去吧?那……她的未来会何去何从呢?

    偏北、偏北……那梦里的男子真有其人吗?!

    是她太天真了吧?

    追著那微弱的希望,期待能够天降奇迹地在往北的路途中遇见那梦里的男子……先不要说她成天关在不见天日的马车里,就算撞著了他,只怕也是错身而过,何况,万一……那只是个梦呢?只是自己幻想出来的美梦呢?

    从那半年没有人寻她来看,她是真的被恶意遗弃了吧?她不相信由自己的性子恶劣到被人丢弃的地步,那麽,会被遗弃就是因为自己的残废——

    说得难听点,就算她再乐观再知命,一辈子的残废,出入都要赖著人,谁会愿意照顾她?

    谁知道她所梦见的那些话是不是出於虚构的?真有人会这样真心待她吗?

    在马车上的日子,就这样一直翻翻覆覆地胡思乱想,一会充满希望、一会儿又丧气到真想叫出声,让那个叫沧元的庄主决定她的未来好了。

    这日,昏昏沉沉地醒来,马车不再摇晃,外头一阵喧嚣,她撩起颊畔汗湿的长发,挣扎地摸索。

    没有饭菜?她好饿呀。

    微弱的光从正面方慢慢扩大,搞了好半天,才意识到有人正要拉开马车的门。她心一跳,知道揭晓她命运的时候到了。

    “啊?”外头小翠惊叫。

    “叫什麽?小翠,你吓死人吗?”

    “没……张大哥,我……我来帮忙卸货……”

    卸货?果然是到了目的地了。她的下场会是——

    “一个丫头能搬得动这些酒桶吗?”男人笑道:“你去帮忙别的吧。”

    “可是……”

    再可是,只怕她被发现了,那叫余沧元的庄主一定知道小翠脱不了干系,到头来,说不定会被强送回救命恩人身边啊,她可不要再回去那种地方啊,快走,快走吧,小翠你可别笨得留下来啊!

    “小翠,天气都有点冷了,你怎麽满头大汗?”

    “啊!”小翠惊跳一下,旋身脱口:“凤小姐……”

    “嘘,叫龙少爷。你是怎麽啦?这种粗重的活儿让男人去做就好了……”凤鸣祥心细如发,注意到她过度的慌张,微眯眼,沉声问道:“里头有什麽不该在的东西吗?”

    “没……没有……”

    显然小翠的惊惶失措将在远处打点的余沧元也吸引过来。只闻冷静的脚步声传来,随即严厉的声音响起“里头藏了东西?”

    没有人回应,只听见断断续续的泣声。

    马车里的她闻言,也好想哭了,这姓余的口气严厉到达二十岁的人都会被吓哭了,她不能再奢望他开慈善院养她了。

    “沧元,你把她给吓坏了,就算她私藏什麽东西在里头,也不是什麽可怕的东西,是不,小翠?”

    “谁知她在搞什麽花招。小张,把车门打开!”

    车门慢慢被打开,日光从木桶间的夹缝里钻进,她直觉地缩起身子,避开外头窥看的视线。

    “没什麽嘛!是咱们多心了。”凤呜祥随意地瞧了眼堆满车内的桶子,料想身家清白的小翠不会在马车里动什麽惊天动地的手脚,最多只是藏一些一个丫鬟不该有的玩意儿。

    余沧元显然不相信,上前先行卸下堆放在上头的木桶,她直觉地吓了一跳,将瘦小的身子更蜷缩在角落里。

    她在紧张什麽啊?

    反正迟早都会被发现的,迟早都要决定她的命运的……只是,她真的很不想被迫回那对老夫妇那儿啊!

    那叫余沧元的,一听就是不苟言笑之人,如果求他给她一个安身之处,他可能直接挖个坟,叫她这没用的人跳进去等死吧?

    将要知道她的未来了,心里害怕得要命,因为知道现实就是现实,而自己躲在这里制造的美丽幻想,绝不会实现。

    见一双手伸到自己面前的圆桶,正欲搬下时,她屏息了。

    “余庄主!”亲热有馀的声音响起。

    那双停在半空中的手再差一点点点就可以碰到她很久没洗过的脸了。

    “陈老板?”余沧元微笑道,低声对凤鸣祥解释:“他就是负责这一带酒厂的头儿,我带你过去认识一下。”

    趁著余沧元的视线落在凤鸣祥身上时,马车里,她悄悄地探出一双眼睛,瞧见这些日子来载她的大庄主。

    果然好严厉的长相啊,虽然在微笑,但显得拒人於千里之外,跟她梦中那男人的样子完全不一样……

    啊,梦中那男人始终站在阴影之下,她根本瞧不清他的脸,怎会知道这大庄主的脸并非梦中那男人?

    心中隐隐再有感,只要让她看见了那张脸,她会想起过去的一切——只是,想起过去好吗?让她遇见那个人的价值足够跟知道过去的痛苦划上等号吗?

    这念头极快地闪过,又听余沧元笑道:“陈老板,让您老出来接咱们这些後生晚辈,真是教咱们受宠若惊!”

    “哪儿的话,余庄主才当上天水庄的新任庄主没多少个日子,可能力一点也不弱於那原来因急病去世的老庄主,所以才会让当总管的您继承一切啊。”

    那口气有些带刺,余沧元也不打算跟这种人浪费自己的情绪,只皮笑肉不笑地转向小张:“你跟小翠先去前辆马车,将要送给陈老板的礼物拿出来,小心别碰撞到,那易碎的。待会再回来卸下这些酒桶。”

    他的声音愈飘愈远,她挣扎地爬起来,从桶後探出一双好奇的眼,瞧见她这辆马车门是打开著,却再也没有人注意这里了。

    她再微探出一些,注意到不少人忙著卸下货物,身上穿著是统一的衣服,应是余沧元手下的长工。

    她的视线充满兴趣地落在这个看似不大的城镇,人来人往的,穿著都有些厚,带些乡土的气息,这里应该是属於乡间一带的小城镇吧?

    仍然没有人发现她,也许,到最後会被发现,是因为她身上的臭味呢。

    眼珠子转著四周,忽然瞧见有名男子背对著自己往前面走去,身上扛著不少兽皮,像是要去贩卖,让她的眼光难以移开。

    ……我打猎为生……养你,好不好?小姐……

    “钦,原来我舍不得移开视线,是因为同是打猎人啊……”所以才会一见打猎人,就会心生好感吧。

    那人突然停住。

    她吓了一跳,以为他听到自己在说话了……不可能吧?好远的距离呐,就算是顺风耳,也难以听清楚她在说什麽啊。

    还是自己的目光太专注,差点烧破他的背,所以他才停下来?

    “我在胡思乱想了……早知方才该出声的,就不用再揣测自己的下场了。”她哀声叹气一番,正要认命躲回马车内,忽地瞧见那男人极快地转过身来。

    连避都来不及避,就与他打了个照面。

    突如其来的冲击让她头晕目眩,脑中无数的画面闪过,让她差点乾呕起来。

    那男人脸上一点表情也没有,一双黑眼直勾勾地望著她。

    远处又响起了杂音,有人在吆喝著把马车里所有的东西都卸下。

    她心一惊,直觉向他伸出手,低喊:

    “把我带走。”

    那男人闻言,快步地奔来,身手俐落地将她打横抱起来,一点犹豫都没有,彷佛她身上的异味只是两、三天没有清洁过而已。

    “快走,不要跟他们撞上!”她心惊肉跳地喊道。

    那男人连回头看一眼余沧元或凤鸣祥都没有,双手紧紧抱著她温热的身躯,几乎用跑的离开这城镇。

    “兄弟!你不卖啦?喂喂!抱个女人跑了,兽皮掉了都不要吗?搞什麽啊,还卖不卖——”

    凤鸣祥不由自主地回过头,顺著那抱怨者的目光瞧去,瞧见一个男人熟悉的背影,她微讶,脱口:

    “是他吗……:他抱著谁?”

    “谁?!”余沧元回过身。

    “我是说,我好像看见破运了……”而且还抱著一个女孩。那女孩是谁?

    “哦?”

    “不如我们顺路去探探破运吧?”她心里总觉怪异,破运只会抱一个女人,而那女人早死了。“我记得他提过他家乡是在这里,如果要找,是可以找到的。”

    “半年前他连句话都没有留就走了,存心不再联络,何必再见?”余沧元显然对见破运没有特别的想望。他淡淡地说道:“有时候见了人,反而更伤心,对他也没有好处。”

    “可是方才我瞧见……”

    “啊!”小翠忽地尖叫。

    余沧元眯起眼:“又是她!”快步往小翠走去,注意到她呆呆地瞪著马车内,顺著她的视线,余沧元探身进马车内,抓出一条很旧的毯子。

    “藏了一条毯子有什麽好叫的……”灵光乍现,他怒斥:“你把庄里的马车当什麽了?里头藏人!藏什麽人?想害谁?”

    又严厉又肯定的猜测让小翠吓得失了魂,双腿虚软地跪倒在地,叫道:

    “奴婢绝没有想害庄主或者龙少爷的出息思,是……是……对,是前几天奴婢发现有个乞丐又冷又饿,所以让她躲在马车里取暖,三餐有剩的就送给她吃,除此外就再也没别的了……”

    “是这样吗?”

    “是真的!”

    “是双腿不便的人吗?”凤鸣祥忽问,引来余沧元惊诧万分的目光。

    “啊!少爷怎麽知道?”小翠脱口。

    “果然!”方才那像破运的男子就是抱著一个姑娘。“是男的还是女的?差不多几岁?”

    “呜祥,你……”余沧元一头雾水,这种问法分明是在怀疑禳福未死。

    凤鸣祥举手阻止他发问,认真地看著小翠:

    “你老实说,不要隐瞒。”

    只是藏个人,有这麽严重吗?还是凤小姐要弄清楚她这个婢女有没有足够的资格待在她身边?没有一家的小姐会让心狠的丫鬟留在身边的,她只是遵从母命丢弃一个无法行动的姑娘而已啊……

    “是……是个男的!还是小孩子!所以奴婢才一时心软,抱他上了马车,方才就是瞧他突然不见了,心里一急才喊出来的!小……少爷,您原谅奴婢吧!”

    “是男的吗?”凤鸣祥喃喃道。

    余沧元低声:“你怀疑她没有死?”见她不看可否的神色,苦笑道:“你心思极细,性子又多疑,不管你怀疑什麽我都可以明白,唯独她……如果她真没有死,为何要躲在马车里不见咱们呢?只要她喊一声,就能与咱们重新生活,不是吗?”

    “这倒是……”不知道为什麽,脑中老是停留在那像破运的男人抱著一名女子的景象。“你真的不想去找破运?”

    余沧元摇摇头,转身离开。

    凤呜祥回头看了看那早已没有熟悉背影的街道。

    “如果一个没有死……另一个也不会死……两人死过一次的命运会一样吗?会不会因为一样,她才不愿见咱们,怕连累了我们?还是,是我多想了……”

    是多想了,凤呜祥忖思道,义爹的死是亲眼所见、亲手所埋,难道还会有假?

    刚才,那只是……一个很像故人的背影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