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言情小说> 天官赐福>天官赐福第六章

天官赐福第六章

作者:于晴

    现在。

    “你一个人真的行吗?”

    点头笑道:“我就坐在这儿,若有事我会大声叫你的,再说,拐杖我一摸就摸到,要逃跑我也行的。”

    逃跑?她撑著拐杖走路才学多久啊?她的双腿已经太久没有碰过地,一挂起拐杖来,他就心惊肉跳的,往往得在她跌倒之前抱住她。

    更何况,她是用跑的呢?

    暗暗打量了这城镇几眼,来往的百姓看似纯朴又单纯,城里不算太死寂,但也没有像县城重镇那般热闹,不易会生事。

    禳福只待一会儿,应该不会发生意料之外的事吧。

    冬天快到了,该买的杂物得趁早买妥,他也打算趁入冬之前再上山打猎,自遇见禳福後,他没再上山打猎了,怕一离开她会消失、怕一离开她会出事。

    她双腿不便,没有人照顾她,他不放心。以往在天水庄里,吃住不用费心,他只要一心一意地守在她身边就够了。而如今,在生活条件上大不如从前,他连个照顾她的仆妇都请不起……就算现在她试著照顾自己,他也不放心啊,有些事情是她始终没有办法一个人独一止完成的。

    慢慢地将牛车牵到大树下,确定不会引起太多人注意後,才向她露出个温暖的笑来。

    “我去去就回。”

    “好,我等你。”她浅笑以对:“我就待在这儿,等你回来後带我去瞧瞧你小时候去过的糖店。”

    破运没料到她还记得,俊脸露出几分腼腆,他极力掩饰,轻声应道:

    即快步走进店里。

    她连眨了好几次眼,差点以为她错看了方才他脸上的腼腆羞赧,他也有二十多了吧?好像比她大个……快三、四岁吧?

    她没有仔细注意过他的年纪,但他那异样的表情像是十来岁的少年才会有的啊。

    会是因为她吗?

    直到一刻钟过去——

    神色自若的表情才很慢半拍地露出难以相信的骇然。

    真是因为她啊!

    慢慢地回神合嘴,暗暗庆幸没有什麽路人注出息到她的失态。她发现这小城的马车不多,小贩从入城後更是屈指可数,两旁的店铺算不上热络,从她的角度往对面望去,一家饭馆、一家药铺,里头的掌柜简直是搬了凳子在与为数不多的客倌闲聊。

    这就是小城生活吗?

    “喂!喂!你逃什麽逃啊!我这张小脸很可怕吗?好歹我五官端正,没有瞎眼歪嘴,我只是跟你买个饼而已,干嘛啊?我抢劫你吗?喂喂!你们停下来做什麽?我说抢劫又不是真抢——咦?都跑了?等等啊!”

    男人暴跳如雷的狂怒叫声引起禳福的注意,她的视线移到城中央那个追著好几名小贩跑的男人。

    她轻笑出声,一时之间只觉这个城镇纯朴又令人安心,若能在这样的地方定居下来,一生应……是无波无浪的吧?

    小时候的记忆跳跃出来,让她想起长大想当掌握人生死的神算,虽说是本著救人的心态,但心中仍不免有些沾沾自喜。後来历经这些年,才体会到平淡的生活也是一种幸福啊。

    “我不是抢!是买!用买的,你懂不懂……要送我?好!要送我,表示我人缘好,什么大爷?叫我一声大朋儿就好……是你要送的喔,我可没有逼你喔”

    那暴跳如雷的声音变得很高兴,禳福并未仔细听,仍在好奇地打量整个小城。

    城的中央有条小溪汇集的水池,一路行来,小溪弯弯曲曲的,有时从整条道路横过去、有时从房子的前头流过去,不管走到哪儿都会瞧见这条又长又清澈的小溪。

    听破运说,他幼年对这城最深的印象之一除了糖店外,就是这条小溪;它绕著整座城,出了城门口,就再也不见溪影。

    “就像是一个人从小到大老死在一个小地方,不曾出过远门闯天下,旁人笑他没有雄心壮志、浪费生命,但是谁又知道守在这块小地方,对他来说就是很大的快乐了呢?”方才来城的途中,他无心笑言。

    当时她也只是静静地听著,没有任何的答话。

    她虽有心与他生活一生,相扶白首,却从来没有问过他,如果——她没有再出现在他面前,他一个人生活会不会比较快乐?

    脑中突地闪过小祈天真娇憨的性子。那少女年轻又纯朴,与这城镇极为契合,或者……时间久了,淡忘了一切,破运会与这女孩成亲生子,然後一辈子过著平淡的日子……

    “原来……我也会胡思乱想吗?”禳福颇感有趣地想道。明明已经确定的事了,也不会再改变,但为什麽内心还是不受控制地想束想西呢?

    心思游移的当口,不经意地与一名年轻男子的眼神打个照面,那男子虽带微笑,但身上的气质让她想起破运,心中闪过此念,仍没有什麽**去探索其他人。随即她将视线调离,乱转一圈後,忽地僵住了,向来苍白的小脸并未变色,整个身子也没有猛然一颤,因为早就预料到了。

    预料到她的未死,极有可能连带著另一个恶耗!——

    多么矛盾的一件事啊,你身边的忠狗日日夜夜苦心练功,为的是什么?想要杀我呢!可是,他不知道你我是同死之命,我何时死,你就何时亡;你不死,就算我被千刀万刮也会留下一口气来,福儿,你想——他们会不会蠢到只看见浮面的意义呢?

    好矛盾的命运啊,死法不同,却会在同一刻的刹那断绝最後一口气,有时候我都要惊叹,世间到底有谁能真正彻底地了解命运这玩意呢……——

    她没有死,义爹迟早会寻来,因为他从不会放弃他的玩具,除非——

    如果都没有死,那麽同样死过一回之後的命运呢?会不会相同?

    那夜,鸣祥的话,她难以忘怀,所以,她不曾告诉任何人,早在一见破运时她就恢复记忆了。

    没有说,不承认,就表示她还是丧失记忆,连带著,义爹就有可能永远丧失记忆,不会再来打扰她的生活她知道这是她的异想夭开,但总是一个希望啊。

    如今——果然还是失败了吗?

    那酷似义爹的男人,一身的黑衣、头戴斗笠,站在远处的屋檐下,像在等著人,没往她这儿看,但——

    但,是义爹吧?

    斗笠虽遮住他的面貌,可那身形、那浑身的感觉……

    她咽了咽口水,心头竟有几分害怕。

    为什麽会怕?

    要怕,早年跟在他身边就会怕了,岂会等到现在?

    下意识地摸索到拐杖,紧紧地握住。

    “姑娘?”

    如果真是义爹,她该怎麽办?

    “姑娘?”

    身子轻轻被摇晃,她恍惚回神,瞧见不知何时那像破运气质的男子走到她的面前。

    “姑娘,你有事需要帮忙吗?”

    “不……没有……”

    “喔,是这样吗?在下葛六宝,初来贵宝地,对附近不熟,姑娘能不能介绍一下……呃,比方说,这附近哪儿有地痞流氓小混混之流的?”

    “我对这里不熟。”再回头,瞧见方才那戴斗笠的男人已然不见。她微愣,直觉四处张望。

    “不熟吗……”葛六宝搔搔耳,又摸摸鼻子,想了一下:“那也没关系,方才我瞧姑娘就不像是本地人。先别说口音不对,光从我刚偷听到的,也够知道姑娘的身世了。”

    “偷听?”禳福回神讶道。

    在这里,除了破运外,还会有谁知道她的背景?顺著葛六宝的视线望去,瞧见饭馆里的掌柜跟店家小二往这里直偷瞄,她忽地想起这姓葛的男人方才就正好站在饭馆前。

    “这个城镇就是这样,没什麽大奸大恶之人,太安宁了,只好凸自个儿找话题聊是是非非的,我以前来过一回。”葛六宝没瞧著她,微笑:“为的是来瞧瞧这条溪……姑娘,这条溪是没有什麽,但,在我家乡也曾有过这样的小溪河,溪河连串著每一户人家,顽皮起来直接跳下河,游了一圈又回到我家後院——”

    他像是在回忆。要回忆,为什麽找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来侃侃而谈?

    “姑娘要不要放下拐杖?我想,那人走了,应该不会找姑娘麻烦才是。”

    禳一幅闻一吉,才知这叫葛六宝的,是瞧见了她的不对劲,好心地来壮胆。她心里微微感激,笑道:

    “多谢公子。”

    “哎啊,可别对我笑,若让我师兄瞧见了,我可完了。姑娘,需要我去找带你来的人吗?”

    “不不,他忙著买杂货,我不碍事的。”禳福只当自己是错认。

    “喔”葛六宝仍站在原地,没有离去的打算。

    许是在陪她等来接她的人吧一!禳福瞧他堪称清秀的相貌,见他依恋不舍地注视那条小溪,她轻声道:

    “你的家,不在了吧?”

    葛六宝讶然。“姑娘——”

    “你跟我家……相公很像。”第一次对外人提到破运在她生命中扮演的角色,不由得有几分不自然。

    “哦?这麽说你家相公跟我必有几分神似之处姑娘?”葛六宝见她专注地看著自己眉间,他微愕,不动声色地侧过脸,指著那先前追著小贩到处跑,如今眼所谓的地痞流氓打起来的男子。“那是我师兄,他真厉害,一下子就把这些小混混给找出来了。”

    “你的师兄很具福相。”

    葛六宝听了闻言大笑:

    “这可是头一次有人说他有一幅气,平常大家都怕他,以为他是个大魔头,唉,谁教他长得像大魔头……”

    “你却不然。”

    他愣了下,慢慢往她看来,眸中开始有了防备之意。

    多嘴一向不是禳福的性子,但——

    她轻声说道:

    “你跟我相公好像。我还记得义爹教我排八字算命盘之前,曾指点我如何看人面相……那时,我刚遇见我相公,我义爹以我相公为示范,教我如何看人面相,我只懂皮毛。你命虽长,父母兄弟缘分却短、且一生无子女……没有子女是因为你背负血海深仇吗?眉间的朱砂痣就是为此而藏起的吗?”

    初时,葛六宝不以为出息,後来愈听愈惊讶,听到她提起他额间的痣时,神色已然变了。他缓缓开口:

    “你义爹是”

    “哎啊啊,我在那里打人赚钱,你却在这里调戏良家妇女!老六,你好毒啊——姑娘,在下风大朋,别看我长得一脸奸臣,事实上我的内心善良可比天上菩萨——”

    “师兄,这姑娘已经成亲了。”

    “成亲了?跟你吗?这麽快,才一眨眼的功夫而已。葛六宝,你也太过分了吧?”

    葛六宝的脸抽搐一下,很具耐心地说道:

    “我是说,她已经是有夫之妇了。”

    “咦,那你在光天化日下跟她做什麽?”那叫风大朋的青年在抗议的同时,不忘对禳福露出像魔头一般的笑容:“有夫之妇我也不会太介出息,在下风大朋,刚用尽盘缠,想赚点路费回去,不知道嫂子家可不可以让很可怜的我包吃包住——”他皱眉,打向那几个很皮痒的地痞流氓:“拜托一下,我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还敢再来偷袭我!”

    “臭小子,你抢咱们的钱,还想逃之夭夭?”

    “哎啊啊,什麽叫抢?我这叫伸张正义,反正你们强收的保护费也算是不义之财,用不义之财来救济贫民百姓正是我风大朋该有的作风!”风大朋很轻松地侧过身子,顺便补送一拳一脚再给一个大铁头。

    “咱们这个城里没有乞丐,没有贫民!你救济什麽?”

    “我就是贫民,当然就是救济我啊!”

    那几个小混混咬牙切齿的,知道遇上狠角色了。其中一名瞧见禳福像是外地来的,又在这狠角色的身边,互相使个眼色,忽然冲上来。

    “小心!”葛六宝叫道。

    “看我英雄救美!”风大朋逮到机会显威风。

    “师兄,不要乱来,这姑娘行动不便啊!”葛六宝见风大朋的招数太猛,不小心将人推向牛车,车子一晃动,她惊叫一声,连忙要稳住身子。

    “福儿!”

    一出店门,往树下望去,就瞧见禳福身陷打斗之中。破运立刻丢下肩上扛的杂物,脚步飞快地奔向树下。

    在天水庄时自学武艺时,他曾戴上好几公斤重的手环与脚链,直到要杀她义爹的那一刻才卸下来,自此就再也没有戴上的意义了,因此他脚程奇快,才眨眼工夫就奔到树下,身手很快地挡住倒向禳福的身躯,同时左手抄起她的腰身,旋身将她抱在怀里。

    混乱之中,他也不管谁对谁错,谁一对他与禳福出手,他立刻翻掌打出,直取对方要害。

    “好狠的手法啊!嫂子,你要小心!”

    破运才听有人喊道,忽见一脸邪气的男子向自己打来,他顿觉此人并非像方才那些三脚猫武功,立刻严阵以待,右手一转,将禳福移到背上,确定她稳住了,才双掌击向那人。

    “住手!破运,他们没伤我!”

    “师兄,那是这算命姑娘的相公啊!”葛六宝叫道。

    “算命”两个字钻进破运的耳里,他大惊失色,对上那风大朋的双掌时,一时失了神,连退数步。

    “破运!”

    “咦,是这嫂子的相公?怎麽对每个人都出招这麽狠?人家只是小小小小的地痞小流氓,偶尔欺负他们一下就够,也不必逼他们去见阎王吧?”风大朋不甚苟同地说道。

    “破运,你没事吧?”

    “我……”破运慢慢回神,心脏跳得好快,不敢看在自己背上的禳福,只能瞪著前方。“我很好,我没事。你……你……恢复记忆了吗?”

    “喂喂,老六,为什麽这个人在跟自己的老婆说话,眼睛瞪著咱们,咱们不是他老婆吧?”

    葛六宝的嘴角开始抽搐。

    禳福微微笑道:

    “你是说,想起咱们私奔之前的事吗?我若想起来了,怎麽会不告诉你呢?”

    但,方才的“算命姑娘”……想要问出口,却不敢问,怕他的追问肯定他心中的疑惑。

    只是,若禳福真恢复记忆,为什麽还要故作失忆,不戳破他的谎言呢?

    “破运,你先放我上车。”

    他迟疑了下,依言将她抱上车,垂下头道:

    “方才我把货丢到人家店门口,你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语毕,没有抬头地回杂货铺前。

    禳福微微烦恼地瞪著他的背影。

    “姑娘双腿不便,没有看过大夫吗?”葛六宝忽然问道。

    禳福视线始终不离破运,随口答道:

    “我这一生注定了不良於行。”

    “那就是姑娘找遍名医也束手无策了?既然你相公是武林中人,想必也听过有个神医慕容迟,近年他虽销声匿迹,但如果能找著他为姑娘医治”

    “我已经有一双腿了。”她笑道,对著迎面而来的破运说道:“要回家了吗?”

    破运终於抬眼望著她。她的神色很自然,一点也没有流露出蒙受欺骗的感觉……真的是他误会了吗?

    她若想起一切,怎会不告诉他呢?

    “破运?”

    “嗯,回家了,咱们回家了。”他轻声应道,也无心跟另外两人说话,牵起牛车,慢慢往城门而去。

    “老六,你一直看者他们背影,这麽舍不得吗?”

    “萍水相逢,哪儿来的舍不得?我只是在提醒自己,咱们平常在江湖上跑,若遇见慕容神医,可要请他过来医治这姑娘的双腿。”

    “啐,萍水相逢能做到这种地步?”

    “因为我的心就跟我的脸一样善良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