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殇璃>殇璃第12章 暗示

殇璃第12章 暗示

作者:雪灵之

    天气已经有些炎热了,美璃在慈宁宫外侯旨的时候,中规中距地站在廊下,上午的太阳火辣辣地晒在她身上,额头微微渗出汗珠也不敢随便擦。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玉安来接她进去的时候,端宁的脸上出现一丝赞许。以前美璃总是不等通传就冒失地闯进去,实在碰见老祖宗在会见要客也不肯老实地在外面等,总是在院子里跑来跳去,折腾得鸡飞狗跳,没眼色,没规矩。

    也许她自己不知道,她那点儿小道行在宫里这些嬷嬷、姑姑眼里,的确也只是小儿把戏。她那样成心胡闹不过就是想在众人面前显示老祖宗对她恩宠有加,她可以如此横行无忌,希望别人能高看她一眼。殊不知这样无知乱来更让人厌恶,更让人觉得她可笑。

    如今……她大概是明白了。

    “进去吧。”她向美璃淡然一笑。

    孝庄看了看美璃身后捧行李的太监,只有小小一个包袱,心里一阵恻然。美璃这孩子……实在可怜。尤其现在,这么柔顺乖巧更让人心疼!或许,这副药对她实在太重,连元气都伤着了,孝庄有些唏嘘。

    “快来喝些凉茶,热了吧?”她招呼美璃在自己身边的炕上坐下,忍不住用手绢轻拭她额头的汗珠。

    美璃笑了笑,轻轻摇头。

    “这段时间就在我这儿住!”孝庄皱眉嘱咐,“你家里也没人好好照管你!你的身子骨……”她打量了一下美璃细弱的身子,眼神回到她苍白却益发娇美的小脸上,“必须好好调养。”

    顿了顿,孝庄口气异样,眼神也闪开了,似乎略有歉疚,“你也让玉安她们教你点儿居家过日子的道理和本事,也不小了。”

    美璃站起来福身道谢,她又想起在围场坡后听见的那几个男人说的话,老祖宗要把她嫁出去了……所有人闪躲不及,不知道,谁会那么倒霉被挑中。她苦涩一笑,不管是谁,虽然她没有娘家靠山,没有丰厚陪嫁,她会努力尽到妻子的本分,像对亲人一样对待他……她也只有这样回报,只能这样回报。

    外面问安叩拜声一片,康熙就在纷纷跪伏的人群中淡笑着走进来,美璃也恭顺向他行礼,得体地准备和下人们一起退出去。

    “坐吧,不用走。”难得皇上笑着和她说话,虽然眼睛并没看她,口气也很随意。

    美璃只好坐下,轻轻为老祖宗捶腿,才不至于傻坐着那么尴尬。

    祖孙两个说了些闲话,康熙突然笑了笑,“老祖宗觉得素莹这丫头如何?”

    孝庄微微一愣,有点儿明白康熙刚才不让美璃退下的用意,虽然有些不忍当着美璃把话挑明,却也不好拂了孙儿的意愿。“还好,性子柔顺,人也俊俏。”她不咸不淡地夸了一句。

    “眼下军费吃紧,江南的财政就显得尤为重要,此事非札穆朗不可,他在江南供职多年,是不二人选。”康熙轻描淡写地说了几句。美璃虽然不太懂,也听明白皇上的意思,朝廷就要和准噶尔打仗,哪儿都要用钱,国库的一大半银子都从江南来,必须要一个肯出力又很懂行的人去为大清敛来更多的钱财,这里的水有多深,她无法想象得出,但她知道,素莹的阿玛就是这么个人。

    “近来札穆朗在户部理事,很是得力,朕正想给他的女儿指门儿好亲以示勉励,皇室子侄里也没太合适的,只有靖轩,身份地位,人材长相都配得过,自从蒙古和亲作罢,他的婚事也一直搁下了。老祖宗也瞧出来了吧,靖轩和素莹两个也相互有心,”康熙一笑,“朕私下已和靖轩说过这事,里面的利害关系他也深知,撇开这些都不谈,素莹本身他也十分中意,所以朕就来求老祖宗做媒,比孙儿岂不更有分量,更吉祥和满?”

    美璃依旧微笑着为老祖宗捶着腿,表情一无变化。在听见皇上说出靖轩的名字时,她的手的确轻而又轻地颤抖了一下,但她尽力克制自己若无其事地继续捶腿,她……不该意外的。

    皇上不让她走,就是让她听见这番话,听清这番话吧?她嘴角的笑痕微微加深,其实皇上多虑了。她就是再傻,用了两年也都想清楚了。

    皇上也太高估她的执着了,她也是个女孩儿,怎么会对两年里连一眼都不肯来看她的男人还不死心?她花掉身边最后几两银子,央求小太监去皇上那儿带话拦他,让他来看她……他没来,甚至连一句话都没让太监带回来。

    她不愿意再回味拉住小太监一遍遍问“他说什么了?”,小太监不耐烦地反复回答“什么都没说!”、“只嗯了一声”时的失落和悲伤,可那感觉此刻却还是那么清晰的苦在她的心间。她难道还没苦够?她都要嘲笑她自己了!

    她猛然发现,其实之前皇上已经很多次在暗示她了,只是那时候她傻得听不明白,愣头愣脑地一意孤行,怪不得她伤心也没人同情,估计大家早被她的迟钝气得半死,懒得理她,她倒霉也觉得活该。

    现在,她听懂了,听得很透彻,很好,这样以后就不会再受伤,不会再伤心了。

    “嗯,这是喜事,靖轩也该成家立室了。”孝庄点点头,当着美璃的面,真是无法热心得起来。

    “孙儿想,春狩完毕就请老祖宗下懿旨,在出征准噶尔前把喜事办了,札穆朗和朕都撂下一桩心事。”

    孝庄点头。

    从寝宫里出来,美璃到偏殿里默默收拾自己随身的物品,没几样东西,一会儿就收拾妥当了。她很满意此刻的心情,平淡漠然,听见他的婚讯就和听见陌生人的一样。

    还没等她喝口茶,宫女又来叫她去太皇太后那儿,美璃有些疑惑,老祖宗刚才还吩咐她自行休息,难道有什么急事?

    还没进门就听见房里有人低声笑着交谈,有客人?

    寝宫里孝庄正一脸笑意地扶着宫女站在她喜爱的花株边,一个背影有些眼熟的妇人正拿着小壶小心翼翼地往盛开的花朵上洒水。她们很亲昵的说笑,就连平时不苟言笑的玉安姑姑也难得露出笑脸,低低说话。

    “过来丫头。”孝庄向美璃点了点头,妇人闻声也笑着转过身,和善地笑着看她。

    美璃沉吟了一下,才想起来她是永赫的额娘,因为很感谢永赫对她的善意,她福身问安时格外诚挚。

    “还是你会伺弄花草。”孝庄一边走回炕上坐,一边对应如福晋笑着说,“玉安就没你这两下。”

    “奴婢只是喜欢摆弄这些。”应如福晋呵呵笑,谦虚讨好地说。

    “常言道,会养花的女人才会挑男人,玉安就吃亏在这儿喽。”孝庄揶揄地说,惹得应如和玉安都笑了。

    玉安还申辩说:“那是奴婢诚心一辈子伺候老祖宗。”

    “应如,你回来我可真高兴,常来我这儿!把我园子里的那几棵花苗好好养护养护,那些花儿匠我信不过。”孝庄边喝茶边说,应如笑着连声答应。

    “这是小美璃,眼见也该出阁了,是我一直带在身边儿的孩子。”孝庄收了笑,疼爱地指了指美璃。“你多教教她,日后好相处,你那套相夫教子的本事我信得过,看把永赫那孩子教得多好!”

    应如福晋一愣,显然在太皇太后半开玩笑半郑重的话里听出点儿眉目来。

    美璃看着应如福晋慢慢变白的脸色和僵硬在嘴角的笑容,心里竟然一阵抱歉。虽然老祖宗说的非常婉转,该听明白的都听明白了。她甚至看见应如福晋偷偷露出烦恼的眼神去看玉安姑姑,似乎向她求证,玉安姑姑颇为无奈地点了点头。

    老祖宗对她的苦心,她是最近才好像恍然大悟的。美璃垂下头,咬了咬嘴唇。对她,京城里的流言蜚语,宗室里的鄙薄轻视……老祖宗自然心知肚明,怕她嫁到别人家受气吃亏,想来想去选中了应如做她的婆婆,僧面佛面……应如福晋就算心里再不愿意,总归不会苛待于她。

    她也深刻体会到老祖宗的为难,生怕应如福晋会强烈反应,事情弄拧了,难堪受苦的还是她,所以才这么隐晦迂回地暗示,为她留足了余地。

    美璃攥紧拳头,她真该珍惜老祖宗的这番苦心,再不懂事听话,她谁也对不起。如果她能早些懂得,何至于……落到今日田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