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殇璃>殇璃第19章 不同

殇璃第19章 不同

作者:雪灵之

    天色已晚,整个营地篝火通明,只是连日赶路大家都很疲惫,早早都歇下了,除了巡逻兵士,少人走动。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美璃在营边的小溪里清洗永赫用过的手帕,春天的星空在辽阔的平原上形成璀璨的穹顶,美得让人叹息。美璃蹲坐在溪边的石上,仰望着看不到边际的银河,沉醉不已。

    “我弄好了。”一直在岸边生火的永赫喊了一声,他用两个大树杈架起了一段横竿,吊起一口铁锅,里面的艾草汁随着水温的升高,渐渐浓稠。

    借着火光,他看清她脸上的淡淡惆怅,“怎么了?”他走近她,轻轻揽住她的肩膀。

    美璃偎在他的怀里,望着深邃的星空叹气,“这么辽阔的夜空,我……真是太喜欢看了。比起在京城、皇宫看到得要美得多!”

    “那还不容易,以后,只要你愿意,我就带你出城看。”永赫笑笑,搂紧了她。

    美璃笑而不答,以后……机会就少了。她决心要做个好妻子,好媳妇,好母亲,晨昏定省,家事繁杂,还要入宫应酬,她恐怕再无暇享受这样的悠闲时光。

    “我听阿玛说,皇上有意让他外放闽浙总督,到时候我也向老祖宗和皇上请辞,随阿玛一起去任上,这样……”他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顶的柔丝,无限向往地看着夜空深处,“我就可以带你远离京城这些讨厌的人和事,自由自在地过几年悠闲的生活。你想去哪儿,我就带你去哪儿,江南美景,闽浙风情……”

    她愣愣抬头看他动情述说的俊美脸庞,深深沉迷在他为她点化的幸福未来,她感激地凝视着他,眼睛渐渐模糊……他,就是她一直追寻的温暖归处!

    “永赫……”她痴痴唤他,感激,幸福的泪水随之滑落。

    “怎么哭了?”他让她躺在臂弯里,细细俯视她俏美动人的娇颜,原本就含着春江秋月的美丽眼眸此时蒙了层轻柔水雾,更让人怜惜心疼。他的喉间轻微一动,嘴唇已经落在那双摄走他三魂七魄的清澈眼瞳上。

    她……太美,太好!无论要他拿什么交换她,他都乐意!生命也可以!更何况名利地位!

    她轻微地*了一声,因为他的亲吻浑身颤了颤,但她并没躲开,有些生涩却果决地抬起双臂环住他的脖项。

    他低吟,动情已极,抱着她从低矮的圆石上翻滚到溪边的草地,他用身体、手臂拢着她护着她,不让她受半点伤害。

    “美璃……”他把她压在草地上,却用手肘支撑着自己身体的重量,他如叹息般低喊她的名字,炽热的双唇重重吻上她柔嫩的樱红。她生涩地紧咬牙关,他宠爱而怜惜,松开她已经急促喘息的小嘴,他突如其来地舔过她的细润脖颈,她惊慌低喊,他猛地吮住她微张的双唇,把自己的眷恋送入她的娇软。

    她浑身剧烈颤抖,在他身下发出动人的低吟,永赫觉得从身体里翻腾而起的热火都冲进脑袋,他有些慌乱地去扯她的襟口,他想温柔的对她,可是对她的渴念大过一切,他揉上她单薄春衫下的柔软丰盈,她惊慌的嗯了几声,让他就快爆炸了。

    一声冷笑,像在已经赤红的金属上泼水,沸腾地浇熄了就要融化的火烫。永赫头皮一炸,迅速地为身下已经昏沉颤抖的美璃掩好衣服,羞恼地抬头看这个不知死的来人。

    “靖轩哥?”他皱起眉,毫不避讳地回瞪着面无表情看着他们,眼睛却在夜空下闪烁着危险光芒的靖轩。他出现在他们周围……美璃身边的次数,已经多到让他怀疑的地步。

    “这里……离营帐不足几丈。”他冷笑,语气凛冽讥嘲,眼睛残忍地盯着在永赫怀里背对他,但渐渐止住颤抖的她。“你们不要脸,不要命了?”他笑了一声,侮辱之意比高声刻薄更甚。

    永赫看了他一会儿,松开美璃站起身,“你来干什么?”

    靖轩被他不恭顺的语气激怒,但他只是冷酷地眯了下眼,“你阿玛来了,到处找不到你。”

    永赫皱眉不语,这样的小事他大可打发下人来寻,只是……若真的是下人前来看见刚才那一幕……他的确莽撞了,他懊恼地抿了下嘴。拉起美璃,他放柔声音,“和我一起去见阿玛。”

    美璃点头。

    “你阿玛现在和一大群亲贵命妇都在老祖宗帐子里,找了你半天,你就让她这么和你一起去见他们?”靖轩低声冷嘲,怒极反笑地一扬下巴,点了点衣衫不整的美璃。

    永赫更加歉疚,他又粗心了。被人看到美璃和他……受伤的还是她。

    “你先去,过一会儿她再回去!”靖轩不容反驳地命令。

    永赫还犹豫着不动身,美璃看着他摇头微笑,示意他不必担心,还催促地轻推他。实在也别无良策,永赫紧皱眉头快步向营里走去。

    路过靖轩身边时,靖轩挑着嘴角,极尽嘲讽地哼笑一声,“管好你那玩意儿,急什么?该是你的还怕飞了?别害了她!”

    永赫一愣,终于发作了,“你凭什么说我?!最没资格指责我的就是你!”

    靖轩面色不改,只是更加森冷,“是么?”

    “永赫,快去吧。”美璃已经背对着他们整理好衣衫,平静无波地把洗好的手绢一块一块放入已经沸腾的艾草汁里,她的冷静镇住了两个就要冒火的男人。“别让阿玛久等,我一会儿就回去。”

    永赫笑了笑,瞪了靖轩一眼,快步离去。

    靖轩的脸色终于盈满怒色,“你还要不要脸?!”他毫无顾忌的责骂她,丝毫不怕伤了她。“你还没嫁给他!”他深吸了一口气,怕自己说出更恶毒的话语,“离营帐这么近,被人看见,你还怎么做人?!你就这么缺男人?!”

    她的肩膀轻颤了一下,随即她竟然笑了,他一腔急怒都被她笑得噎在胸膛里。

    “王爷,你真的很可笑。”

    “什么?!”他气疯了,跨前几步,一把揪她起来,她脸上的讥嘲让他的怒气把自己的五脏六腑都烧穿了。

    “他是老祖宗指给我的丈夫,他想如何……我都乐意!”她毫无惧意,他已经伤不到她了,自从他把她最后一丝痴情踩碎后,他就再也无法伤她了。

    他抓着她的肩膀使劲摇了几下,她被他晃得险些呕吐,“你怎么这样了!你除了男人什么都不在乎了吗?”

    她努力平复自己的恶心,呵呵冷笑,“是!除了永赫,我也没什么可在乎的了。”

    由他来质问她这些,真是可笑至极!当初他可曾想到她的处境?他可曾想到她要面对怎样的责难嘲讽?

    一句话,扎了他心的弱处。他一凛,松了手劲,“美璃……你还在怪我?”

    她忍不住嗤笑,不看他。是啊,他是有这个资本,以为女人们的心永远都在他身上,可惜……她不是了。

    “我已经说过很多遍了,王爷,您大婚在即,别再为我们夫妻间的事分心忧烦了。”

    他的表情又变得残忍,松开手,他瞥着她冷笑,“夫妻?你倒是承认的很大方。”

    她从他手上获得自由,继续若无其事地用木棍搅拌草汁里的手帕,煮好的就挑出来放进干净小盆里。

    靖轩默默看着,“美璃,你何曾这样对我?如果当初你像对他一样对我……”他不想说出让自己觉得卑贱丢脸的话,顿了一下,“我又怎会弃你于不顾?”

    她剧烈一抖,滚烫的草汁滴在手上,她被烫得一跳。

    “小心!”他急躁地抢过来,把她手上的帕子和木棍都远远扔开。他握住她的手,“烫哪儿了?”

    那阵疼已经过去,她低垂着眼,生硬地从他的手里抽回自己的手。

    “王爷,过去的……都过去了。”

    也许他说的对,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她并不能得到他的喜爱,可是……都没意义了,谁对谁错,谁欠了谁,都没意义了。

    “过去了?”他冷笑。

    “王爷,请回吧。现在的美璃和……靖轩,”她涩涩地说出他的名字,还是让他的心一缩,“都已经不同了。”

    “对!”他哼了一声,说得好,都不同了!

    不远处的草丛里轻微地发出窸窣的声响,美璃没察觉,他却机警地一喝,“谁在哪儿?!”

    美璃吓了一跳,还没等反应过来,靖轩已经大步冲过去,在草丛里揪出瑟瑟发抖的静娴。

    “你在这儿看了多久了?!”他恼怒地掐住静娴的脖子,额上青筋爆现。

    美璃反倒被他吓住了,他何以会这么生气?

    “没……没看到什么……我刚来。”静娴抖得站都站不住。

    靖轩眯了眯眼,把她甩在草地上,脸色已经平静下来,眼睛却还充斥着隐忍的杀意。“哦?是么?”

    静娴也被他的残酷吓住,拼命点头。

    “如果……”他如嗜血的妖魔般笑了笑,“我听见有人说起今晚的事,静娴,我不必要你的命,你阿玛已经老病在家,你兄弟几个若是都去了边塞驻守,你的日子是不是会很好过?”

    静娴惨白着脸,话都说不出来。

    美璃默默看着,他这么介意……是怕素莹知道他对她说了这些话吗?

    “嘴欠,多事,总会倒霉!”他威胁地冷笑着看静娴,“以后我若发现你还对她言三语四,在背后煽风点火,你就准备和你兄弟一起去边塞好好为国效力吧!”他看了眼美璃,眼神复杂。

    “走!”他回身拉默默想心事的美璃。

    “我的手绢。”她想挣脱他的手。

    “你!”靖轩忍无可忍地一捏她的手腕,美璃疼得泪水朦胧却不肯喊疼,他也只能松了手劲。

    甩开她,他用水盆浇熄了火堆,瞪了眼还失魂落魄跌坐在草地上的静娴,“还不滚?!”

    静娴哆嗦了一下,连滚带爬地跑回营地。

    他拿起推满手绢的小盆,往营地里走,美璃伸手去接,他恼恨地塞到她手里,力气大得让她都倒退两步。

    “你就永远只会惹烂摊子让我收拾吗?!”他恨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