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殇璃>殇璃第22章 不甘

殇璃第22章 不甘

作者:雪灵之

    美璃感到肚子被人用力地压了下,喉间一热,连咳带呛地吐出一大口水,鼻子里也都是倒灌的水,每呼吸一下都酸楚难受。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她又回想起刚才掉入水中遭受灭顶的惊恐绝望,她死了?

    “好些了?”一道清冷的声音淡然问道。

    她吓得浑身一颤,想躲都没力气,刚才在水中垂死挣扎已经消耗了她全部的体力。

    她适应了黑暗的环境,月光从小而窄的洞口照射到洞底的水中,粼粼的水光随着月亮移动正照下来而越发明亮起来。

    她看见靖轩俊俏却冷漠的脸,他长长睫毛上挂的水珠在月光下反射着微弱的光亮,照耀得黑眸更加深邃。他坐在她身边,态度轻松,对她的害怕惊惧似乎还带了些讥嘲。

    “这……这是哪儿?”她不想与他对视,她勉强半撑起身,趴在地上地环视四周。这是距坑底水面不足两尺的一个小横洞,洞口还垂下很多手腕粗的藤蔓,难于发现。

    这个天然地窨是个葫芦形状,洞口虽小,中腹阔大,坑底简直就是个小水潭,幸是他们命不该绝,坑壁上竟有这么个横洞,而且……他竟然能发现了这个隐蔽的洞口,就算再好的体力踩水呼吸也终不免力竭溺毙。

    她戒备的余光看见他竟然开始剥除自己湿透的衣裳,“你……你干什么?!”她又气又急,横洞低矮狭窄,她根本避无可避。

    “你不冷?”他打着赤膊嗤笑,不理会她的羞愤抗议。

    被他一说,她也感到湿漉漉的衣服紧紧黏在身体上,格外冰冷难受。但她扭过脸不看他,强迫自己冷淡地说:“不冷。”

    他冷笑一声,也不再理她,把自己脱下的贴身衣物到洞口拧得干干的,擦去身上的水珠。

    美璃强作镇定地死都不向他看……可他,竟然脱得只剩最贴身的长裤,连靴袜都甩脱了,光着脚,一副很自在的样子。她拿他束手无策干脆闭上眼,独自默默忍耐越来越刺骨的冰冷寒意。

    他悠闲地靠着洞壁,借着月光水光看她。两年后的她,最打动他的就是这副默默忍耐的样子,倔强又孤单,一下子就让他乱了心……动了情。

    他一皱眉,飞快地俯过身来拉扯她冰冷湿漉的衣服。

    “你干什么!”她怎么可能没防备着他?可真的他动起手来,她还是觉得自己的力量太过微弱。“王爷……”她犟不过他,死死地抓着自己襟口,用力得竟从衣服里捏出水来。

    他嗤笑,“你放心,我现在也没那个兴致。”

    他的口气让她更羞恼也更难堪,终究挣不过他,身上的衣物被他粗鲁的扯去,她只好死死地抱着自己的双膝,团成小小人球。他哼了一声却再不去强行扯她,而是用拧干的衣服为她仔细地擦去后背,胳膊,小腿……这些她即使蜷起来仍护不住的地方的水滴。

    她咬着嘴唇不说话。

    他突然猛力一揽,轻松把她搂入怀中,手更是毫不留情地一拉她的脚踝,美璃觉得他似乎要把她的那条腿都要扯断了,那阵疼还没过去,他修长有力的胳膊和腿都缠上来,她简直就像只被蜘蛛逮住的飞虫一样,困在他怀里动弹不得。

    她还想拼力挣扎一下,却被他制得更死,“我现在是没什么想法,你在继续这么扭下去,”他邪气地一哂,“难说。”

    她也知道徒劳,干脆双手紧紧互抱住上臂护住胸部,也架开他横环在她身上的胳膊。他也不理她,死紧地搂着久久不见一丝松懈。

    美璃枕着他的胳膊,心里再抗拒,身体却不争气地依赖着他身体的温度。鼻子一酸,她还没来得及阻止,眼泪已经顺着眼角滴落了,这曾是她豁出一切想得到的温暖,他却那样吝啬于给她,现在……即使再暖,她的心终归冰凉。

    “你就没什么可说的?”沉默了好一会儿,他有些恼意地开了口,还坏心地一震自己的胳膊,颠了下她的头。她紧闭着眼,他现在浑身难受,她倒舒服得像要睡着了!

    美璃皱了下眉,“你为什么会在这儿?”她有些敷衍地说,眼下这种情况,她并不想惹怒他。

    “你说呢?”他不屑地冷笑,明知内情仍成心诬蔑,“不是你约我来的么?”

    “我?!”她原本紧闭的眼睛猛地睁开,又惊又怒刷地看向他,那清如寒潭,媚若春水的大眼睛在粼粼水光下异样美丽,他觉得胸口一热,原本已经胀痛的某处更加难受。他绷住脸,维持着冷漠的神情,他不想在这样的情况下得到她。

    美璃沉默地想了一会儿,大致理出头绪,她就知道这个恶作剧不会只是把她骗到山上这么简单。

    见她又不说话了,他更不是滋味地摇了她一下,“我救了你,道谢的话呢?说不出来,用行动更好。”他恶心地轻笑两声。

    “你来了多久?”她冷淡地打断了他的笑,“银荻和我打架的时候你就在吧?”他应该早就来了,一直躲在暗处好笑地看着一切。

    他不说话了。

    这回换她低低冷笑,对她的苦难袖手旁观似乎是他的乐趣。

    被她的笑声激怒,他翻身压到她娇小柔嫩的身体上,“我跳下来救你的时候,可没想到会有这么个洞!”是的,脱险后他对于自己冲动的行为暗暗心惊,也后怕了!如果不是挣扎中拉得洞壁上的树藤乱摇,他未必会发现这个洞,他……他的宏图,他的野心,可能都会因为身下这个一脸冷峭,心里想着别的男人的小女人而烟消云散!

    她的表情微微一变,含着讽意的笑容渐渐敛去。

    “谢谢。”她扭开脸,轻声说。

    他表情凶横地从她身上翻下,死死地如刚才般搂着她。他真的有心就这么掐死她算了,她不感谢他,他生气,她谢了,他更火!

    他为她做的就值她这么句寡淡敷衍的话吗?!

    感觉到他的怒意,她笑了笑,“你可以不救我的。”

    “你!”他手臂的青筋都爆出来。

    “美璃——”洞口上方突然传来永赫焦急的呼喊。

    美璃大喜,刚想回答,却被靖轩更快地捂住嘴巴,他用手脚死死地困住她,让她无法弄出一丝响声来引起永赫的注意。靖轩甚至腾出一只手,飞快地拉些小洞外垂下的藤蔓遮住洞口。

    美璃急的心都快爆开了,洞口上方被火把照得很亮,永赫一声比一声凄厉的呼喊让她的心都疼起来。她在这里!她在这里啊!她恨极地想去咬靖轩捂她嘴巴的手,却被他早早防备,用力一捏她双颊,她的下颌一阵剧痛,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

    小横洞里暗黑,看藤蔓遮挡后被照得通亮的地洞十分清楚,扑通一声水响,永赫腰间系着长绳从洞口跳了下来,他在水中反复下潜寻找,最后喊她名字的声音都嘶哑了,甚至带了哽咽。

    两个侍卫也跳下来帮他寻找,因为他们都抓着自己腰间的绳子没去拉扯藤蔓,又实在想不到洞壁会另有玄机,完全没注意到这黑暗的一角。

    “永赫!”洞口传来应如福晋的哭喊,“上来吧,永赫。”

    “不,不!”永赫失魂落魄地嘶喊着。应如福晋命令上面的人强行把他拉上去,永赫狂乱地甚至想用随身的匕首割断绳子,与他一起跳下来的侍卫连忙制止了他,协助上面的人把又哭又喊的永赫拽上去了。

    “你干什么?!”直到上面再无声息,靖轩才松开了她。美璃缓了好半天,才声嘶力竭地哭喊出来,刚才永赫的呼喊让她的心都碎了!

    “干什么?”靖轩的笑容异常森冷,“不让他们找到你!”

    “你!”美璃太恨了,他到底要折磨她到什么程度?她疯了一样地扑过去,用双手乱打他,被他轻而易举地抓住双手。

    “为什么?为什么?”她嘶声质问,因为太过激愤,头发都被摇得披散下来,凌乱地贴在瘦削的面颊上,看上去更加脆弱无助,她的耳边似乎还回响着永赫断肠般的绝望呼唤。

    “你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不肯放过我!”泪水决堤一样流下来,几天来的委屈怨怒都发作出来,“我对你已经死心了,我只是你不要的!你到底想怎样?你到底要我怎样?!”她像是质问他,又像在质问让她一再痛楚的命运。

    他由她大哭大喊,这样的美璃让他有了些熟悉的感觉,他被她最后那句话刺痛,双手一紧。

    “美璃……”等她哭得精疲力竭,他才低低的说,“你愿意永赫看到你我现在这副样子?”

    她一僵,昏沉沉的脑子麻木地无法思考。

    “一会儿我的贴身护卫会找到这儿来,我带你出去,你可以说你从坡上滚下去了,没掉进这里,银荻一定吓得半死,不会与你争执。”没有猜测,也没有流言!

    她僵硬地被他搂进怀里,没想到她现在这副绝望恸哭的样子竟会这样揉碎他的心。

    他抱紧她,“你问我为什么……我只是不甘心莫名其妙地当了那样的负心人。”他抛弃的她,哪里是怀中的她呢?!

    “你真的会带我出去?”她好像根本没听到他动情的诉说,茫然地固执于他的承诺。

    他一阵恼怒,她的眼里,心里,现在只有那个男人了吗?

    “你会保守今天的秘密?”她信不过他!

    他松开她,隐忍地坐直身体,阴鸷地看着满面泪痕,眼神迷离的她,她的心已经被刚才呼喊她名字的那个男人带走了。

    不甘心!他不甘心!

    她心里的那个男人,原本是他!应该是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