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殇璃>殇璃第33章 温泉

殇璃第33章 温泉

作者:雪灵之

    刚刚吃下汤药,美璃闭上眼,强迫自己不去想任何事。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很好的药,她现在都快依赖上这让她能一夜安眠的神奇药效。

    “主子,用些粥再睡吧?”月墨俯身在床边轻轻叫她。

    美璃没睁眼,摇了摇头。

    月墨站直身子,看着床上瘦弱娇小的美璃,皱眉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主子,王爷过几日就要出征,一去就是一年半载,您再如何委屈,也不要在这时候与王爷置气……”咬了咬嘴唇,这话真的不该说,实在又太可怜自己的主子,“您这样,更让王爷觉得福晋温柔贤惠。”

    美璃的嘴角轻微地一挑,眼睛依旧紧闭,“月墨……”她有些像是叹息,“我都知道……”

    她都知道,可她放弃了。

    命运的冷酷,她尝试得越多,体会得越深!

    靖轩的脚步声她清晰地听见,她没动,继续闭着眼,月墨摇头叹气,以为她是在赌气。

    “你们都下去。”靖轩的怒气整整用了一天才压服下去,他厌恨她带给他的烦扰,这辈子不见她,图个清静也罢!

    正房里的素莹总是甜甜笑着在等他,甚至他当着全府下人做了那样的事,她也没说一句怨怪的话。他被惹了一肚子火,让下人去她房里拿朝服,她还亲自跟来伺候他更衣出门。这样的她,又让他怜惜歉疚。她是他的福晋,他的妻,她深爱着他……甚至,他是她唯一的男人!

    可……当他拧不过自己,非要往这个院落来的时候,自己都无奈得想随便找个人暴打一顿泄愤。

    她还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躺在床上,对他的到来置若罔闻,哪怕她能睁眼看他一下也好!

    他克制地握紧拳,在床沿坐下,“美璃……我大后天就要走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各种要撑爆他的情绪被成功地压住,哪怕任何一种发作,都足以让他一把掐住她,送她上西天,自己也安生了。都压住了,他听见自己说:“这两天,别惹我!”

    是命令,更像乞求。

    他的胸口顿时一闷,窝囊得要死!他是在求她别惹他生气吗?是在求她对他好一些吗?

    美璃轻轻一颤,被他话里的语气吓到,她从没想过心高气傲的庆王爷会用这么无奈又自艾地口气说话。

    他也不等她回答,一把抱起她,她惊惶地睁开眼,他已经抱着她出了房门。一路上他闷闷地不说话,似乎在生她的气,但他抱着她的双臂又是那么温柔。

    他带她来的是她从未到过的西小园,其实庆王别院她除了必要的地方哪儿都无心游览。西小园相当广阔,远远还能看见一座矮山,园里人工种植的花草不多,都是连绵的树林。他抱着她从林间小路穿行,很快就看见了一座质朴结实的房舍,样式很奇怪,像个砌了墙的巨大亭子。

    房子里雾气蒸腾,美璃闻见了淡淡的硫磺味道……阔大的屋宇没有隔断,除了屏风和放衣服的矮几一无陈设,是温泉。

    他放下她,自顾自地脱去衣袍,他看也不看她,“自己脱,不然一会儿光着抱你回去。”

    美璃咬了下嘴唇,虽然与他已经有了数次肌肤之亲,她还是无法在他面前脱得毫无遮蔽。怕他粗暴扯脱她的衣服,她自己脱去了外褂,穿着肚兜小裤傻傻地站在温泉边不知所措。

    他自己下水的时候猛地一扯她,她有些慌乱地跌入水里,很烫,而且出乎她意料的深,她踩不到底,被水淹没的恐惧再次击溃了她的理智,她扑腾着,喝了好几口水,苦得要命。

    他承认自己的恶劣,看她痛苦地挣扎竟觉得解了些气,他不忍继续,准确地托住她的双腋,把她举出水面。

    她狼狈地大口喘气,泪水一下子涌出来,她的眼睛被烫得发疼,干脆紧紧闭着不睁开。

    “再惹我,我就活活把你淹死!”他凶恶地恐吓,恨她的时候真得想这么干!但真的看着她痛苦的模样,他也只能抱她在怀里,不甘心地抚慰着。“我到底把你娶回来干什么?!”见她一副连看都不愿看他的样子,他气恼地质问。

    泪水,从她长长的睫毛尖端垂落。早知今日,他干吗要娶她?她也想质问他!

    看着水面因她落泪而形成了涟漪,他叹了口气,把她搂入怀中,让她的心紧贴他的,“美璃……相信我,我娶你回来,是想对你好。”

    这已经是他能表白的极限,他就要走了,他希望她能明白!

    她剧烈地在他怀里一抖。

    好?

    他娶她就是要对她好?!

    他也感觉到了她无声地反驳,腾出一只手去拢她飘浮在水面上的秀发,握在手中轻柔荡漾。“别不信。”他苦笑,“虽然我娶了你,害你要给素莹下跪,害你要与她共事一夫,美璃……就算你嫁给了永赫,你看见庆王妃不跪吗?你能保证永赫一辈子不纳妾,身上不沾染别的女人的味道吗?”

    她永远不会知道,他在她面前说起永赫时的心情!

    她全身都发了抖,他是在给她讲道理吗?她终于忍不住睁眼瞪他,她想说,她想用最大声对他喊,如果她嫁给了永赫,要给素莹跪,要和别的女人共事一夫,她也认了!

    他对她命运的百般摆弄她无能为力,但她不想听他这番自圆其说的谬论!就算最后的结局再不堪,他给过她选择的机会吗?

    她直视他眼睛的时候……呆住了。

    这双她凝视过万千回的冷酷眼眸里,满是她从不曾看见过的无奈和怜惜。她是如此熟悉他的眼睛,他眼里的冷,眼里的不屑……她没看见过他这样的眼神。

    她的心突然碎成千疮百孔般疼痛,如果两年前他肯这样看她,如果他能在她蜷缩在安宁殿低声哭泣的时候这样看她,不,仅仅用此刻的百分之一的温柔看她,她愿意为他死!

    可是现在……他这么深情而隐忍的眼光,只能让她疼!让她遗憾!

    她凝视他的眼神让他的心振奋得如同单枪匹马扫平敌人百万大军,她的眼睛里有他,有他了!

    “美璃……忘掉他,忘掉我们错过的两年!”他甚至嗓音都轻微地颤抖,“我爱你,从现在一直到以后!你把你的心给我找回来!你爱我的心呢?给我……”他颤动的双唇吻上她。

    这回她的眼睛闭起的时候,他没命令她睁开,因为他知道,她看见了,她知道身上的男人是谁!

    这回……他不急了!

    双手撑着温泉的边沿,她怕沉没不得不用胳膊搂住他的肩膀,他在她体内徐缓推动,让她仔细地享受他的身体,他……取悦她,蛊惑她。

    承诺,他终于顺利的说出了口,他也轻松了。

    缠在他腰间的腿剧烈抖动起来,他也感觉到了她的握紧,轻而甜蜜地笑了,她也需要他!用力地深撞上去,她尖叫出来,更紧地缠绕着他,他也快慰到了极致。

    抱她回去的路上,药力发作加上欢爱的体力消耗,她深深地睡去了,他加快了脚步抱她回房,虽然明知借助了药物,但她终于能在他怀中安眠,他的心也随着她的睡容轻甜了起来。

    他甚至兴奋得无法睡去。

    他和她终于有了改变,天亮了,他和她的人生都好像重新来过。

    她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还是她孤身一人躺在巨大的床榻上,只有身体的酸痛证明他真的来过,真的用那样的眼神看过她,并不是她又一个痴心妄想的梦。

    月蔷在门外唉声叹气,小声地在骂人:“你怎么眼皮子就这么浅!往东屋钻什么钻!那么多人看着,以为我们派你去打探什么似的!”

    一个小丫鬟哭哭啼啼,“蔷姐姐,我错了。可今天福晋回门,我也是想去看看情况……”

    “你看见什么了?”

    “看见了好多礼物……”小丫鬟哽咽,“王爷还挺上心,听说还亲自给福晋簪了朵花。”

    “……”月蔷沉默了一会儿,口气不善地喝骂,“滚下去!净打听点儿没用的!别在咱主子面前胡言乱语的,这才好了点儿!”

    “是,是……”

    美璃翻了个身,攥住枕头的一角。

    就算遗忘了永赫和岁月,他们还是存在过。就算他用了那样的眼神看着她,今天他还是要陪他的妻子回门去。

    她和他……没有丝毫的改变。

    或许她该被他的承诺打动,可她已经活得太艰难,已经没有力气,没有勇气再去尝试。

    她……已经不敢爱他了。

    两年前,他不爱她,两年后,他爱她,再两年呢?

    她的心已经被命运打磨得很脆弱,无法承受他再一次的离去,错过的岁月,错过了,丢失的心……不要找回来了,因为她再也丢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