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殇璃>殇璃第42章 世子

殇璃第42章 世子

作者:雪灵之

    昨晚的酒喝得并不多,早晨起来头却疼得厉害。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她怕允恪见不到母亲会孤单,梳洗了就赶紧让人抱他来。

    月墨来回禀说允恪早早醒了,吃了奶刚睡着,看她的气色不好,怕是感染了风寒,应该好好休息。美璃不肯,直到月墨劝她说如果真的病了会传染给孩子,她才不再坚持,默默躺回床上出神,早饭也不吃。

    上门贺喜的人比昨晚更多,所幸没再不停的放鞭炮。

    下午的时候玉安姑姑又来看望,美璃已经低低的发起烧来,喝了药昏昏沉沉地躺在被子里。玉安姑姑握住她的手,还怜悯地看着她流泪。“老祖宗就是怕你这样,格格,要想开,你还有允恪呢!”

    想开?美璃苦苦一笑,她的想法还重要吗?

    “听玉安姑姑一句话,将来的日子还长着呢。虽然当不成世子,允恪有了老祖宗的支持,将来出人头地不成问题。”

    “世子……”美璃喃喃重复。

    玉安姑姑皱了下眉,“皇上已经下旨封素莹格格的儿子允珏为庆亲王世子。格格,人生在世,有很多争不得的东西,争不过命,就要惜福。很多生于贫困的孩子,父母因为无力抚养,甚至丢弃送人,说句不该说的话,就连皇上的儿子也未见个个都称心如意啊。”

    争不过命……就要惜福。

    美璃垂下眼,笑了又笑,无声的笑容越来越苦。

    她就没争过命……所以她是侧福晋,她的儿子是庶子。允恪……也争不过命吗?素莹的儿子生下来就成为世子,她的允恪呢,漫漫岁月,他要怎么办?

    玉安姑姑走了以后,屋子异常安静,丫鬟们都知道她心情不好而小心翼翼。

    春天下午的阳光那么慵懒,美璃愣愣地看着照在她床边的光棱,突然哭出声来。

    “怎么了?”刚从外面进来的靖轩一皱眉,快步走到床边坐下,让她偎着胸膛,她哭得浑身颤抖,哆嗦地手紧攥着他的胳膊。她的泪水绵绵密密地滴落在他的衣袖上,却打湿了他的心。靠在他怀里,她压抑住哭声,默默地痛哭更让他心疼。他叹了口气,搂紧她,他知道她为什么哭。

    她甚至没为她自己这么伤心过……又是因为允恪。

    蜷缩在他的胸膛里,她还是茫然无助,这种心力憔悴的感觉让她孤单脆弱,即便是他,她突然也想依靠,也想求助!谁能帮帮她?谁能帮帮她的孩子?

    她也搂住了他,其实她也搞不清他到底是谁了。高高在上冷漠无情的庆王爷?害死永赫的人?她的丈夫?她从小就喜欢的漂亮哥哥?只要她的双手能搂住一个真实的人,她的身体能感受到跳动的心,她已经无力去分辨眼前这个人是亲人还是仇人。

    “靖轩哥哥……”她突然觉得自己还是那个父母双亡的小姑娘,她的力量是那么微弱,她只想找一个能圈住她的胸膛,能找个听她倾诉的人,现在真的有,不管他是谁。

    这一声如同霹雳震穿了他的心脏,他觉得血液似乎就会因此而凝固,今生今世,他还能听她这么叫他一声,还能让她如此依靠着。

    “靖轩哥哥……我好累……我真的好累……”她把全身的重量都转移给他。“我活得好累。”她闭上眼,泪水把睫毛都浸透。

    “美璃。”他觉得自己的声音都是抖的。“你还有我。”他稳了稳。

    “有你?”她笑的时候眼泪更加频密,“要是没有你,没有永赫,没有允恪,就好了。”叹息似乎是从她灵魂深处发出来。

    “美璃……”他嘴巴也泛了苦,他明白她这句话。有时候,他也想,如果他的人生没有她就好了,从未遇见,从不伤心。

    “别说!”她打断他,把小脸更深地偎入他的胸膛,胳膊更紧地搂住他的腰身,“什么都不要说!就这么搂着我。”

    她要留住这一刻,在他又变成她丈夫,庆王爷之前。

    他叹了口气,听从了她的话。正如她是他的痛苦之源,他也是她的。

    不知道哭了多久,她在他怀中沉沉睡去。

    他看着她即使在梦中仍然无声流泪的俏美小脸,再不情愿,再不甘心,这个世界上,能帮她的还有谁呢……只有他!

    哭着入睡,醒来时分外难受,美璃觉得胸口很闷,头也像要裂开了。她已经习惯醒来时孤孤单单他已不知去向。

    “主子,主子!”月蔷的笑声在院子里远远的就响起来,等她跑进房的时候,月墨也跟着跑进来,难得一脸欣喜若狂的样子。

    “恭喜主子!贺喜主子!”

    下人们都笑容满面地涌进房里,美璃有些错愕地看着她们。

    “刚才皇上派人来宣旨,封允恪少爷为贝勒!主子,允恪是小贝勒了!”

    美璃还是瞪着眼,好像没听懂一样,贝勒?

    在众人的道喜声中,靖轩走进房来,刚从宫里回来还穿着朝服,下人们也向他道过喜,很有眼色地渐渐都退了出去。

    美璃用疑惑地眼神看着他,他并不高兴,俊美的脸似乎还有些阴郁,但他走过来搂住她的时候,还是那种她说不清的温柔。

    “虽然允恪当不上世子……”他顿了下,为自己的解释而懊恼,“作为长子,封个贝勒也不是太过分的事。加上老祖宗的支持和成全,这事儿还算顺利。”

    她看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该怎么办。

    他看了她一会儿,叹了口气,对她无奈,对自己无奈,他抬手摸了摸她的头发。“美璃,我……”他皱眉,“我会帮你。”

    她全身剧烈一抖。

    他……会帮她?

    这么一句简单的话,竟比他对她说过的所有动情的话更让她感动。

    她竟然感激他!

    他帮了允恪,他也帮了她……他一直是把她推入水中活活溺毙的人,这次,他拉了她一把。

    “月墨,把允恪抱来。”他抿了下嘴唇,高声吩咐。

    当他抱允恪在怀里的时候,月墨惊讶地瞪大了眼,就连美璃也意外得说不出话。

    他青着脸色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红锦袋,打开,拿出里面的小金镯,笨拙生硬地套在允恪乱挥的小手腕上,允恪不是很配合,还被他捏得哭了,蹬得他朝服一片褶皱。

    美璃哆嗦着嘴唇却没阻止。

    他有些狼狈地把哭泣的小婴儿塞在美璃怀中,“本来是想百日那天给他的,素莹生孩子,我没顾上来。”

    说完他立刻站起身,他实在狼狈,为了让她不再哭泣,不再活得那么辛苦,他要对她和另一个男人的孩子好,他再觉得窝囊,也没办法!

    他走得很快,就要出门的时候,竟被她从床上跑过来一把从后面搂住他的腰。

    他僵住,她搂住的不是他的身体,是他的心。

    这是她和他成亲后第一次挽留他,是她第一次放下允恪向他跑来!

    “谢谢你。”她的脸贴在他的背上,她是真的感谢他,感谢他为她做的,为允恪做的。

    他让她看见了一丝希望。

    他的心都软成水。

    还是窝囊,还是别扭……但他突然觉得心甘情愿。

    只要她这么搂着他,靠着他……就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