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殇璃>殇璃第45章 灯会

殇璃第45章 灯会

作者:雪灵之

    零零星星的炮仗声从院子里响起,为过年增加了喜乐的气氛。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孝庄笑呵呵地喝着茶,心情十分欢快,她招呼宫女把各地进献的稀罕水果食品都为各位福晋端上,还特意要玉安去院子里看着那些放炮仗的小男孩们,嘱咐他们要当心,千万别淘气受伤。

    美璃和素莹坐在同一张炕桌的两侧,同来的嬷嬷提醒素莹刚坐完月子不要吃太寒凉的食物,水果也不要吃。刚生了个女儿的素莹比之前丰腴,有种属于少妇的特殊艳美。

    同来拜侯老祖宗的福晋们都互相谈着孩子的事,彼此夸奖着,很少人说起允恪。关于允恪的流言渐渐平息了不少,但言谈谨慎的女人们都不愿谈起这个话题,尤其当着素莹的面。

    比起美璃的沉默,素莹比之前健谈了些。美璃听着她们说笑,默默地为允恪剥瓜子仁儿,等他和男孩子们放完了炮仗回来好吃。距离很近,她闻见素莹身上的香味变了,不再是馥郁的茉莉香,而是种恬淡的柔和的清香,她也叫不上名字。素莹一直很会打扮,就连细节都毫无瑕疵,她也把允珏打扮的很好看,刚才福晋们还为他的小袍褂的面料样式赞叹不已,纷纷问素莹在哪儿能买到料子,在哪家店铺裁制的。

    素莹说了店铺的名字和产地,福晋们咂舌点头,心悦诚服,都说:是那家的啊,怪不得。

    素莹说的店铺她也听说过,都是贵得吓死人的地方。即便靖轩总是给她不少钱,谦王府的地租也一直当成她额外的收入,她还是不能给允恪去那么奢侈的地方做衣服。小孩子长得快,相当于谦王府一个月地租的一件小袍子她还是无法负担。她的钱用得很谨慎,都积攒下来为允恪将来打算。

    外面起了喧闹,皇上和几个亲贵都说笑着进入内殿,福晋们纷纷起身迎接自己的丈夫,美璃守礼地跟在素莹身后,靖轩坐了素莹刚才的地方,美璃规矩地站在靠近素莹的一侧,等她坐下,才坐在宫女为她搬来的秀墩上。

    没寒暄完毕,男孩子们都放完了炮仗跑进房间,纷纷往熏炉周围靠,个个冻得小脸儿红红的。

    孝庄一叠连声地催促宫女嬷嬷们为他们弄点儿热乎的汤水,最得宠的太子胤礽撒娇说他想喝油茶,老祖宗赶紧吩咐下去,所有的孩子都喝油茶。

    允恪一直拉着胤禛的手,承毅的儿子泰劭也站在他们身边,虽然相差几岁,他们一直非常投缘,感情比与自己的亲兄弟还好。油茶端上来,孩子多嬷嬷们照顾不及,美璃担心允恪会被烫到,别的福晋都没动,她也不好走过去。年长些的胤禛细心地拉允恪坐下,为他搅拌吹凉,颇有大人样子一勺勺喂允恪吃,看得大人们直笑。

    素莹看得有些不是滋味,尤其老祖宗还笑着说允恪泰劭和小四居然那么亲近,真是难得,平常四阿哥不是太合群的。

    原本坐在南炕上玩的女孩子们因为不冷,也没怎么吃点心,都纷纷下了炕找男孩子们游戏。

    两个女孩子因为争着给允恪擦嘴还打起来,都哭了,被嬷嬷拉开。

    孝庄哈哈大笑,戏谑地看着靖轩,“不愧是你的儿子,连招女孩子喜欢的特性都一个样儿。”

    说得靖轩一笑,忍不住看旁边的美璃,美璃也笑了,属于他们共同的记忆瞬间苏醒,少年时,他是那个冷冷不回应的少年,而她是为他打架哭泣的少女。目光短暂地交汇,她迅速地避开,心还是为老祖宗那句逗笑的话刺痛,记忆因为无法抹去……所以疼痛。

    看着幼小孩子们演出的似曾相识的一幕,她才想起,曾经她竟然那么喜欢过他,这些心情都在生活的永恒流逝中被遗忘了。

    “阿玛,阿玛。”允珏扑到靖轩的腿上,“今天不是说好一起去看庙会的吗?”

    靖轩点头,“嗯,阿玛答应的,没忘。”

    素莹发觉他又看向美璃,压制了内心的怨怼笑了笑,尽量让自己的口气自然,“就是啊,我们一家三口也很久没有一起去玩儿了。”她突然想给美璃点儿颜色看看,这些年美璃得到的已经太多!

    靖轩的眉头轻浅地一蹙,既然素莹这么说了,他刚才想说一起去的话也不好再说出口。

    暗示,美璃听懂了。

    她也看见允恪眼中瞬间点燃又乖巧隐去的期待,他的这种乖巧和体贴,让她疼得钻心刺骨。她从没向他解释过,他却好像与生俱来的懂得,阿玛不光是他一个人的,似乎也明白了,比起允珏,他欠缺了什么。他从不向她询问,她为他的懂事而更加心疼。

    大家又都谈起今年的灯市如何热闹繁盛,都是皇上英明,带来了如此盛世繁华。已经去过的都滔滔不绝地说起灯市上的新鲜事,都是各地进京的特色商贩,值得一看。

    皇上也被说的兴起,提到三天后的元宵节宫里举行盛大的灯会,邀请亲贵重臣都来,好好喜庆一番。

    大家都告辞而去,美璃特意留下多陪老祖宗一会儿,也好让靖轩带着素莹母子从容离去,她和允恪不必那么尴尬。幸好有胤禛和泰劭,允恪玩得十分开心。

    老祖宗对刚才的一幕也看得心知肚明,并不点破。大家走后,吩咐玉安把格外给允恪的新年赏赐拿来,十分优厚,美璃感激不已。

    回去的路上,允恪坐在她怀中默默不语,刚才的笑容都沉寂在他已经显出过人俊美的娃娃脸上,但他不要求,不提问。

    身为庶子……这种敏感,或许是命定天生的。

    轿外人声喧闹,节庆的气氛十分浓烈,美璃俯下头,贴着允恪柔嫩的小脸,“允恪也想去灯集吗?”

    允恪没有立刻回答,但毕竟是个没到五岁的孩童,犹豫了一下还是老实地说:“想。”

    美璃轻轻笑了,“我们先回家换衣服,叫上月墨她们,我们也热热闹闹地赶集去,好么?你喜欢什么,额娘都给你买。”

    允恪这才笑了,连连点头。

    灯集上的人实在太多,好像整个京城的人都挤到这里似的,美璃不得不紧紧拉住允恪的手,后悔没带几个侍卫来,允恪长大了,再也抱不动,小小的他陷在人群里十分辛苦。

    她努力地使他高兴,陪他玩了飞镖,套了圈,幸好她少时的顽皮让她精通不少小孩儿的玩意,为他套中了大奖,一个漂亮的瓷老虎,允恪欢呼雀跃,十分兴奋。

    一份糖葫芦摊子前分外拥挤,他们的糖葫芦串得格外长,头一个山楂大得像海棠一般,十分难得。允恪对他们招牌大糖葫芦十分向往,美璃和他冻得浑身哆嗦还是亲自排在长长的队伍里等候,终于买到两尺多长的糖葫芦时,母子俩都兴奋不已。糖葫芦太长,只有别人拿着才能吃到,允恪坚持让额娘吃第一个最大的山楂,美璃拗不过他,提议一人吃半个,允恪拍手大笑着同意。

    拿着沉甸甸的糖葫芦给允恪吃,允恪也奋力用小手举着喂她吃的时候,母子二人都笑得非常开心,美璃觉得很多年了,她第一次能这样放声大笑,允恪的童年似乎也延续了她的童年,允恪的幸福,就是她的幸福。

    人群传来轻微地抱怨,四个精悍地侍卫从熙攘地人群中开出道路,向后闪的人险些撞到允恪,美璃赶忙背身护住他。

    她听见熟悉的小孩笑声,不想回头看,不想让允恪看,顺着允恪的目光,她苍白着脸色转过身。靖轩抱着允珏,素莹笑着挽着他的胳膊,有说有笑地走在侍卫开出的道路上,旁若无人。

    她的心痛了,代替允恪痛了。

    他的丈夫和另一个女人幸福走过,她已经认了,麻木了,但允恪呢,他看到的是他崇拜喜爱的阿玛抱着他的弟弟走过,而不是他。

    果然,孩子的笑容慢慢凝固,刚才还令他雀跃不已的糖葫芦也递给身边的月蔷,无心再理会。

    “允恪……”此刻,当额娘的她什么都说不出来,她要如何安慰他?

    “走吧,额娘。”允恪突然挤出一个笑容拉起她的手,还太年幼,他的笑容乔装得并不完美。

    她突然眼睛刺痛,她宁愿他哭闹。

    “允恪还喜欢什么?额娘给你买。”她克制嗓子里的哽咽。

    允恪摇了摇头,走了几步突然小声说:“如果能买到一个阿玛就好了。”

    美璃的嘴唇哆嗦了一下,周围的喧闹仿佛都是另一个世界,无力的绝望感再次击溃了她。她突然意识到,她的允恪长大了,光是她给予全部的爱……已经不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