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殇璃>殇璃第6章 箭伤

殇璃第6章 箭伤

作者:雪灵之

    蓝蓝的天空下,绿草丛里各色的野花晃迷了美璃的眼,她蹲下身,用指尖轻轻抚摸一株蓝色小花细弱的花瓣。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若是原来,她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摘下,现在……她舍不得。

    快速跑来的几个白色小影吓了她一跳,定神一看,原来是母兔带着几只小兔被鼓声号角吓得狼狈逃窜,它们躲入矮树丛里,白白的毛色依旧那么显眼,也许它们跑累了,也许它们觉得自己安全了,就缩在那儿不再逃开。

    马蹄声来的很急,美璃大惊,她甚至听见从箭筒里拔箭出来的声音。兔子们也感受到了危险,一哄而散四处逃窜。一只小兔被树枝绊住了,母兔跑了几步,竟然停了下来,终于返回守在小兔身边,似乎想帮它一起脱险。

    美璃的鼻子一酸,眼泪直直地落了下来。在她苦不堪言的时候……多希望也有这样一个能挡在她身前的人,多希望自己的父母还能在!

    她觉得自己也许是疯了,也许是母兔的举动触发了她心底最强烈的渴盼,她竟然不顾危险冲过去想帮小兔拨开树藤。

    “想死?!”厉喝和低啸的羽箭一同到来。

    美璃只觉得胳膊剧痛,但一大一小两团白影已经飞快地没入树丛,她松了口气。还好,那箭射偏了,只是箭翎扫到了她的胳膊,疼一疼就过去了。

    靖轩已经一脸怒色地从马上下来,紧攥着自己的弓,她还是一点儿没变!想法设法让他操心,想法设法引起他的注意,这种苦肉计更是一用再用!

    “没用的!”他对跪坐在地,低垂着头的美璃冷笑,“就算故意让我把你伤成残废也没用,我不会有半点儿内疚,是你自己找死!”她知不知道,要不是他最后关头偏了偏方向,她的这条胳膊就要报废了!

    她垂着头,手臂上的那阵让她眼前发黑的剧痛终于稍稍减弱,他说的每一个字她都听清楚了,他说的对,她知道的。

    她点了点头,礼貌地示意听懂了他的告诫,这次的确是她太鲁莽了。以前她用的苦肉计太多,解释无益,随他认为吧。以前他用刻薄地口气问她到底有没有自知之明,她现在有。

    他看了会儿她的反应,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靖轩哥,靖轩哥!”一个少年满面焦急地飞马跑来。

    靖轩冷着脸翻身上马,“死人了么?这么嚷嚷!”

    “你快去看看吧,素莹从马上摔下来了,正哭着找你!”

    靖轩双腿一夹马腹,烦躁地掉转马头,“没一个省心的!”用弓重重敲了下马背,飞快地和那少年纵马而去。

    美璃看着一路被他们踩得狼藉的花朵,有些心疼。

    四下无人,她轻轻拉起自己的袖管,被箭翎扫到的地方肿起一道血瘀,皮没破,鼓成一条暗红的血泡。她摇晃着站起身,没关系,只要挑破血泡,把血放出来就好了。

    走回营地,她向太监询问了安排给自己的营帐,因为紧邻着老祖宗的帐殿,她营帐的地势很好……只是,也挨着素莹的帐篷。那座与她相似的营帐外栓着好几匹骏马,门帘挑开着,里面传来素莹低低的哭声,男人轻声的安慰。虽然听不清说的是什么,那声音……美璃咬了下嘴唇,自知之明她是有,但曾经她无比渴望着他这样低声的安慰,她不由停住脚步,默默地倾听,他半哄半劝的语气……也不过如此。

    她听在耳内,该疼的还是疼,并不是她曾以为的那样——可以抚慰一切伤痛。

    永赫领着太医从帐篷里出来,头上一层薄汗,他抬手用袖子随便抹了一下,这位素莹姑娘可真够能折腾人的,靖轩哥将来娶了她也有苦头吃,只腿上蹭破点儿皮,眼泪掉了能有半缸。吓得老祖宗要他把太医都找来了。

    他无心一转眼,看见美璃站在斜对面的帐篷口发呆,脸色青苍,发现他的注视,还向他微微笑了笑,她连嘴唇都是白的!

    “你没事吧?!”他走近细看,她的气色太差了。“太医在这儿,顺便给你看看。”

    顺便?她笑着摇了摇头,“不用麻烦了,我没事的。”她转身掀帘子,耳后的伤口鲜红一道十分刺目。

    “等等!”他想喊住她,她却头也不回地进了帐篷。

    “怎么了?”靖轩从素莹的帐篷里出来,看永赫正皱着眉,手还抬着没来得及放下。

    “那个美璃格格受伤了,我想让太医也给她看看。”他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拒绝。

    “受伤?”靖轩皱眉,是箭伤吗?他向太医一点下巴,“去看看。”

    太医躬身应命,在美璃的帐篷外高声说:“美璃格格,让老臣进来为您处理下伤口吧。”

    美璃正在刚刚点起的蜡烛上烧银簪,只要划开血泡就好了,何必大惊小怪,让人笑话她小题大做。“不必了,请回吧。”她撩起袖子,血泡就在火烫疤痕下面,两样加起来,丑陋得可以。

    门帘被刷地撩开,她一惊,手一抖,簪子划开一道长口,血泡顿时破了,血流下来染污了她的裙子。她赶快拉好袖子,衣料立刻被伤口黏连在血肉上,一阵刺痛。

    靖轩和永赫已经带着太医全都进来了,第一个进来的靖轩当然看清了她的动作。他没立刻说话,因为这次她演得太逼真了,他真的无法分辨她的用心。血已经从丝缎的衣料里透了出来,就算是苦肉计,她也真是落足了本钱。

    “去看!”他瞥着她死白的脸,冷声吩咐太医。

    太医弓着身提着药箱走过去,一时不知道该治疗什么。

    “耳后,她右耳后被弓弦刮伤了。”永赫热心地说。

    “不!左臂!”靖轩抿了下嘴。

    “左臂?”永赫一脸莫名其妙。

    太医犹豫了一下,还是拉起美璃的左手,他看见了血迹,倒吸一口凉气,格外加了小心地去掀她的袖子。

    美璃缩了下手,倒不是因为疼,那块疤……那么难堪的痕迹她不想给任何人看见。

    太医以为她是不好意思,尴尬地看向对面的靖轩,请示他的意思。

    “看!”他简短地命令。

    美璃咬了下嘴唇,他讨厌她,不喜欢她……从她没有这块疤就开始了,她又何须介意?向太医扯出一丝笑容,她轻轻点了点头。

    太医撩开她的袖子时,所有人都不自觉地倒吸了一口气。

    血肉模糊的伤口上方,她原本莹白如玉的小臂上有一块茶碗大的疤痕,皮肉扭曲,青筋都似乎暴露在外,疤痕里还有些黑黑的颜色。美璃哆嗦了一下,毕竟她最不愿意被人看见的丑陋直白地暴露在他们面前,随即她坦然地垂下眼,丑吧?其实美和丑,对她……没有影响。

    太医处理好伤口,小心地为她包扎着,“格格,那伤……是火烫的吧?”

    “嗯。”美璃云淡风轻地应了声。

    “太医院哪位给您处理的啊?”太医不无抱怨,“木炭灰都没替您收拾干净!年轻轻的姑娘家……”感觉自己失言多话,老太医闭住嘴巴。

    美璃笑了下,“我自己收拾的,不怪别人。”

    看着太医包好伤口,还细心地替她拉整袖子,她也随着太医一同起身,向靖轩和永赫都福了福身,“谢谢两位了。”

    靖轩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没说话。

    永赫却有些不好意思,尴尬地笑了声,“举手之劳,举手之劳。”

    美璃从荷包里拿出一两银子,客气地塞给老太医,这规矩她已经太明白了,在冷宫里如果不打赏前来问诊的太医,和领太医进来的下人,下回病了想叫太医来就难上加难,甚至只能换来几个白眼。

    因为有惯例,老太医也不甚推辞,道了声谢就坦然收下,退了出去。

    美璃有些奇怪地看了眼还站在帐篷里的靖轩和永赫,笑了笑,也没说什么。

    永赫明白了她的意思,“那我们也告辞了,你好好休息吧。”

    他刚想掀帘子,靖轩动作却比他快,先一步走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