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耽美小说> 殇璃>殇璃第8章 夜晚

殇璃第8章 夜晚

作者:雪灵之

    火,连绵成一片的大火燎得她浑身剧痛,呼吸变得如此困难,她在睡梦中被惊醒,一睁眼……到处是火!连床单的一角都燃起了火焰,翻腾的空气让眼前的景象都扭曲了。顶点小说 X23US.COM更新最快

    救命!救救我!

    她的嗓子已经被呛哑了,前几声发不出音,她急得心都要从嗓子里蹦出来了。

    救命!救命!

    她终于喊出来了,声嘶力竭,但是——没人来救她!她一个人绝望的陷入火海,孤立无援。那种绝望,濒临死亡的无助……让她的心都迸裂了。她知道,没人会来了,她只能靠自己!当她克制住恐惧,用已经发了软的双腿向门外的一线生机奔跑时,那种孤寂的悲哀,只有她自己能懂。都看见映着火光的星空了,她望着火烫空气后面闪烁的星星,她得救了!一段火红的横梁掉落下来,她本能地用胳膊去挡……

    疼!她无法形容的疼!

    救我,谁能救我?!

    在恐惧和剧痛中,虽然知道没有人会来,没有人能保护她,她还是凄楚地盼望……能有一个人拉她一把,能有一个怀抱让她哭泣,能有人呵护她已经焦烂的伤口。

    没有……永远没有。

    她浑身颤抖地蜷缩在院子一角,闻讯赶来的太监总管只是看了她一眼,说了声:“跑出来就好。”没人理会她的痛楚,没人安慰她的恐惧,所有人都在忙着救火,她被遗忘在那个黑暗的角落瑟瑟发抖。

    孤儿……这一刻,她最深切地体会了这个词的辛酸。

    她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双腿,整个人缩成最小的一团,眼泪从被烫爆皮的脸上流过时分外刺痛,她下巴哆嗦得厉害,连牙齿都磕碰得咯咯有声,她用她全部剩余的希望,虽然已经微弱得如同死灰里的火星,她还是盯着院子门口,希望有人来……来救救她。希望下一个从门里进来的人,是来找她的。

    救救我……救救我吧!

    她乞求拯救的,是她已经被孤独,被绝望烧穿的心灵。

    “美璃格格!美璃!”

    有人抓住了她的双臂,摇晃。她的双眼被热气燎灼着看不清,那个她渴盼的,救她的人来了吗?!泪水弥漫,她更无法看见那人的容貌。

    “着火了!着火了!我很疼!我的胳膊很疼!”她哭了,终于有人能听她说出这句话。就算得不到安慰,得不到保护,能有人听她说出心里的恐惧和苦痛,也很好。

    “美璃,没有火!没有火了!”

    她死死抓住那人的手,泪水纷乱,“带我走!带我离开这里!”

    “你做噩梦了,你睁眼看看,你是安全的!”

    安全?她哆嗦着收拢眼神去看四周……这是哪儿?她一时惶惑了,她看见了几个面带惊诧的侍卫,一手举着火把,一手拿着刀,都在怪异地看她。

    她一凛,慢慢恢复了意识,这是围场的帐篷……她看那个来救她的人,却撞进一双年轻清澈,带着同情和怜惜的眼睛。火把在他漂亮的眼睛里点缀了几个光点,如同映在深潭里的星星。

    好美……她瞬间沉迷了一会儿,这是永赫的眼睛。

    “刺客呢?!”靖轩清冷的声音刚在帐篷外响起,人已经进来了,只胡乱穿着短褂,手里还紧握着长剑。

    他面无表情地看了眼软榻上的永赫和美璃,冷笑了一声。

    被他冰冷的眼神一刺,她才觉得自己还死死抓着永赫的胳膊,她垂下头,不着痕迹地松开手,永赫却没起身,依旧皱着眉,若有所思地坐在她身边。

    “抓到刺客了吗?”连玉安大姑姑都来了,虽然没戴首饰,也没穿正式的袍褂,她走进帐篷时还是一身整齐风仪端庄。相比之下美璃这才惊觉自己只穿了贴身的内衣,头发披散,满脸泪痕,狼狈失仪。

    “看来……”靖轩冷峭地瞥着低垂着头的她,“根本没什么刺客,不过是做梦乱喊。”

    “嗐!”玉安大姑姑捶了下手,略有埋怨,“美璃格格啊,你可把老祖宗吓坏了!”

    美璃疑惑地抬眼头看她,恍有所悟,“我又尖叫了?!”她征询地看向永赫,永赫不以为然地微笑点头,毫无责备之意。

    她懊恼地长出一口气,自从那场火灾后,她就总是梦中尖叫,自己住的时候还没什么,现在就成大麻烦了,惊动了值夜的人不说,估计周围几座帐篷的主子都被她吓醒了。

    “美璃格格,你要是没事了就去老祖宗那儿问声安吧,她老人家半夜听见那么凄厉的喊叫,吓得浑身哆嗦,以为你被刺客伤着了!王爷,你也去皇上那儿说一声,刚才还派人来问是怎么了,皇上也吓得够呛,以为老祖宗出了什么事。你们,”玉安皱眉说,向发呆的侍卫们扫了一眼,“也都赶紧出去,半夜闯进格格的帐篷成什么样子!都去和被吓着的主子们说一声,都安心睡了吧。”

    侍卫们悻悻地退了出去,面有不甘之色,也不是他们想闯进来的,听见格格喊得那么惨,以为出人命了呢!功没立上,还落了一顿埋怨,冤枉!

    美璃知道,虽然大姑姑没直接说她,但对她惹得麻烦很是生气,以前总是教导她的申嬷嬷告老出宫了,玉安姑姑原本就不喜欢她,现在……更讨厌她了吧。

    靖轩也烦厌地挑帘出去了,永赫拍了拍她的肩头,“今晚我值夜,你有事就叫我吧。”

    美璃点点头,向她感激地笑了笑。

    向老祖宗请安谢罪后,美璃从帐殿里退了出来,她望着满天星斗叹了口气,不敢再睡,生怕再来这么一次,估计全营地的人都要被她吓醒。

    永赫带着一队侍卫在主帐周围巡视了一圈,有人询问就粗略应付几句,美璃等他走近,抱歉地向他福身,都怪她,给他也添了很多麻烦。

    “不睡了?”永赫挥手示意身后的侍卫继续巡查,自己引着她走近小火堆,上面吊着水壶,他让她坐下,小心翼翼地倒了杯水给她,“小心烫。”

    美璃坐下,还是有些尴尬,他不嫌她反而对她很好,让她更过意不去了。

    他挨着她坐下,似乎很明白她不去睡觉的苦衷,“是不是安宁殿着火了以后你就总这样了?”他大咧咧地问,并不像其他人,或嘲讽或隐晦,坦荡自然反而让她很轻松地点了点头。他刚进京多久,也知道的这么详细了?看来坏事果然传千里的,她默默笑了笑。

    “没事的,过一阵子就好了。我小时候也在睡觉时被吓过,然后也总这样,长大慢慢就好了。”

    美璃笑着点点头,她喜欢和永赫聊天,虽然认识不久,她已经发现他还像个大孩子般真挚热忱,至少他的心里没那么多弯弯绕,他想笑的时候就笑了,想说什么就说什么。

    “你从小在关外长大?”美璃努力地找一个话题。

    “嗯。”永赫笑起来,好看的嘴巴弯出弧度,露出白白的牙齿,笑容明朗清澈,让她已经过分沉重的心好像被和暖的风吹过。

    这个男人……要是永远也不长大就好了。

    她竟然在他的笑容里瞬间这样喟叹。等他长大了,就会变了,变成……她皱了下眉,跳过那个她不愿意想的名字,即便变成梓郁那样,也很可惜,也不会有这么纯真的笑容了。

    永赫大概也觉得如果沉默了会很尴尬,就和她说一些关外的风物,见她慢慢垂下双肩,他担心地说:“你累了吧?”不等她阻拦,他已经差遣下人抱来几个厚毡叠成高高的一垛,让她靠着。因为没有依靠,毡垛经不住分量,总会歪塌下来,他干脆坐到另一边顶住毡堆,呵呵地笑着,“你靠吧,这回不会倒了。”

    美璃安心地靠在毡毯上,身上披着薄被,她默默地看着深幽的星空,好久了……她没感觉到这般踏实。虽然只是暂时的依靠,她也告诫自己不要沉迷,但今夜她太累了,就这么靠着……一会儿也好。